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眼看着我的中学女老师死去

十年灾难永志不忘

2009-11-27 13:41 作者:北京的王虎妮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那十年间,我的中学老师小学老师,同学的父母都有被打死的,跳楼的和自杀的。1968年,我上初中的时候,一天去上学,看到楼下一领草席盖着人。原来,又一个老师被逼无奈跳楼了,四十年过去了,历历在目,老师的名字叫缪希文。当时听说是国军海军遗留在大陆的家属。

我的校长叫江长风,被红卫兵打得面目全非,头腫得吓人眼眶都是青肿的 ,根本看不见眼睛。学校的书记叫罗玉华,罗瑞卿大将的女儿,不但打她还往她的膝关节里钉钉子,真是极端恐怖的岁月。

四十年了,没有听到一个当年打老师的红卫兵发出一声对不起,和一声忏悔和认罪。

我父母也是老师,66年我家被抄,书籍文物抄走几千册。父亲被打伤,小腿骨折、眼睛几乎打瞎。父母被学校的红卫兵剃了阴阳头 ,站在卡车上,在北京到处游街。住家的一楼贴满了大字报,那年我十二岁,家具也被抄走,见不到父母,睡在水泥地上,多么恐怖的年代。

那十年,全国拆毁庙宇楼阁无数。大概是1967年吧,,大兴县活埋数百人,最小的才一两岁 ,有的十七八,最年长的有六七十,名义是他们是地主富农和和地富的家人。

我的父亲曾经是抗日愤青,他多次亲口对我说,两次被抓坐,过国民党监狱。但是都没有挨打。恰好碰到的国民党的监狱长还很爱才,鼓励他弃暗投明加入国民党,可是他一门心思跟定共产党,并为自己迎来了以后无穷的磨难。

我同班同学的父亲是邓拓,一位才华横溢、铁骨铮铮的汉子,人民日报总编辑,在国民党监狱里都宁死不屈的人,可是,毛大王和他过不去 ,1966年,大概是5月或6月,他壮烈地自杀了。什么能让一个坚强的人寻死呢?对独裁的绝望!以死明志!有的时候,没有话语权,没有人权,只有死是不服的表达 ,只有死是顽强的符号,只有死是对自由的追求。

想起文革中死于非命的光明日报原总编辑储安平曾经说过的话:蒋介石统治下的国民党时代,民主是多和少的问题,龚 蝉 档 通治下的民主是有和无的概念。确实是大家,大知识分子 ,真精辟真远见,可惜,一代文人英年惨逝适年仅五十岁啊!

有人统计过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有人统计过那十年么?红卫兵和工人革命组织的人数可比日本鬼子多多了。冤死多少人?毁灭多少人?罄竹难书啊!

中国人以各种莫须有的名义屠杀中国人,还有革命口号和革命组织,而且是政府支持的合法组织。

本不想写,看到还有人为十年翻案,还有人为大屠杀的制造者招魂,还有人认为应当遗忘十年的苦难,因此写下小文。不想灾难重来。


来源:转帖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北京的王虎妮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