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强制集体忏悔,司法部燕郊监狱恶行遭抵制

2009-01-16 06:4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编者按:前日意外收到以中国司法部燕郊监狱部分服刑人员及其亲属的来信,特编辑整理如下。

1

监区及监狱领导:

2008年12月19日下午,在一监区全体犯人大会上,监区负责人就春节亲情餐一事宣布了一项规定,即:要求就餐前,全体参加亲情会餐的服刑人员列队向前来探视的众亲属集体背诵忏悔词,然后再行集体鞠躬仪式之后方可与亲人一同就餐,否则,取消就餐资格。此言一出,会场一片哗然,并引起服刑人员们的强烈不满。有人说到了现场如果狱方坚持这样操作坚决不背,有人说若这样操作会当场让自己亲属退场,还有服刑人员已打电话通知家属不要来了……

为什么监区这一决定一出台就遭遇服刑人员如此强烈的集体反弹,这是因为这种形式如果强势操作,将在事实上撞击人类情感的道德底线!监狱或许是标志,但却忽视了这一表现形式将严重伤害服刑人员的人格自尊,伤害服刑人员及其亲属的内心情感,因为这种扭曲人性、摧残服刑人员及其亲属的心灵的做法,对他们是种人格践踏与侮辱!

任何有过错的人都需要忏悔,也应悔过。但是这种忏悔应发乎于心,动乎于情,要有特定的场合与氛围,要有专属的对象。在西方,即使向耶稣忏悔,牧师也有帘布挡住自己与忏悔者的视线。监区领导们的初衷或许是好的,但好心不一定办好事,这是一种极左与好大喜功思想的具体体现。此举不仅有碍于构建和谐社会,更谈不上什么符合科学发展观。此举若被强制推进,必将成为燕城的一块短块、一记硬伤,而这种“集体忏悔”被强制执行,近代史上除了“文革”,还有纳粹对犹太人,而这全被历史予以了清算。

我们知道,亲情是人类社会所有情感里最纯粹的一种情感,亲情的表述是由衷的。但若当服刑人员的亲属们见到他们的亲人在警察的押解下,在寒冬里整齐划一,被强迫众口一词地集体背诵“忏悔词”,被强制鞠躬,亲属会是什么感受,警官们不妨换位思考一下。这种扭曲人性的做法一旦成形,必将造成严重且极为恶劣的政治后果!忏悔本身无错,但若在错误的时间与地点,以错误的方式强制推行“集体忏悔”的表演,不仅有错,所产生的恶劣后果及难以挽回的政治影响,燕城监狱乃至整个司法部承担得起吗?

对此,请监狱领导慎重考虑。如在这一问题上存在分歧,不妨请教一下社会学家、心理学家、政治学家乃至宗教界人士,听听他们的意见。

如果真如监区领导所言:“不背诵者不让进餐厅吃饭!”那么现场将出现什么局面,请监区领导斟酌,不要把本是皆大欢喜之事,因一个细节上的不慎搞得不欢而散,尴尬收场,甚至收不了场。

警官们也看过《忏悔录》,那一幅幅感人画面不是秀出来的,也不是警方强压下表演出来的,那是在特定场合下,面对专属对象发自内心的读白。它之所以感人,只因其情出乎于心,倘若在警方强压下表演一出“集体忏悔”,就算服刑人员迫于无奈遵从了,但服刑人员的亲人们绝不会接受这种令人作呕的表演,他们会感到这是监狱对服刑人员亲情的亵渎和伤害,是在挑衅这个社会的道德底线。

这是中国天字号监狱,是中国司法改革的重要“试验田”之一,治狱思路与观念一定要先进与细致,不可让愚昧落后的治狱理念大行其道,而任何一个粗糙的不祥之举都会种下恶果。

以上请监狱领导深思,并及时做出正确决断!

一监区部分服刑人员

2

司法部燕城监狱领导:

我们是贵狱一监区部分服刑人员亲属,本拟于09年1月前,往贵狱参加贵狱组织的亲情会餐,但是,我们获悉此次贵狱在亲情餐前组织了一项要求我们在那里服刑的亲人们要在警方押解下面对我们集体背诵忏悔词、行鞠躬礼后才会被允许就餐,否则取消就餐资格。

服刑人员犯下罪错,无论是向亲人以何种方式表示内疚、忏悔之感,亲人们都会接受,而且每个人的情况不一,表达方式也不一,除此之外还要有特定的环境与氛围,但我们决不接受警方强迫进行的所谓集体忏悔,这种形式本来已严重地扭曲人性,无论是对服刑人员本人、还是他们的亲属,都是一种公然的、莫大的侮辱,同时也是对人类情感道德底线的严重挑衅,这种强制下的所谓在公众面前进行集体忏悔,在近代史上发生过两起,一起是纳粹的犹太人,一起是中国“文革”的造反派强迫被打倒的专政对象在公众场合背忏悔词、唱忏悔歌,否则就拳脚相加,进行深层次的肉体伤害。而这一臭名卓著、摧残人性的行径已经被历史所清算,并遭到人类社会的一致谴责。第一监区拟强制执行的“集体忏悔”完全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下办的一件错误的事情,而由此产生的恶劣政治影响及严重后果不仅承担不了责任,恐怕还会牵累司法部,并在国际社会造成恶劣影响,关于这一举动的严重性,如果贵狱的认知与我们存在分歧,不妨请教一下社会心理学家、法学家、政治学家、宗教界人士,乃至国内人权问题专家们的意见,并请认真对待我们这些服刑人员所提出的善意意见。

如果贵狱强制推进这一方案,我们除了要在现场立即抗议这一恶劣行径外,还会立即退出这一侮辱服刑人员及其亲属人格尊严的现场,更会及时向有关部门控告这起严重侵犯人权,侮辱服刑人员及其亲属人格的政治事件,同时会将这一行径付之互联网与媒体,让全民对贵狱的这一行为公开讨论。

贵狱乃中国司法体制改革的重要“试验田”之一,如果让如此野蛮、落后摧残人性的行径大行其道,必将是中国司法的奇耻大辱。

司法部燕郊一监区部分服刑人员亲属

3

“我在这就呆过,这监狱除了设施好,管理上很不人性。寒冬腊月里,吹着西北风,还一日三餐前强迫我们在户外必须背几条规范、唱首改造歌才让吃饭。不少人因此得了胃病。但这帮狱卒根本不管,怎么让你难受,他们就怎么整你,挺恶的。

“每天除了让犯人出工,每天晚上的时间全安排起来搞所谓的政治学习。那儿的作息时间是每天早上6:30到8:00起床、早操、早点,8:00-11:30出工,13:30-16:30下午出工,17:30—18:00晚餐,18:00-20:15“兴趣”学习、政治学习、时事学习。这个监狱的理念是最大程度占据犯人自由支配时间。而且每周只放两小时风,其余时间全关在监舍里。大冬天的早上冻得我们手脚冰凉,还让我们打太极拳,不少人因此长期患感冒,得关节炎。看上去以为是让我们锻炼身体,其实就是变着法子虐囚,还让你说不出、道不出。“

不人道的事还有,这里给我们监舍安装高辐射的手机屏蔽器,一天二十四小时我们都生活在这种高辐射之下,不少人身体都感到不适,比如恶心、头晕、心脏不舒服、想呕吐。给他们当官的反映了,他们根本就不拿我们当人,还老说这儿的条件比贫困地区、下岗职工好。以前这儿的狱卒们还殴打犯人,下手挺狠的,现在出了几档事之后好些了。

“他们那儿对前往监狱探望犯人的亲属们的态度也挺恶的,那儿关的河北农村的犯人多,门口那些狱卒们只要见你是社会底层人士,说话特粗,态度蛮横、不讲理。一看是北京籍犯人亲属,态度稍好些。因为他们怕北京犯属一般都见过世面,他们要胡来马上就告他们,所以他们也贼,尽量不招惹北京籍犯人家属。

“都什么年代了,他们那儿管理理念十分落后,对外尽吹牛,说自己是什么“中央监狱”、全国第一,就连给犯人收发信件都要压一两个月才给发出或给你,你还不能提意见,一提就给你穿小鞋,就变着法整你。犯人在他们手下,对他们的种种恶劣做法敢怒不敢言,但心里却挺恨他们的。他们中间有些警察还讲人性,但有些警察特坏,一监区一位从湖南调来的监区长对犯人说什么,他在湖南监狱把犯人整的像老鼠见了猫,他准备把这个监狱的犯人也整的见了警察像老鼠见了猫,还说这个监狱是“试验田”,他想怎么“试验”都行……

“这有几个重病犯,医院无法治好,还不给人家保外,快死了才保外,结果出去没几天就死了……”

一监区某服刑期满人员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