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曹长青:藏汉会议——达赖喇嘛的想法变了

2009-08-13 11:53 作者:曹长青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八月六日,在日内瓦举行的大型藏汉特别会议,有三十多名藏人专家,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近七十名中国学者、作家、记者、异议人士等出席,达赖喇嘛在会上专题演讲。这个会议标志,达赖喇嘛的中国政策正发生变化。
 
达赖喇嘛的中国政策,主要变化发生在二十年前,他在欧洲议会演讲(即“斯特拉斯堡建议”),放弃西藏独立,承认西藏属于中国,但要求高度自治。
 
当时达赖喇嘛做出这样重大政策改变,有内外因素:从藏人本身角度,希望通过和北京“和解”,来挽救西藏文化和宗教。外部原因是,当时邓小平复出掌权,中国开始注重实际,对外打开国门。邓的西藏政策也有新提法:“只要不独立,其它什么都可以谈。”
 
在这种背景下,北京方面同意达赖喇嘛的哥哥率代表团到西藏参观,双方开始正式接触。但达赖喇嘛的哥哥到了西藏,成千上万的藏人从四面八方赶来,跪下来哭成一片,痛诉他们的苦难,呼唤达赖喇嘛回来解救他们。当时陪同的北京官员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结果北京方面决定停止这种“接触”,认为这种“参观”只能更增加藏人的离心倾向。北京认为,达赖喇嘛的哥哥回到西藏,藏人就会激动成这个样子,如果达赖喇嘛本人回来了,局面完全无法控制。
 
随后不管达赖喇嘛做出多少努力,北京都是关闭大门,再不接触,更不谈判。达赖喇嘛感到北京的担忧,因此曾表态,不会回到拉萨;即使回到中国,也可长住北京,不去西藏。这一点,达赖喇嘛在他的自传中也写到:“我多年的奋斗,不是为了我自己的地位,而是为了我的六百万人民的权利、自由和利益。我关心的不是边界,而是想象力、创造力,这些对于人类是最重要的。而实现创造力的先决条件必须是有自由。”但就是这个“自由”,就是专制的邓小平们最恐惧的。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江泽民执政。但江比邓更不自信,仍是延续关门政策。但由于江时代后期,美国比较反共的共和党小布什担任总统,对藏人的同情更加强烈。布什的前任、民主党的克林顿总统,以往见达赖喇嘛,都是采取“路遇”方式,即来访的达赖喇嘛正在副总统办公室时,克林顿走过去“偶然碰到”,和达赖喇嘛客套几句,这样既可减轻国会的批评,同时也给北京面子。但布什执政后,采取公开、正式的跟达赖喇嘛“会晤”,传递出更清晰信号,北京应跟达赖喇嘛谈判。江泽民喜欢“作秀”、又有点热衷跟美国拉关系,因此北京方面后来恢复跟达赖喇嘛的特使接触。
 
达赖喇嘛对这种“接触”很看重,并期待他本人能跟江泽民见面。多年前我在印度采访达赖喇嘛时,他就很认真地说,“只要是人,坐下来交谈,总会谈出感情和信任来。”
 
但达赖喇嘛的这种真诚愿望,完全没有得到回应。因为江泽民们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种“人”,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胡锦涛掌权后,达赖喇嘛再次燃起希望,认为胡在西藏做过共产党书记,对西藏问题比较了解,可能会采取较现实、甚至开明的政策。胡上台后,出于和美国稳定关系的需要等,北京的代表和达赖喇嘛的特使,多次“见面”对谈。但共产党的“谈”法,很像是美国的一种模拟摔跤表演,样子像摔,但其实是假的;只是为了应付美国等西方舆论的压力而已。
 
到了去年三月,拉萨发生大规模藏人抗议(中共)事件,北京政府开动宣传机器,指控是达赖喇嘛策划、煽动;同时组织海外中国留学生和当地华人,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抗议西方媒体报道西藏问题“不公”的行动。
 
拉萨抗议事件,仅从常识上看,也不会是达赖喇嘛“策划、煽动”,因这不符合他多年来寻求跟北京谈判的政策方向。另外,如果西藏流亡政府有这种策划、动员“能力”,今天的西藏不会是这个局面。达赖喇嘛在印度的法会上发誓:“我马上邀请他们(中共的人)来这里,对我的办公室、我的文件进行检查,甚至审听我和新来这里的西藏人的谈话录音(看我有没有策划、煽动)。但是,没有人来这里检查。”
 
当然,北京当局怎么可能理会达赖喇嘛的这种“请求”,他们就像是伊朗的独裁总统一样,面对反对派上街游行抗议(选举不公),就说是美国等策划、煽动的。这次新疆发生冲突事件,中共在第一时间就说是境外维族领袖策划、煽动的,手法一模一样。
 
面对这种局面,一直谋求和中国政府谈判的达赖喇嘛,多年来对北京的期待、让步、妥协,甚至幻想,几乎都破灭了。最近,正在德国访问的达赖喇嘛接受当地《南德日报》专访时说,“我们愈来愈不相信,北京有诚意解决西藏问题。”
 
因此,这次日内瓦的大型藏汉会议,标志达赖喇嘛的中国政策正在调整,重心转移到做中国普通人,尤其中国精英的工作,而不是放在中国政府。今年五月,达赖喇嘛在纽约会见了一百五十多名来自美国、加拿大等的中国学者、异议人士等,达赖喇嘛在讲话中,诉说他真心希望跟北京对话、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苦心和苦衷,并再次强调,不谋求独立,只要求西藏高度自治,希望得到中国学者的理解、同情和支持。多年前,达赖喇嘛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曾向藏人提出,“和你们能发现的每一个中国人交朋友。”
 
这次的日内瓦特别“藏汉会议”,就是这种政策调整的一个体现。它标志着至少在未来的一段时间,达赖喇嘛和北京方面的“互动”可能冻结,但藏人和汉人之间的交融,将会扩大。而两族人民之间的沟通、理解、共识,是解决西藏问题的基础,更是根本。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