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奥运一周年:幻想破灭(图)

2009-08-13 05:3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记者无疆界

令记者无疆界感到遗憾的是,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开幕一年以后,那些言论自由方面那点儿可怜的进步也枯萎了。只有外国记者继续享有当局在奥运期间实施的有关措施。一年以来网路的监视和过滤以及对争取言论自由的人士的打压愈来愈加强。

记者无疆界组织指出,被北京的组织者及国际奥委会大肆吹嘘的所谓开放只是幻想而已。数十位上访者和人权卫士由于在奥运前及奥运期间对奥运发表意见而被关押,一些律师、博客网主,知识界人士因为希望那些奥运许诺能够兑现也被关押。人们幻想的破灭随中共当局在奥运期间的厚颜无耻而水涨船高。

记者无疆界组织要求释放所有在奥运期间因为他们的言论或者因为维护他们的权利而被关押的中国公民。请见网上的征签信。

中国当局似乎吸取了以往奥运期间抗议的教训,动用大量的资金来推广官方的宣传版本,中宣部仍然继续下达强硬的指令,这个中共的监控机关似乎并没有从毒奶粉丑闻中吸取教训,这个事件由于奥运会的召开被掩盖起来。对新闻的管制特别反映在有关公共卫生和整体利益的事情上。

奥运囚徒

当国际聚焦北京的时候,仍然有数十名异议人士和普通百姓因为对奥运会发表自己的见解或者对政府进行批评而被剥夺了自由。其中最知名的就是人权卫士胡佳,他被判三年半的徒刑,被关在北京的监狱里。

还有 "要人权,不要奥运"行动的主要发起人杨春林,在关押期间被虐待。他在2008年3月24日被佳木斯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5年监禁并被剥夺公民权两年。

人权卫士郑明芳的情况也不比他们好,她在2008年4月被送到劳教所。她在奥运之前发表了一封给政府的公开信。同样,民运人士张文和也是因为对奥运发表见解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

广西居民黄柳红和她的姐妹一起未经任何审判被关押近一年。2008年9月,她们在残奥会期间到北京上访抗议,涉及到地方官员的四件剥夺所有权事件。她和三名家人在接受一位美国记者采访之后被抓,在被关押在好几个"黑牢"314天之后,黄柳红仍然有可能被以"破坏文物罪"关押一年。

最后,西藏电影制作人当知项欠 (Dhondup Wangchen)在2008年3月初由于采访藏人,特别是在Amdo地区采访,他的片子名为《抛弃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 (www.leavingfearbehind.com),在北京奥运期间私下里传播。

外国记者还有特权吗?

北京奥运的主办方曾经给外国媒体提供了惊人的装置设备和惊人的舒适环境。当局也彻底修改了针对外国记者的规定,给其以从所未有的行动与采访自由。

这些规定还在有效期,但是它的实施则随着地区的不同而有变化。2008年3月及2009年3月,数十名外国记者被阻止在西藏和藏区进行工作。2009年7月新疆骚乱之后,政府虽然让外国媒体进入新疆,但当外国记者问及被警察抓捕的维族人下落时,则遭到盘查和询问。

在临近天安门屠杀二十周年时,对工作自由的侵犯成倍的增加。多位外国媒体的采访对象,特别是异议人士、驻京记者被抓或受到国安的威胁。

中央政府试图更加严密地控制外国媒体的中国合作者,强迫他们到官方或半官方的机构登记。

最后,众多的外国媒体,电台和网站一直受到审查和封锁,并且没有任何官方的解释。

一种新的公关策略:奥运的教训?

在2008年3月西藏事件和其后的奥火行程中,中国当局指称外国媒体反华。它们还掀起民族主义浪潮,以恫吓外国媒体和被它们指责将北京在人权方面的西藏政策妖魔化的那些国家。

为了反击这一"西方影响",中国当局使用了一些新的手法,向国际上提供对其更有利的消息。数以千万计的欧元被投入,用以建立政府控制的CCTV电视台的国际版,并鼓励主要的国家媒体更充分地"占领阵地"。

在西藏和新疆起义期间,中国媒体只准使用官方对该事件的报道。国家机关煽动对少数民族的仇恨以更好地掩盖有藏人和维吾尔人受害者这一事实。有关(中国当局)在这些反抗省份的政策的失败的讨论很快就界定出问题所在:自由出版物凤毛麟角。

互联网,结束了的奥运蜜月期

受益于奥运期间数千外国记者的到来,中国网民在赛事中享受到管制风暴中的短暂平静。但几乎所有那时解禁的网站之后又都被封杀。

从2009年1月5日起,工业和信息化部大搞网络过滤,要"与色情网斗争"。当局要求互联网业主对网站内容加倍警惕。国有企业照办了。被封的网站中有一家叫Bullog ,是政治性的博客网站的进出大门,工业和信息化部称它"发表了大量的政治上的负面信息"。《纽约时报》也曾数次被禁。

为了使这一行动更有效,政府命令中外计算机制造厂商在他们的产品上装一种叫"花季护航绿坝"的过滤软件,名为保护青少年不接触互联网上不良内容。然而这种软件的过滤包括政治和宗教内容,特别是过滤与法轮功运动有关的内容。面对国际上抗议的呼声,当局推迟了必须安装这一软件的时间。

但是网络审查并不都是以扫黄的名义,比如在2009年7月新疆抗议示威期间所有的维吾尔语网站都遭管制。直到现在也不能进入(见网站名单 )。共享视频的网络YouTube在没有官方解释的情况下,从三月份就被封了。

博客网主和网民一直在揭露国家和社会上的不良行为。官方媒体不得不越来越多地为这些令人尴尬的行为遮掩。但是打压一直没停止,特别是地方当局。2008年8月8日至2009年8月8日,至少10位博客网主因为他们在网上的活动被抓。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