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儿子含冤而死 老父上访25年无果(图)

2009-02-26 03:24 作者:黄思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逼迫老朽向全世界曝光,向全人类及人权组织鸣冤求助。” 梁政昌眼圈红了,摇头道,“没办法!碰上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政府,你有什么办法?!孩子他妈受刺激,眼泪都流干了……”

他叹气,“有人说我怪,说我胆子大,我是被逼到这一步的,我是没办法。我知道干不过它,但我和我儿是没有罪的,是一清二楚的冤案,他们一直在推拖,我就一直跑,一直找,他们到处抓我,不让我上访,关押了十多次,出来后,我还继续上访。25年哪!人生有几个25年?!”

这位饱经忧患的75岁老人,瘦弱,坚韧。漫长艰辛的上访,在他身上留下烙印。08年9月,梁政昌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上访时,遇到省里派来抓他的截访人员,为了不让他们再三地把自己非法关押,老人急忙往侨办后门跑,慌乱中,下台阶时脚底踏空,一头栽到地上,半天爬不起来。跌伤流血,右额眉骨处塌陷半寸,至今走二十多分钟的路就头晕;左臂摔断,到现在还不能动。

梁政昌是归国华侨,原在江西赣州工作,有两个儿子,大儿梁雄1983年被错判故意杀人罪而枪毙。梁正昌不服上访,被判包庇罪而入狱三年。现在梁政昌和老伴到小儿移居的新加坡来探亲。


从打架拘留到死刑——连升三级

1983年6月22日晚,梁雄与张元瑞发生口角而打架,张肩胛下受轻微皮肤外伤,有医院证明,不需要住院。张的岳父李光宋任市政府办公室主任,有势力。次日一早,梁雄被公安局拘留15天,半个月后还没放。

7月9日,梁政昌找当事人张元瑞了解实况,并看他的伤势,早已痊愈。张元瑞说,他已写了两次更正材料给市公安局,梁雄没有事,很快会出来。问他为何要更正?张回答,当时气头上写得不够真实。
梁政昌要张抄一份更正材料给他,第二天,梁政昌就把更正材料交到公安局4科了。

适逢83年7月15日“严打” (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运动开始,到了7月16日,市公安局通知,梁雄因故意伤害罪而转为刑事拘留;9月1日,梁雄被判死刑。当时梁雄提出三点要求:(1)请律师,(2)上诉,(3)见家属,均不准许。

9月2日,市公安局来车叫梁政昌去问话,不料,车却径直开到看守所,无任何手续,梁政昌就被强行关押。

1983年9月25日,年仅22岁的梁雄被送往刑场枪决,含冤而死。
就这样草菅人命,因打架连升三级。

梁雄的母亲和弟弟哭得死去活来,还被监控不让去收尸。而梁政昌正关在看守所里。梁雄的同学追到刑场,荷枪实弹的士兵围起来把守,尸体充公,任何人不得靠近。一辆医院的车把尸体运走,十有八九,被盗卖了器官。可怜的父母连儿子的骨灰都没有。


行使公民权利却成包庇罪——判刑三年

1984年1月,痛失爱子的梁政昌却因包庇罪而判刑三年。开庭时,妻子和同事都不得入内旁听,判决书上竟无耻地写着公开开庭。

就因梁政昌交给公安局张元瑞写的更正材料,说梁政昌搞伪证。

“我向对方了解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实况,合情合理合法,这是我应有的公民权利。作为华侨,我回祖国辛辛苦苦干了30多年,我的公民权利干掉了吗?!”

“我当时请他们拿出人证物证,他们说不需要,非常时期,谁都管不了。”

“太欺负人了!我们父子俩冤啊!我死也不服!!” 梁政昌的强烈抗议,被当成不服法,大闹公堂,从重惩处。

赣州监狱在鄱阳湖里的一个小岛上,梁政昌耕地种田盖房,出苦力整三年。其间,他不断上诉无效,因不认罪或年老体弱、干活慢而挨打。


申诉无门 互相推诿

“人命关天啊!无辜遭此横祸,我死不瞑目!上天入地都要继续控告。25年来,我不断地上访申诉,都无人理睬,处处碰壁,仅说证据确凿、没判错了事。” 梁政昌幽幽地长叹,“吃过这么大的亏,受过太多的打击,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梁雄的判决书,追了20余年到现在还不给,家属都从未见过。恰恰说明,判决书见不得人,冤假材料永远站不住脚。无判决书,无根据,空口无凭,任何人和单位都无法上访申诉,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敢接受你的申诉状。而办案人就更好地欺上瞒下,蒙混过关。这种杀人灭迹之举何等毒辣。

反复找,成千上万次地申诉,2006年江西省高院才不得已假意指定赣州市中院进行立案复查。梁政昌的律师查看1983年冤假档卷材料,核实出一些伪证、孤证,水落石出,真相大白,非严打对象,既沾不上边,更对不上号,实属100%冤案,无奈省高院、中院均抵赖不认帐,知错不改,推卸责任。

现在已推到最高法院三年了,梁政昌每月寄一封申诉信,要求对父子冤案并案调档复查。实事求是,有错必纠。

然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老人慨叹:从地方到了中央,找了很多单位,同情的人多,出力的人少,更未遇到清官为民伸张正义。


艰辛的上访之路

08年梁政昌再次进京上访。因为奥运会,北京4月份就清理外来人口,7月份见到上访的就抓,关到郊外集中营里。

“赣州挖地三尺要抓我,北京、广州,还打电话到新加坡,寻找我的下落。”梁政昌苦笑,“江西地方政府派5个小组来抓我,一看见我就抓,抓了好多次,还威胁要打死我。”

因此,梁政昌住小旅店不能暴露上访的身份,说是来治病。外出要化装,围上围巾,戴上墨镜、口罩,东躲西藏。因为常去,还没到信访办门口,几个警察就走过来推他。上侨办,江西派便衣来抓他,他从后门跑,不慎跌伤,上骨科医院治摔断的左臂,花了很多钱。为节省开支,他省吃俭用,拣废品卖。

在北京10个月,政法委、侨办、人大、中南海,国务院,梁政昌足足走访了十几个单位,他天天跑,每个月发十几封信,除了侨办有回复,其余从未有回音,他写信给胡锦涛,被底下扣掉了。奥运什么都停办。

“申诉材料到了最高法院,全国人大接待人都说我已走到头了,我就想让最高法院给我复查裁决。”

然而,依旧是失望……


共产党说一回事,做一回事

“共产党说一回事,做一回事,表面上写得好,实际上恰恰相反,深深体验过的人就会知道。”老人感触良多。

“我找了23年,2006年才得到复查,他们说,岂止你儿子一个,83年‘严打’冤死几十万!去年听熊司长讲,那时权利下放,发现下面乱来,收回已经太迟,是中央的失误。

一搞运动了,他们有任务、有指标、还有经费。据说地方上,抓一个5块钱;判一个30块,枪毙一个150块。问他们这些钱是干什么用的?他们说,除了开支,还要有奖金。”

“明摆着是冤案,因为是历史问题,他们一直推拖着。有人说,平反要赔偿的,这么多钱哪里来?我说,不是多少的问题,首先是个态度问题。赣州的领导说,要找就找邓小平。他说了今后不搞运动,还搞这个。83‘严打’、89‘六四’,欠下血债累累。 ”

“我是守法的,不会乱来,我在行使自己的正当权利。假错冤案必须得以纠正!我不灰心,只要有条命,有口气,我就要为我儿伸冤。” 梁政昌说,“冤案平反,讨回公道,我心里就轻松了,这一辈子的千斤重担卸下,和我儿在黄泉见面,无愧!”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