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我这个老右派又一次“煽风点火”

2009-12-16 15:00 作者:蒋文扬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 控告起诉中共中央五部委并请回答:欠右派劳动的工资到底该不该补?

"不但要从精神上,更要从肉体上消灭右派。"

"把右派拖死了事"的精神嘛!

最近几年,全国各地残存于世的右派老人纷纷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上书,要求发还"错划"期间被扣发20多年的血汗工资,并赔偿损失。此类讨债信件多如牛毛,数不胜数。这些受害的老人满怀希望,盼着执政党作出善意的回复。可是,你们至今仍不理不采,不予答复。既不说这笔拖欠几十年的劳动工资应该补,又不说不应该补。2007年3月,中央办公厅又极不负责任地把"皮球"踢给了地方政府。我们去找地方政府提出自己正当的诉求,反而招来警察、公安上门"劝阻"。他们既不准许我们讨要血汗工资,又禁止我们上访申诉。特别令人气愤的是2009年11月,有个叫李毅的无耻之徒,公然针对右派老人的正当索赔狂妄叫嚣:"不但要从精神上,更要从肉体上消灭右派。"我想,这该不是中央的授意吧!但至少符合中央"把右派拖死了事"的精神嘛!为此,我敦请中共中央作答复:我们劳动的工资钱该不该补?

"侵犯公民权利"

一、右派是否属于冤假错案?如果你们认为是,就应该依照宪法规定痛痛快快地补。1979年"改正"时,每个人的"改正通知书"上都明白无误地写着"属于错划,应予改正"。上面还盖有中共党组织的镰刀斧头圆戳戳。既然划错了,错划期间被扣发的工资就应该补。我国宪法41条明确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力。"我国民法也规定:"负债人有偿还负债的义务。"把无辜公民划成右派、判劳教、劳改、实行专政,当然是"侵犯公民权利"。扣发工资,当然是"受到损失"。

受害人理所应当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力。""侵犯公民权利的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就应当承担赔偿的义务。拖欠右派工资,国家已构成"负债",依照法律规定,就有"偿还负债的义务"。欠债不还即是违法,要依法治国,就应追究中共五部委联合发出的"55"号档"工资不予补发"的错误决定。这叫违法必究。

二、请问中共党组织是否有权直接给公民定罪?

如果无权,就是越权违法。我国宪法从未规定执政党可以直接给公民定罪、判刑。我国任何一部法律条款都未写上共产党请来帮助党提意见的改进工作的人就是犯罪"。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也从未授权中共可以直接给公民定罪。但是,1957年的"反右运动"却由中共"反右领导小组"(又叫五人小组)一手操办。中共各级党组织抛开人大、政府,未经任何司法程序就直接把几十万无辜公民划为"阶级敌人",直接关进农场和监狱,伤的伤、残的残、死的死、亡的亡而且一关就是20多年,这明明是执政党违法。如今,执政当局若是真的想"执政为民",至少也应向受害者说声"对不起",可是你们至今不肯这样做,仍傲慢无礼,拒绝公开赔礼道歉。"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这是起码的法律常识。如果执政党连这点法律常识都不懂,还能"依法治国"吗?

三、中共中央"关于右派问题"的三个文件,自相矛盾,漏洞百出。

第一个档是1978年9月23日由中央五部委联合发出的"55"号文。该文件仍是极左路线的产物,它以偷换概念的手法掩盖"反右运动"的罪错,用"改正"一词代替"平反",企图逃避罪责,掩人耳目。既然99.99%的右派都划错了,如今又"改正"了,为什么现在还要抬出邓小平的"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谬论作挡箭牌,拒绝为右派彻底平反呢?"55"号档留下"工资不予补发"这么一个"紧箍咒",令胆小怕事的权力继承者噤若寒蝉,不敢跨越雷池一步。这个"55"号档,漏洞百出,自相矛盾,只能留下笑柄,让执政党长期蒙羞。

第二个档是1980年10月8日国务院制定的"68号档"《关于错划右派补发工资的通知》。

该档是在以胡耀邦为首的中共正义力量主持下制定的,它否定了"55号档""工资不予补发"的混账做法。详细规定了给右派补发工资的具体办法。遗憾的是,这么一个好档、好政策,在极"左"势力的阻挠下,始终无法贯彻落实。当时,国家经济困难,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为右派补工资,我们毫无怨言,而是努力工作、体谅政府,愿为政府分忧、耐心等待。

现在,改革开放已30年,国家财政收入大幅度增长。仅2007年国家财政就超收7000亿元。2008年,已有能力购买5500亿--13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前两年,我国还慷慨地免去了非洲国家上百亿美元的债务,至今,我国每年公款吃喝都在3000亿以上。国家所欠右派的血汗工资,粗略计算也不过1200多亿人民币,只要国家从受害人的利益着想,把贪官牙缝里的民脂民膏稍微挤出一点点,就能偿还欠下右派的债务。这种好事你们为何不去做?反而继续采取回避、搪塞、拖延的态度,这样只会让人们鄙视你们的执政能力、政策水平和残缺不全的人格。

第三个档是2007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的《关于一九五七年反右问题的若干意见》。

这个档,对补发工资和赔偿避而不谈,只有模棱两可、空洞无物、态度暧昧的语言,其中没有一项可以具体操作的条款。随意性之大,令任何地方政府都难以掌握它的尺度。最令人不解的是,"中办"这个所谓智囊班子尽出些馊主意,极不负责任地提出"不要把问题上交",将"皮球"一脚踢给了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拿着这个"烫手山芋"左右为难,谁也不敢擅自作主。人所共知,中国是一个高度集权的国家,中央不开口,即使地方政府有钱想给右派补,也爱莫能助。"中办"这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出台后,全国各地在执行中宽严不一,花样百出。据我所知,"有关部门"只给少数人送去一些"封口费",条件是叫他们从此闭嘴,不再上告申诉。

其实,这几个老右都是上访多年,带头申诉的"告状专业户。"而全国几十万右派受害者,绝大多数都是不上访、不申诉。即使生病住院抵押房屋,倾家荡产,当地政府也不给"补助"。请问,由"中办"发出这么一个制造新矛盾的"脑残"档,你们打算叫地方政府如何操作?

"没有中央的档和指示,谁也不敢补。"

1957年反右派开始,从定罪,送劳教,判刑劳改,扣工资,直到"改正",整个过程都是由中共中央在决策和操作。如今你们把赔偿的"责任"和得罪人的"权力"下放给地方政府,让他们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去对付右派们申诉。我们曾多次去找重庆市政府和市委统战部,他们的答复都是:"没有中央的档和指示,谁也不敢补。"原来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在把这些可怜的右派老人与人斗其乐无穷、当皮球踢,谁也不愿给予人道的帮助。这种伤天害理,不负责任的执政方法,我看只有那些良心泯灭,昏庸脑残的执政者才想得出。

四、当今中共中央对右派索赔持什么态度?

一是新官不理旧事。认为这是前任的责任,不关我的事,对历史遗留问题采取明哲保身的态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是典型的工作不负责任的"懒政思维",属于行政不作为。这些人既想当官,又害怕做事。他们只想继承权力,不想继承责任和义务,对前任留下的问题,上推下卸,置之不理、装聋作哑,只会把"皮球"往外踢。既然你是领导,就应对群众的诉求负责,就应对政府的公信力负责。对群众的诉求久拖不办不是良策。敷衍搪塞,束之高阁更非善举。"新官"岂能不理"旧事"?新官不理"旧事",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二是根本不把右派当人看。"右派"和"走资派"同样都是极左路线和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可是落实政策时,却内外有别分别对待。拨乱反正之初,尽管国家那么穷,仍给"文革"中的"走资派"全额补发了工资,而受害更深的"右派"却分文不给。执政党采用双重标准,不一视同仁地对待无辜受害者,这不符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何况给右派落实政策只叫"改正",不叫"平反",也反映出了决策者企图掩盖历史罪责的阴暗心理。1978年右派落实政策之初,除胡耀邦等老一辈属诚心诚意为右派平反外。有些当权者并不愿彻底为右派纠错。"文革"后,重新掌权的"走资派",出于权力斗争需要为了斗垮"凡是派"安置自己人,才让右派受害者搭了个顺风车,捡了个便宜。这些当权者及其追随者,从来就没有把右派当作自己人看待。要不然,2009年5月11日西双版纳州"扫黄打非"办公室发出的文件为什么称右派受害者为"原右派人员黄泽荣"?而不敢称"文革"受害者为"原走资派人员刘少奇、邓小平"?如果没有上面的精神和指示,我看一个地市级的小头目决无胆量如此放肆。右派问题已经"改正"了三十年,有的右派还当了国务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宣传部长,文化部长等等......可是执政当局有些人至今还和毛泽东时代一样,仍不把右派当人看,摆出一副专横跋扈的面孔,继续欺侮,打压这些当年受害的右派老人。我们要求赔偿,是合情合理的正当诉求,也是对执政党满怀希望的表现,如果没有这种诉求,表明我们对这个执政党已不抱希望了,已经绝望了。难道你们要我们把希望寄托在否定你们的"未来领导人"身上吗?难道你们也希望中国出现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式的人物吗?可是,我们这样的诉求,换来的仍是不理不睬。如果上访申诉,就派员警,公安上门软硬兼施,制止和"劝阻"。如果要写点回忆录,诉说一下自己的苦难史,印几本与朋友进行"友谊交流,免费赠阅"的小册子,(往事微痕),也被指责为 "非法出版物"。这种欺人太甚的咄咄怪事在古今中外都未发生过,可偏偏出现在自称"执政为民"的要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精神文明的泱泱大国--中华人民共和国。

一个政权面对七老八十的老人向自己提出合理的诉术,竟不自信到这种程度,居然和"威胁国家安全"联系起来,实在是不可思议。国家宁肯花费纳税人的钱,动用警力来对付风烛残年的老人,也不肯听取他们的诉求和解决他们的困难,这样的政权真荒唐到了极点。我国的公检法部门,这些年来一直把维权的右派老人视为"假想敌",严密监控他们的言论和行动,封杀他们的文章,没收他们的书藉、刊物、计算机软件,限制人身自由,监控手机,电话等等。

把对待"敌对势力"的手法统统用上了。

我们的最高"决策者"把公安、国保折腾得好似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诃德,疯狂地向"风车"决斗,向羊群进攻。其愚蠢之举、惊恐之状,庸人自扰之态令人哭笑不得。试想,如果全国残存的几个手无寸铁,步履蹒跚的耄耋老者,给中共中央写几封信,反映一下自己的意见和要求,再写点回忆录赠送朋友......就能"破坏社会稳定","威胁国家安全",甚至"颠复国家政权"吗?果真如此,这个政权也实在是腐朽得不堪一击,早该垮台了。我看只有干了缺德和见不得人的事,才会心虚到这种程度。

我们再来看看薄熙来书记在重庆打黑除恶的结果:真正危害社会,欺压人民,动摇共产党执政基础的坏人,如文强,乌小青之流,恰恰都出在对人民实行专政的公检法部门。你们把善恶是非颠倒到如此程度,怎能构建"和谐社会""执政为民"?

中共诸君口口声声倡导"以人为本",要构建"和谐社会"。而实际行动却反其道而行之,原来你们这是"叶公好龙。"当今执掌公检法大权的政法委,在贯彻落实宪法,执政为民方面,处处显得思维迟顿,脑袋缺氧;可是在打压右派老人方面却心狠手毒,智慧超群。要是你们把心思用在"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方面,何愁社会不稳定?如此费尽心打压待维权的右派老人,显然是把心思动歪了。

希望执政当局,不要再空话治国了。也不要靠耍点小聪明,搞点小动作来执政了。这样搞下去,只会适得其反,越搞越乱。既然提倡"科学发展观",就要有科学的历史观,要敢于正视历史,总结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丢掉历史包袱,轻装前进。如果继续粗暴打压讨债申诉维权的右派老人,赖账不还,仍然摆出吃屎的把拉屎的"估到"架势,这比毛泽东时期还要蛮横。上个世纪60年代初,面对"苏修"逼债,右派同全国人民一样勒紧裤带,饿死3700多万同胞,都要履行还债的义务。如今,国家已经有了钱,欠本国受难同胞这点区区小数,还在抠鼻子屎吃,小肚鸡肠的不肯偿还。你们拿政府的公信力开玩笑,搞赌博,实在是没出息、丢人现眼。这样下去,输掉的可能是你的最害怕失去的"政权"。

最后,还是请中共中央回答:欠右派的钱到底还给不给?要给就痛快的给。不给也要表个态,说明为什么不给。只要你们言之有理、说之有道、据之有证、法之所在、我就放弃索赔。如果不理不睬,我们就公开讨论,让全世界的人民都来看,评下理,看看究竟是谁害怕真相和真理?如果你们不讲理,又动用警力打压也无所谓,充其量又给我戴上你们需要的罪名,唯害国家安全罪,投入监狱。即使我死在监狱,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会以"愚公移山"的精神继续申诉,要求索赔。不把这笔钱要到手,决不罢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观察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蒋文扬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