Quantcast

高山知音、流水情长 俞伯牙.钟子期

2009-12-30 15:12 作者:陈菽蓁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俞伯牙.钟子期
 昔者瓠巴鼓瑟,而流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故声无小而不闻,行无隐而不形。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为善不积邪,安有不闻者乎--《劝学篇.荀子》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

夜雾,不知何时悄然隐走,迷迷茫茫的江面有一绺绺的水气,直往那高悬的月儿飞去。望着缓缓清澈透亮的水面,月儿虽是娉娉婷婷含羞带怯,欣喜的面容却再也掩藏不住。

如此空灵美绝的乐音究竟何处传来?也莫怪薄雾闻之纷纷起舞;江水为它沉静无声。这操琴之手又出自何人?惹得天上人间两相动容!

忍不住探头下望:夜里的汉阳江畔,水阔天空杳无人迹。一片闇然的水侧有琴音铮铮、似远若近的飘来,汉阳江上丝丝垂柳,闻声若感低回沉吟,这江边之夜显然不同于往常。原来那弹琴之人姓俞名瑞字伯牙,楚国郢都人氏,知名乐师也!

时当春秋战国,伯牙返家途中路经汉阳江口,夜泊江岸,见江山胜景大为所动,焚香炉内、开囊取琴以拂弦遣怀。江上杨柳依依月色清朗,伯牙正好一抒胸中丘豁,只听琴声高妙尔雅,却不知伯牙却因而忆起授艺恩师成连先生。

年轻时随先生苦学三年未能出师,师徒二人远赴东海蓬莱山中求见名师,先生却独自驾舟去而不返,独留伯牙一人在岛上。潮水翻涌、山林杳杳,伯牙凄怆之情无以排解,于是抚琴高歌,创作了〈水仙操〉,曲罢自觉天人合一,琴艺更超以往,先生却霎时出现伯牙面前。但不知,今夜此时,成连恩师仙踪何往?此刻能否再来一会?可有人一如先生那般,深解伯牙琴音?

念头方起,在这夜深人静、客途舟中,感觉江上有人。伯牙命童子仔细搜寻,只听有人应声:"是山野樵夫,适才崖上避雨被琴声吸引而来,别无他意。"伯牙听他言谈不俗,请来舟中一见。

两人一见如故,互叙家乡、年轮,又听他对音律之道对答如流,一贯孤芳自赏乍遇同好,欢喜之情不可言喻。不禁邀约奉茶,畅谈丝竹之乐。伯牙于是置琴座前,轻拢慢捻、屏气调弦,琴音于焉流泄江上水面。

钟子期凝神听之,喟然而叹:"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太山!"伯牙听到子期懂他宫商之意,惊喜之际再下一曲。钟子期心领神会由衷再叹:"善哉乎鼓琴,汤汤乎若流水 !"

伯牙欣喜若狂,推琴而立长揖不起:"得此知音契友,吾生足矣!若蒙子期不弃,愿结八拜之交,从此兄弟相称、死生契阔!"是夜二人彻夜长谈,并约定来年,中秋月明,江边再会,殷殷话别不觉东方既白,兄弟二人只得含泪挥别。

别后日长,伯牙无日不惦记会面之期,终于到得见面之日,在昔日相约会面之处,伯牙携琴等着子期,切切期待再度以琴会友,谁知久候不见子期踪影。

伯牙无奈只得询路访求子期家乡。几经路途辗转,终于来到子期所居之钟山村,并到子期家中。哪知满心等待换来青天霹雳:"子期自去年中求结识晋大夫伯牙,欢喜雀跃更思上进,白日采樵夜晚攻读,不料心力耗弱,数月之间已染病亡故,今日已是百日了。"

伯牙闻言,五内俱绝,良久方苏,到子期墓前,含悲忍痛手拂瑶琴,再为亡弟奏一曲〈高山流水〉。曲罢,双手举琴用力摔向祭台,碎玉裂帛声传来,瑶琴应声碎地,"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钟子期死矣!伯牙"破琴绝弦""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高山知音、流水情长,从此成了绝响。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