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为什么要建议中共解散

2009-07-11 15:05 作者:薛宗翰看中国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我建议中共解散是认真的,不是搞笑,也不是要忽悠谁。你如果同意我的观点,请以你的方式来支持我。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和人民幸福,请求你支持我。

我之所以要建议中共解散,是因为60年的实践反复证明,中国自1949年以来,以中共一党所构架的政治体制,是一个不但不能使国家长治久安、使人民安享幸福,而且不断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祸患的政治体制。所以,中国需要一个全新的政治体制。而只有中共解散才有可能建立全新的政治体制。

一、中共已经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政党,而是一个怪胎

在现代民主国家会有两个以上的政党,他们会彼此竞争,竭力讨选民的欢心,最后由选民来决定哪一个党上台执政,而在野党则会毫不含糊地监督执政党。这种权力相互制衡的政治体制的好处,在于能够尽可能把人与生俱来的那种贪婪的罪性,用一种外来的力量来加以制约。人的这种贪婪罪性,如果失去强有力的制约,会使一个党或一些人变成什么样呢?请看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中将的例子。

王守业于1997年至2001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部长、全军房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在这5年中,其中的4年他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军队优秀干部",并立三等功两次。与此同时,王守业共包养了5个情妇,分别来自于总政文工团、南京军区文工团、北京军区文工团、陆军军事学院(某机要员)、总后勤部一办(某机要员)。此项花费共计1200多万元。后来,他的3名情妇联名写信控告他,竟然写了58封检举信。2006年4月,中央军事法庭认定王守业在1997年至2001年的5年间,滥权贪污,涉案赃款高达1亿6千多万元,并一审判处其死缓(详见薛宗翰看中国:《贪官污吏"轶事"(之四)》一文)。这就是中国现有政治体制下,中共不受外力的有效监督和制约、中共不能对其官员实施有效监督和制约、并且官官相护大行其道所造就的贪官污吏的典型例子。


中共已经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政党,而是一个怪胎。经年累月,有很多硬性规定、约定俗成和潜规则,逐渐注入中共的肌体之中,使其成了一个凌驾于国家和人民之上的实体。而且这个实体越来越败坏,它不但要花费公款用于日常的合理开销,还要花费巨额的公款用于吃喝嫖赌、参观旅游(甚至是出国旅游)等等,有的甚至要用公款包养几个、多的达到几十个情妇。除此之外,它还以维护社会稳定为借口,千方百计地非法剥夺宪法所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各项权利,有时还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似乎中共就是为了要做这些事而存在的,只不过还打着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招牌。

中共一方面在持续不断地做坏事,而另一方面又挖空心思地设法使人民淡忘他们所做的坏事。比如中共所做过的"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和"八九•六四大屠杀"等等,都被其设置为禁忌,不允许人们公开研究、探讨和评论。中共已经丧失了反思和悔罪的功能,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以前所犯的错误和罪行。正因为如此,中国的现实才正如《零八宪章》所指出的那样:"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二、中共的具体领导角色不仅没有必要,而且是一种累赘

国务院及其所属的各部委管理全国事物,中共中央及其所属的各部委的领导角色完全是多余的,是迭床架屋,是空耗人力、物力和财力。同样的道理,各个省政府、市政府、县政府和乡镇政府,只要发挥其法定的职能,就可以完成各自法定的职责,而完全不需要另外一套人马(即各级党委及其所属部门)的领导。比如北京市,有一个市政府管理全市就可以保证其正常运转,那么为什么还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养着北京市委及其所属部门的一套人马呢?在香港,只有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日本东京,只有东京市政府;在美国纽约,只有纽约市政府。在香港、东京和纽约,都没有一个像中共北京市委及其所属部门这样的一套庞大的人马,而这3个城市的运转一直保持一切正常。这就充分说明,只需要北京市人民政府来管理北京,完全不需要中共北京市委及其所属部门。同样的道理,在全国范围内,中共的各个省委、市委、县委、乡镇党委及其所属部门以及所有企事业单位的中共党组织,都是没有必要存在的,完全是多余的,是迭床架屋,是一种累赘,是空耗人力、物力和财力。只有中共解散,中国才能够彻底去掉这些累赘。

三、中共解散是一条快捷方式

有些人可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要建议中共解散,而不是建议中共进行彻底的政治体制改革,进而实现多党议会民主制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来审视一下目前中共的腐败程度,再和20年前即1989年的情况相比较,是有所好转呢,还是更为糟糕?--毫无疑问是更为糟糕。而1989年所发生的"六四大屠杀",归根到底是由于中共的腐败引起的。此后,中共年年说要加大反腐败的力度,并年年说反腐败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到头来却还是一年比一年更腐败。20年的事实足以说明,中共已经没有办法遏制腐败的势头,这就如同一个处于癌症晚期的病人,无论吃什么好药也都无济于事了。这使得中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之中--铁的事实是中共因腐败而失去了绝大部分的人心,如果要采用多党议会民主制的话,哪怕是用3个月的时间组建一个只有10万党员的小党,也会在公正的大选中战胜中共这个有88年历史和7千多万党员的大党。道理很简单,得民心才会得选票,选票多了才会得胜。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把多党议会民主制看成是洪水猛兽、竭力要把所有新生政党扼杀在摇篮中的根本原因。中共的意图就是想要死保中共一党的垄断地位,以使其无论多么腐败都能够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中共越是腐败、越是不得民心,就越是要抵制多党议会民主制;而抵制的后果就是中共更为腐败、失去更多的民心,这又使得中共对民主的抵制更为猛烈,以致形成恶性循环。

反过来说,如果中共能够使自己变得廉洁、有办法赢得绝大部分民心的话,中共就不会把多党议会民主制视为洪水猛兽,而是会顺应世界民主的潮流,尽快洗掉一党专制的恶名。如果中国实行了彻底的政治体制改革,进行了公平的全国大选,而中共仍然是执政党的话,那么,中共会被公认为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政党。而如果中共只是自说自话,把自己说成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这就如同希特勒说自己是一位善良、温柔而美丽的少女一样,不仅让人感到是不知羞耻,而且还是荒诞不经。中共历史悠久、党员众多,竟然害怕任何新生政党,并竭力要将其扼杀于摇篮中,这显示了中共的"渺小"而不是"伟大";中共指挥大规模野战军用现代化武器血腥屠杀爱国学生和民众,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可耻的事,和"光荣"正相反;中共以专制和暴力维持其统治地位,正把一个有着5千年文明史的中国带向野蛮、暴力、尔虞我诈和道德沦丧,完全没有"正确"可言。

中共是正陷在一个 "没有民主--腐败--敌视民主更为腐败--越腐败越害怕民主"的恶性循环之中而不能自拔。在中国,只要中共存在就不会有真正的宪政、法制和民主。所以,若想使中国变成一个现代化民主国家,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那么,中共解散就是一条快捷方式。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给胡锦涛主席写公开信、建议中共解散的原因。

亲爱的爱国同袍们(包括爱国的中共党员),如果你同意我的观点,我请求你加入建议中共解散的行列。很显然,我们建议中共解散完全不是煽动颠覆政府,而是主张各级政府要摆脱"婆婆",甩开包袱和累赘,要独立自主地履行自己的职责,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如果你能够用电子邮件把我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和这篇文章转发给另外的人,就是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请大家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共解散是中国走向长治久安的快捷方式,是使人民赢得自由、民主、人权和幸福、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主人的根本保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