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横河: 力拓、间谍和国家利益

2009-07-31 10:46 作者:横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今天我和大家讨论一下中国最近发生的一些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那么讲到和其他国家之间关系,我们不得不注意到最近和澳大利亚的力拓集团发生的间谍案的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中国和俄国之间最近进行的军事演习,和在这之前中国商人所经商的市场被关闭的问题。

我们先谈一谈力拓间谍案,在力拓的间谍案之前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在6月5日的时候,中铝公司准备注资195亿美元进入力拓集团,谈判破裂,实际上是澳大利亚政府没有批准中铝集团的注资,所以力拓集团就毁约,然后还赔偿了中铝公司1%,就是1.95亿美元的赔款。

第二件事情就是在铁矿石谈判的过程当中,由于价格的问题,就是说在铁矿石谈判中这7年来,铁矿石的价格增长了400%,那么这次中钢协要求对方降低铁矿石的价格,但是这个谈判基本上没有达成。那么在这之后,由上海的国安部门逮捕了4位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其中一位是澳大利亚公民,也就是他们的负责人胡士泰,另外3名是中国籍的雇员。这里就牵扯到力拓案当中一个商业机密,因为大家知道这本身不是一个国家机密,但是在不同的国家对于商业机密的态度可能是有所不同。

一般来说,商业机密在很多国家,特别是在民主国家它不属于国家机密,但是有些产品,像在美国的话,他是制定哪些产品,具体规定它不能出口到受限制的国家,但是他比如说和国防部有合同的,那么这个就属于是国家的,而不是属于这个公司的产品了,是属于国家,因为国家和他签了合同,那么他是为国家或者国防部,或者是其他有关的部门生产的,这些是属于国家机密。在一般的商业运作当中,这些是不属于国家机密的。在中国这些商业机密是属于国家机密的,但是在中国的保密法当中,并没有对哪些商业机密属于国家机密做出详细的规定。

据这次很多报纸评论,说是中国钢铁业的商业情报外泄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提到世界上的三大铁矿石的供应商,其中"必何必拓"和"力拓"的很多中国员工,原来都在中国冶金业的核心部门工作。《星岛日报》特别提到,说有的国际性的钢铁谘询公司,甚至能画出中国钢铁业的地图,哪里是什么工厂、多大产量,都能了如指掌。在《维基百科》上,他根据一些正规的资料特别提到,就是2009年7月15日,就在对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的办公电脑的审查当中,有关部门发现这里有宝钢、首钢、莱钢、新钢、萍钢等中国数十家公司的详细资料。这些资料详细到什么程度呢?详细到像原料的库存、生产安排、销售情况。他把这些都说成是企业机密。

这些究竟是不是企业机密,特别是像《星岛》所报道的钢铁业的地图、什么工厂、多大产量,我个人认为其实这些甚至连企业机密都算不上,因为大多数的大型钢铁公司都是上市公司,所以所谓钢铁业的地图、工厂的位置、产量,这些都是公共信息,基本上不牵扯到商业机密的问题。这些消息在新浪网上,在中国的证券报上,以及在中国上市公司的资料里面,都有相当多的报道,任何人都可以查到的。你随便去查一下,就能查到2008年到2009年关于2008年的中国的钢产量是多少,和2007年比较增加了多少,降低了多少,2009年预计钢产量是多少,这些消息都是公开的资讯。

一般来说国际市场的原料价格,基本上是按照供需的要求来定的,当需要量增加的时候,原料价格一般都会上涨;而当需要量降低的时候,原料价格一般都会下跌。短期的人为操控是有可能的,但是长期的人为操控确实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大家如果都不买的话,他再提价也没有用。在这次争端,一方是澳洲的力拓,他是铁矿石的主要供应商;而另一方是中钢协,是铁矿石的主要进口商,这方面的供需的关系相当稳定。事实上中国有产多少钢铁,从力拓每年进口多少矿砂,分析下来的话,对铁矿石的需求,从历年的供应和整个国际市场的情况应该很容易就得出,这种情报不需要花钱去买就能够得到的。但是在力拓案中有没有泄漏商业机密的情况,我相信这种情况肯定是有的,因为在谈判的过程当中,很多谈判的底线,那确实是属于商业机密的,这就牵涉到在中国事实上存在着一个买办阶层。

什么是"买办阶层"?以前特别指的是清朝后期中国对外开放,有一批商人就帮外国公司做代理,这批人被称为"买办"。事实上,在中国现在的改革开放以后,确实形成了一个买办阶层,就是帮外国人在中国做生意的。那么像力拓的职员,严格来说他不应该算是买办。买办应该是中国公司,而力拓的职员他无论是不是澳洲公民,他们都是澳洲力拓公司的雇员,所以这就牵涉到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有没有法律规定说,曾经在中国钢铁行业工作过的,不能为外国的铁矿公司服务,单纯为中国的钢铁公司服务过而熟悉中国钢铁企业运作本身并不能够成为罪名。因为外资企业到了中国以后,他肯定是要中国本土化的,而且本土化是中国政府鼓励的,所以他一定会雇用在当地长期从事同一行业的专业人员,这种情况还不完全算是买办阶层,这些人实际上是外国公司在中国的雇员,他应该是对力拓公司负责的。

中国人为外国资本服务,为外国公司服务的,我觉得分成这么几大类,至少有这么四大类:第一类就是直接在外国公司任职的,就像我们讲的,像这次被抓的力拓职员刘才魁、王勇和葛民强三个人。严格的说,胡士泰不应该算在这里面,因为他是澳洲公民,他已经不能够算中国公民为外国资本服务的。这第一类,直接任职的。

第二类就是在中国公司任职,但是向外国公司提供情报和消息的,像这一次在力拓公司的雇员被抓以后,很快的就介入调查了中钢协几大钢厂的高级官员,包括首钢,当然宝钢他否认了,说是他们没有,但是也有人怀疑宝钢的高级官员也被调查。像中钢协的这些参与谈判的这几大钢厂的人员,现在据怀疑可能都介入了向力拓公司提供谈判的情报。这是第二类。

第三类就是各级党政官员,他们在和外国公司打交道的时候,利用职权出卖中国利益。在现在力拓集团这个案子被彻底揭开之前,我们不会知道,也许真的彻底揭开了,还是不会让公众知道,但是我们可以从前面的一些案例看出一点情况来。最有名的一个案子就是西门子的贿赂案,西门子的贿赂案在2008年12月15日的时候,最后是同时在美国和德国的慕尼黑判决的,总的处罚金额达到了13.45亿美元。这个罚款的金额,是有史以来腐败类案件当中,单家公司支付的最高金额。

这个西门子的贿赂案,就直接牵扯到中国的问题,很奇怪的是这个案子没有在中国被起诉,而是在美国被起诉的,其原因是因为西门子是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所以可以按照美国的法律起诉和判决。那么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文件披露,西门子交通用了2,200万美元对中国的官员进行贿赂,在中国得到的总额大概有10亿美元的7 个地铁列车信号设备的项目。另外西门子的输变电集团用了2,500万美元行贿,得到了华南地区大概8亿美元的电力高压传输线项目;当然还有很多,相对比较小一点的。就是仅仅公开披露的,西门子下面的三家公司,在中国的行贿就达到了6,14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大概是4.3亿人民币。

那么哪些中国官员接受过西门子公司的这些贿赂呢?至今中共方面没有任何说法,没有对美国法庭的判决有任何说法。大家想一想,能够批准地铁列车、能够批准电力高压传输线的这些项目,肯定不是一般的官员,而是相当级别的,而且是主管的官员。但是如果没有美国司法部门的介入的话,这件事情在中国有没有可能会曝光?现在即使是有了美国司法部门的判决,也就是说美国司法部门都已经拿到了西门子公司在中国行贿的证据了,中国方面仍然没有公布哪些官员受贿。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是6,100万美元的行贿款。这些受贿的官员在和西门子签订项目的时候,损失了多少中国的利益,从来就没有个说法,而且我相信也不会有人把这个说出来。

第四类呢,就是通过制定政策出卖中国利益的,那么这一类当然级别就更高了,有很多我们是不会知道的。像国外很大集团的项目,这种项目往往是一些个人项目,就是我们以前经常说的中国那些领导的个人项目、领导项目。那么这些项目特别大的,你像这个以前宝钢在开始的时候,就是中国当时最高领导人当中的某个人的项目。这类项目,是通过政策性的制定,来让外国公司能够在中国进行非常大规模的投资的。那么这些项目当中,通过制定政策有没有危害到中国自己的利益,中国的国家利益?

另一个就是,像中共的历届党魁所出卖的中国领土,这些中国领土在割让给其他国家的时候,有没有经过人大的讨论、有没有经过能够反应民意的这种讨论?肯定是没有的。那中国的民众对于中国的国土被割让出去,有没有知情权?不是说哪一个党的总书记或者是哪一个党的主席,说一句话就能把它割让出去的。这里包括 1962年中印边境作战以后,中国军队在取得胜利的情况下,退回实际控制线,而且再多退20公里,导致现在在藏南还有差不多有两个浙江省的面积,仍然在印度手里面,现在已经过了一代人了。

包括中国和尼泊尔之间,中国割让的珠穆朗玛峰的南半边。当时中国的登山队登的是北坡,所以说中国登山队创造了一个奇迹,人家都从南坡登,中国登山队从北坡登。为什么呢?是因为毛泽东说的:以珠穆朗玛峰顶峰为界,和尼泊尔划分,南坡就割让给尼泊尔,本来在尼泊尔境内是几乎看不到珠穆朗玛峰的峰顶的。那么这个又是得到谁的同意的?

中国和缅甸当时签订边界和约的时候,出卖了多少土地?中国和越南签订和约的时候,出卖了多少中国土地?中国出让给俄国的土地,是150万平方公里,整个满清时候割让的所有土地,被江泽民以固定的程序、以法律的程序割让出去。固然不管这个土地现在我们能不能收回来,问题是在做这样决定的时候,制定这样政策的时候,最高当局不征求民众意见的情况下,有没有权力通过制定政策?难道成为一个国家政策,它就不是出卖国家利益了吗?

在中国好像有这样的事情,最高领导人有权力决定什么是国家利益,有权力决定什么是国家机密,他们对外国人说出去的话,不是泄漏国家机密。当年在延安的时候,毛泽东让斯诺(Edgar Snow)给他写传,朱德让史沫特莱(Agnes Smedley)给他写传,这些写的传记内容很多在当时都应该是属于中共党内的高度机密的东西。

好,我们现在回到铁矿石的问题上来,就是说如果确实在中钢协和力拓集团谈判的过程当中,有出卖情报的行为,有危害国家利益的行为的话,那么中国方面应该首先抓的是中方的代表,是中钢协的代表。因为中钢协的代表把这个情报卖给了力拓集团的代表。力拓集团的代表不管他是澳洲公民也好,是中国公民也好,他实际上并不在出卖情报的这一部分,他是收集情报的这一部分。应该抓的是出卖情报来危害国家利益的这一部分人。既然国安已经证据在手了,为什么国安不公布中钢协是哪些人违反了法律的,哪些人危害了国家利益,哪些人泄漏了国家机密?如果说证据还不充分的话,那么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抓力拓的代表?因为是一样的,如果证据已经充分了,那你首先应该抓的是中国方面在出卖国家利益的人。所以抓力拓代表究竟是因为真正和力拓公司谈判的时候,有国家机密被泄漏,还是因为另外两件事情而进行的报复行为。

现在我们所知道的、被披露出来的是,中钢协和澳大利亚力拓集团谈判铁矿石价格的时候泄漏的国家机密或者是泄漏的行业机密,而牵涉到国家利益的。那么在类似的谈判当中我们知道,在中国改革开放这30年来,引进了非常多的资本,购买了非常多的商品。那么在类似的谈判当中其他的行业,中方的官员因为受贿而造成国家利益损失的有多少,要不要和钢铁工业一样的追究?这是一个。第二个是在政策问题上倾斜以后所带来的国家损失。你比如说在买飞机的时候,你是买欧洲的飞机还是买美国的飞机?那么在决定买什么飞机的时候,有的时候是由于政治因素考虑。就说当国家领导人要到某个国家去访问的时候,当时要拉拢这个国家,在政治上需要这个国家的帮助,不管这个价格可能要更贵一些,或者是各方面条件都不如另外一家公司的时候,却为了政治目的去选择这家公司。由于这种政治选择而导致国家经济上的损失,那么这种算不算是危害了国家利益?

第三,是对大型国营企业的这种倾斜政策。大家知道这个矿石的谈判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矿价,一个是长协矿,就是长期协定所定的这个价格。一般来说,长协矿的价格和现货价的价格是有差别的。长期协定的矿价要低一些,而中国中钢协的一些大的国营钢铁企业,他们是有权力和澳大利亚力拓去谈长协价的,而一般的中小钢铁公司是没有权力去谈的,所以他们只能买现货价。那么在现货价价格更高的情况下,中钢协的有关钢铁企业就去倒卖这个差价,2008年有10%的矿石,由中钢协进口的长协矿的矿石,被倒卖给了中小企业,也就是说在政策上对大型国有企业的倾斜政策,可能是导致铁矿石市场高度混乱的重要原因。

中钢协它为了自己的利益,一定要保证长协价要远远低于现货价,这样它才能够把这个差价赚到自己手里来,所以它特别反对而且坚决要控制力拓矿和那些中小企业直接签订长协矿的合约。胡士泰一边和中钢协谈长协矿价的时候,一边又和萍乡钢铁公司、唐山、山西等中小钢厂签订了长协矿的合约,这是引起中钢协和他们的相关领导高层震怒的另外一个原因。这个是因为中国国内的定价和进口权的倾斜政策有关系,这个倾斜政策本身是不合理的。

刚才我们讨论了力拓集团的案子,那么谈到中外关系,我们现在要看看在中俄关系上,最近有两件比较值得讨论的事件。一个是中俄两国军队的联合军事演习,这个军事演习是从7月22日开始到7月26日结束,地点在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哈伯罗夫斯克,和位于中国东北沈阳军区的一个战术训练基地同时举行的。这是中俄的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声称是不针对第三国的。

第二件事情就是俄国关闭莫斯科的市场,导致数万中国商人受害,大约有50亿美元的商品或者被销毁,或者被扣押。这件事情是6月29日发生的,中国政府直到7月22日,也就是23天以后,才派出商务部副部长带队代表团到达俄罗斯,但是这个代表团却受到了俄罗斯的冷遇。根据俄国的《生意人报》报道,说莫斯科对中国代表团来访非常冷淡,多数政府部门都不愿意接待。

那么这个事情就奇怪了,一方面和俄国在进行联合军事演习,那么联合军事演习是两国关系非常密切的情况下,才会进行军事演习的;但是另一方面对大批中国商人的商品的销毁和扣押,却是不很友好的一种态度。当然莫斯科的理由很充分,是整顿"灰色清关",但是这个"灰色清关"问题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并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对于大部分商人来说的话,他们其实是没有办法,因为俄国有很多边境的管理并不正规,这才导致出现了这种"灰色清关"。实际上是在俄国的这些贪官们和这些能够有进口权的公司联合的行为,其实受害的是中国商人。

一边热一边冷,这就很奇怪了,在中共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哪些方面很热,就是在显示中共的政治力量,和中共主导的和外国的政治合作方面,这方面它是很热的,因为它只要显示中共的强大就可以了。

但是另外一方面,对于普通中国人的利益,在这方面中国政府的表现却是非常的冷。事实上对一个国家的外交而言,他的有效的外交资源包括经济上的资源,就是经济上和对方的贸易所能够用来在外交方面的,他是有限的,所以中共他只关注那些和它的统治直接有关的这些项目,在这些方面他要求俄罗斯和它高度配合,而俄罗斯确实在经济上也有求于中共,所以他也确实配合。像这次联合军事演习,俄国方面就说,实际上都是应中国方面的要求来安排的,俄罗斯几乎是被动的,这是俄罗斯方面说的话。

在世界各地中共还把它的资源用在迫害异己,打击信仰,特别是打击法轮功这方面,和歌颂中共的统治方面,而根本就不关心普通中国公民的利益。在俄罗斯普通商人的利益受到伤害,几万商人倾家荡产,几十亿美元的货品被扣押,这本来是中国领事馆应该管的,但中国领事馆却不管。另一方面,在俄罗斯法轮功学员的活动,是俄罗斯公民和居住在俄罗斯的中国公民的信仰活动,本来就不应该是领馆管辖的范围,因为这是在当地的地方性的活动,领馆却高度关注,并且还要求俄国方面配合去打压。

而俄国方面也真的知道中共真正关心的是什么,所以他在联合军事演习方面,在打压法轮功学员在俄罗斯的活动方面,他对中共的要求言听计从,高度配合。中领馆是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拼命管。这种所谓的"强大",就是中共现在在国外所表现出来的某些强势,和普通的中国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关系。

对于绝大部分普通的中国民众来说,如果你有机会到国外去的话,特别是一些不讲究民主法治的国家,在这些国家普通中国人的利益并不能真正的得到保护,因为中国的政府并不关心你。中国普通民众出国以后,在其他国家,他的利益、他的权利能不能得到保障,是取决于他所在这个国家本身的民主和法治的建设。好,今天和大家就谈到这里。谢谢大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