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界曝光:邓玉娇现住精神病院(视频)(图)

2009-05-29 06:29 作者:辛欣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看中国记者辛欣综合报道】526日晚湖北省官方网站荆楚网报道,官方对邓玉娇的行政拘留变为监视居住,官媒称邓玉娇走出看守所。而邓玉娇究竟是在哪里被监视居住呢?大陆知名律师刘晓原就此提出质疑,前方24小时守候巴东县看守所大门志愿者则称:截至5月27日下午17点30分,邓玉娇仍被关押在巴东县派出所。而据外界媒体《博讯》28日消息:邓玉娇目前被监视居住在优抚精神病医院。

浦志强、夏霖律师528日与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接通电话,要求当面解约并呈交更多关于案情的调查内幕。两位夏律师定于529日离开巴东,而邓母在通话过程中一直保持沉默。据自发前往野三关调查此案的人士透露:巴东野三关镇已经戒严,当地政府勒令商店关门,禁止旅馆提供食宿。

邓玉娇律师与警察

邓玉娇辩护律师夏霖递交控告书

邓玉娇原律师的忧虑

夏霖律师527日回应官方监视居住公告时指出:“截止525日,邓玉娇的拘留期限已届满,公安机在次日变更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此决定意味著未来有多种可能,充满不确定性。”

这位具有十多年诉讼经验的律师,因找不到当事人邓玉娇,在临离开巴东前(28日)再次向邓家和外界强调邓玉娇无病、无罪、无刑。

夏霖在其博客中透露两位夏律师在巴东期间受到官方的持续“保卫”。

“自接手邓玉娇案以来,我们的工作一波三折。自关键物证的离奇被毁;到对我们的突然‘解聘’,两位湖北同行的快速介入;还有邓玉娇家属在政府新闻网上的‘澄清’,已导致我们无法正常执业……。”

......邓玉娇患有失眠症,她在会见中清楚地告诉我们,正在服用药物氯硝西泮。该种药品突然停药导致的后果,殊为可虑。从案发直至521日我们会见时,邓玉娇一直未能服药;其后的情况,我们不得而知。"

“邓玉娇还告诉我们,她在恩施州优抚医院手足被缚五日,被同病室的精神病人殴打侮辱,直至媒体、网友前往探视,才临时换到单独病房。”

“邓玉娇面对黄德智、邓贵大二人的共同犯罪奋起反抗,才使得强奸犯罪未遂。此项情节,我们针对黄德智的《控告书》中已有述及。邓玉娇的反抗行为构成正当防卫(无限防卫),本就无罪,谈何‘从轻处理’?”

官媒开始引导舆论

关于官方的监视居住决定,大陆民众普遍认为此举为官方迫于“六四”的压力采取的缓兵之计。而被夏霖律师指证涉嫌强奸罪的黄德智和另一涉案的邓姓官员,以及背后包庇他们的官员依然逍遥法外。

官方为达到封锁消息的目的,巴东地区一度网络中断,多位志愿支援者被警方拘捕。528日上午《新京报》女记者孔璞,《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卫毅因采访邓玉娇外婆被群殴,孔璞的手机一度被夺走。

巴东警方因三番五次更改案情通告,漂白案情包庇涉案官员,引发更大的信用危机。527日《楚天都市报》发表一篇题为:“邓玉娇祖父接受采访:相信政府一定会依法处理此事”文章。(http://www.cjbd.com.cn/

该专访被外界指称是引导舆论之所为。意欲强加起草控告书的夏霖律师制造伪证之罪,为公安局洗脱包庇罪犯、绑架受害人到精神病院的罪责,进而引导网民对巴东地方政府、公安部门和共产党永远‘伟、光、正'’的重新幻想。

该官媒报道用不带引号形式,引据邓玉娇祖父话称,邓玉娇连续5日被捆绑在精神病院,口喊“爸爸,他们打我,打我……”,是家属方提出要将邓玉娇送恩施州优抚医院进行观察和鉴定。

刘晓原律师点评该报道时指出: 516日上午屠夫到达巴东后首先见到的是邓玉娇爷爷(邓正兰)。……巴东警方对邓玉娇变更了强制措施,于是他出面接受媒体采访,公开谴责北京律师(夏霖、夏楠),这无疑是想‘倒打一耙’。……退休法官邓正兰所说的这些话,难道不是巴东警方最想说而又不敢说出来的话吗?”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fJ0C0AiJ4M

视频

德国著名哲学家拉德•布鲁赫曾有过非常精辟的论述:“法律分法上之法和法下之法。以人类的共同理性,以人的尊严和权利作为展示内容的法是法上之法;凡是以背弃人类理性,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为特征的法都是法下之法。法下之法是恶法,恶法非法也。”

从仰卧撑、杨佳杀警、躲猫猫到邓玉娇手刃淫官,白与黑的较量一直没有停顿过。权与法,道德与面子孰轻孰重?人人心中有杆称。一旦人们心中的天平超过临界点失去了平衡,社会的动荡是无法避免的。

备注:关于邓玉娇的真实监视地,看中国无法致电核实。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