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钟王 (图)

2009-03-05 08:36 作者:张青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钟王"游腾守说:"真正搜集古董的人,不是为钱;上帝不给你机会,你也没办法...反之,上帝要你做的事,就算你没钱也会让你做得到。"

宜兰县壮围乡一片绿野田畴中,矗立着一栋样式醒目的英国都铎式建筑,走进去,映入眼帘的是满墙、满室的古式挂钟和座钟,从过去台湾民间常见的鹰钟、马钟、八卦钟、圆弧钟,到各种欧洲古钟,每件都散发着浓厚早期生活的记忆,更是珍贵的艺术品。

时钟主人游腾守是当地退休教师,三十年来大部分的积蓄都投资在买时钟, 收集了约一千六百个钟,如今以其父"游如松"为名成立私人博物馆,和妻子辛苦经营,期盼有生之年为后代留住这段历史,也算一种传承。

钟王

   日本统治台湾近半世纪,引进机械挂钟,凡是体面家庭无不必备,既用来计时,也用来彰显身分及地位,是早期台湾生活的重要记忆,因此这间博物馆也以日治时期的时钟为收藏主力。年近七十的游腾守每天摩娑玩赏这些时钟之余,勤翻阅图鉴,研究其历史、背后的生活状态及艺术价值,甚至学会整理修复。

游腾守谈到自己与时钟的渊源,笑说三十年前无意中看到舅公家的一个大挂钟,九十高龄的舅公告诉他:"赶快拿回去,不然我的孙子来拿走了。"他骑着机车,把五台尺高(注)的大钟抱在怀里。回家后每晚对着钟,夜阑人静,听着钟摆走动的声音,内心世界一片清明,情不自禁感叹:"怎么有这么好的事!"从此他一头栽进钟的世界。

他先是在邻里间搜寻,乡里传开,往往人没到,钟就摆出来等他。接着,他的"触角"延伸到台北市光华商场,有位专门卖钟的老先生以脾气古怪著称,一个合金钟索价五百元(台币,下同)。当时是一九八一年初,游腾守一个月的薪水不过几千元,但他标下好几个会,一口气买下二十个。到后来,老先生被买怕了,看到他来,干脆摆张椅子挡住门口,不许他进来。

收钟的岁月中,只要一听说哪儿有钟,他立刻披星戴月赶去。有阵子勤跑台南,常搭深夜一点的火车回宜兰,刚好赶上隔天早上七点的课。后来名声传开,人在家中坐,自然有人捧货上门。他照别人开出的价钱往上加一成,自然得到不少珍贵收藏,包括一座珍贵的三面钟,是日本精工厂早年专为围棋赛制作,上面印有日本老式帆船商标。

收购古董易走火入魔,游腾守倒颇豁达说:"有些东西太用力不好,随缘反而没阻力。"有次,他在故宫附近一家古董店看中一个暖炉钟,开价二百元,由于底座泥土甚多,一犹豫间失之交臂。后来他在云林县以收藏大花钟闻名的"时钟王"那儿看到相似的钟,只是相当新,花二千元买下,在回宜兰的火车上,钟抱在肚子上,后面盖子不慎弄开,里面居然一层泥土。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他笑说:"命中注定,一定要花二千元才是你的。"

倒是众家争夺宝物,不乏勾心斗角。他回忆,有次朋友告知竹北有一个他喜爱的木雕钟,他隔日即搭清晨六点的火车南下,当场决定买下,估价一万五千元。不过当日他身上仅有五千元,遂要求对方先包起,一周后来取,并付清余额。谁知他人刚返家,市场就传出钟已被人买走。他的朋友急得问他怎么办?他答说,如果真被人买走,急也没用;如果是恶人离间计,卖主对他没信心,生意做不成也罢。结果两周后他再去,钟好端端在那儿。游腾守说,还好他懂得理性判断,不过此事也让他学会一切随缘。

游腾守家中钟满为患,为安置这些宝贝,曾租下两栋房子,却有一大半仍搁在仓库。尽管费心耗神,但他从没卖过一个钟,"真正搜集古董的人,不是为了钱。"他说,有钱固然重要,但上帝不给你机会也没办法,"反之,上帝要你做的事,就算你没钱也会让你做得到。"

游腾守坦言自己碰到美好的东西,就忍不住亲近。为了丰富收藏,他曾经讬人去英国时钟拍卖会场竞标买回来。他也没法解释自己为何如此痴迷。不过,人情味倒是推动他一路向前的助力。他记得那些古董商为接待他,派出最拉风的裕隆胜利车系轿车来接他,专门为他熬红豆汤当点心,或请他吃饭,吃完又再送他到车站,他简直就像一名腰缠万贯的阿拉伯商人。"他们对我都非常地好。"游腾守跌入回忆的长河。

站在馆内大厅,望着满室心爱的宝贝,游腾守说:"我很感恩,能拥有这些就很满足了。"

来源:读者文摘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