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薄熙来治渝乏术(图)

2009-08-21 04:03 作者:何嘉峪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说到高考加分政策的权贵化操作,几乎全国各地都有,而且涉及面太广、层太深,连教育部都不敢全盘否定加分政策。何以重庆的考生改民族成份成了公众焦点呢?一向敢言的薄熙来又何以闷不作声呢?

黄刘权争情结不可解

知情人透露:薄是夹在重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奇帆与中央候补委员、副市长刘学普之间,才没法公开表态。黄奇帆是常务副市长,分管教育,出了考生改民族成分的丑闻,理应检讨。但是,黄以"全国情况很普遍",推脱责任。重庆共有八名副市长,在黄刘之间有马正其、童小平、谢小军、周慕冰、谭栖伟,在刘之后有凌月明。刘排名第七,分管监察、信访、安全生产等。刘与黄的态度相反,力主公开改民族成份加分的考生名单,以便对社会有个交待。改民族成份加分的考生无一例外地是重庆市的权贵子弟,原来在重庆一万多名加分考生中,三十一名因民族成份而加分的考生在信息中能显示出来。黄奇帆考虑此事可能引发群体事件,下令重庆市教育局将三十一名该类加分考生信息删除。随后,重庆本地网络写手以平民代言人的身份公开发表文章,指称:"三十一名假考生的名单,早已不仅是重庆市高考管理成败的问题,而是关涉能否有效遏制高考造假之风、教育领域的道德滑坡能否扭转、社会公平所受到的伤害能否得到补偿。"

刘学普是土生土长的重庆本地人,出生于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土家族,被加分扭曲的民族政策当然会引起他的不满。重庆本地的土家族知识分子也对汉族非官则商的特权分子侵占民族资源表示不满,因为每有一个汉族考生改入土家族,后者就等于出让一个升学名额。

黄奇帆是江系人马,自恃资历(自二○○○年任副市长,二○○二年进市委常委)远重于刘学普,不把排名第七的副市长放在眼里。刘学普虽不是市委常委并于二 ○○八年才任副市长,但他因民族身份而获十七届中央候补委员之职。于是,黄刘之间就形成了一个错落:在党内,刘高于黄;在政府,黄高于刘。薄熙来对两人谁也不敢得罪,更令薄这位一九四九年出生的老大哥尴尬的是,黄刘二人均是"五○后"──黄出生于一九五二年,刘出生于一九五七年,年龄优势明显。

得力助手参与"高考移民"活动

薄熙来不愿公开三十一名改民族成分加分考生名单的另一个原因是,他的得力助手、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参与了"高考移民"活动。也就是说,改民族成分加分只是重庆高考腐败的一小部分,而辽宁与重庆之间的高考移民才是个无法曝光的特大丑闻。同时,王立军主掌重庆公安系统,有些"情况极为特殊"的改民族成份操作就是王亲自批准的。据悉,渝中区一位与黑社会牵染较深的汉族商人配合王立军在重庆的打黑活动,致三名重刑犯落网,该商人向王提出给儿子"改民族"获得高考加分资格的要求,王立批"妥善、从快处理"。

二 ○○九年,重庆理科一批大本分数为五百五十七分,辽宁五百二十分;辽宁文科一批大本分数线为五百六十分,重庆为五百四十六分。此前,渝辽之间教育的官员已经有"渝理高而文低,辽文高而理低"的估计,两地在公安系统的配合下,进行对调式"高考移民"。据知情人士透露:重庆去辽宁考文科而回重庆报志愿的人数为一百零三人;辽宁去重庆考理科而回辽宁报志愿的人数为九十七人。

通过重庆考生改民族成份加分,特别是重庆方面拒不公开相关信息的行为来看:腐败行为总是与官场内斗相联系,又与官员的政绩有着密不可分的孪生关系。因此,可以预见:只要媒体对重庆考生民族成份加分"三十一人名单"穷追不舍,一定会爆出影响中共十八大权力布局的特大丑闻。

高调反腐以转移视线

在重庆被"三十一人名单"搅得天昏地暗之际,薄指示重庆市政府高调公布重庆市高院副院长张弢和原执行局局长乌小青(后任重庆法官学院院长)贪腐案件,以期让媒体重视他"铁腕反腐"的成绩。但是,重庆官场的人们无一例外地明白:张乌二人三年前违法拍卖企业土地牟利的案件,是中纪委于四月份就直接调查的,与薄书记的"铁腕反腐"几无关系。再有,张乌案件早于六月上旬被北京媒体《财经》曝光,重庆市政府到七月中旬才出来发言,着实属于马后课。

薄巧施转移公众视线的策略还算有收效,"三十一人名单"悬念暂被冲淡。然而,他与黄奇帆之间的暗中较劲终于露出端倪。原来,从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兼经委主任职务调升重庆副市长的黄奇帆,为了使自己能在十七大当上中央候补委员,从二○○六年起就一手操办上海三毛纺织项目西迁重庆的事情。其间拖了三年,多次折腾,到二○○九年二月才算勉强在重庆市酆都县新城址建成毛条加工项目。该项目对于重庆来说并不算大,年产值才两个亿,而上海那边也不想放整个项目,实质只是以国资无偿划拨形式由重庆轻纺控股集团公司持上海三毛百分之三十六股份而已。要命的是,为毛纺提供初级产品的毛条加工项目要产生大量氯气,严重污染环境。专家称,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厂内职工集体中毒或周边居民受害的恶性事件。

拖拖拉拉三年的"半拉子项目"不仅让黄奇帆的"候补梦"泡汤,而且还从上海弄来一个"大毒气弹",令重庆官场惊惧无比。更何况五月三十日松藻煤电有限公司的瓦斯爆炸矿难一下子炸死了三十人,让薄颇感丢人。在正式公布完重庆高院贪腐案件四天后,七月十六日,薄又主持安全生产大会,高调声称:"人命换 GDP,白给也不要!"此种调子让黄奇帆与刘学普都颇感压力,因为黄从上海引来的"大毒气弹"随时可能"爆炸",而刘又是市政府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市长。

李克强结盟薄熙来

重庆市政府公布法院贪污案的头一天,李克强刚刚结束了两天(七月十日至十一日)的重庆考察。李的此次到来,是近期中央九常委密集到地方调研的最后一站。李薄二人因同有辽宁工作的背景结成同盟是不费猜测的事情。薄在与李"面对面促谈"时大吐苦水或曰变相评功摆好,称"重庆本地干部不好管"。

此言不虚,因为很快到退休年龄的王鸿举与刘学普一样是土生土长的重庆本地人,对上海调来的黄奇帆很反感。甚至在私下里有所交待,"愿在退下去的时候向中央推荐学普同志"。当初,重庆发生出租车行业罢工之后,薄主导的三方会谈,王鸿举作为市长缺位(远赴欧洲谈项目)而由黄奇帆顶上。"王鸿举不肯趟泥水" 是重庆官场的一个共识,北京对此也一清二楚。因此,重庆外强中干的领导班子让中央很是难堪。另一方面,如果重庆本地干部能指挥得动,也用不着薄从辽宁调来旧部王立军出任公安局长。

李克强私下对薄谈了什么,外界无从得知,但从他走后隔了五天薄就以安全生产为由给黄刘二人"敲警钟",此中颇有含义。据薄对外公布的数据说:二○○八年重庆发生了近两万起安全生产事故,直接经济损失达十二亿元,相当于十万农民工一年的打工收入。


来源:动向杂志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