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从有人性的反扒民警说起(图)

2008-12-27 11:04 作者:李子剑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有这样一位民警,很特别。

一次他在抓捕一个青年扒手的过程中,他将扒手扑倒在地,那扒手试图拔出腰间的匕首,但民警死死的用手压住扒手那只想要拔出匕首的手并最终将扒手制服,给扒手戴上手铐的一刻民警说:"即使你拔出匕首我也不怕你,但如果那样你的犯罪性质就变了,而且至少要多坐几年牢。"那扒手被民警所感动,后来洗心革面成了了不起的企业家。这位民警抓捕过不少扒手,但他们都感觉到了民警的善意、没有怀恨他,他们中的许多后来都改过自新、不再当小偷了。

这位民警通过善心感化了罪犯,让犯过罪的人不想再犯罪,遗憾的是,这样的民警在当今的现实当中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我一位在批发市场工作的朋友给我讲一件事,他们那市场中经常有一些新疆来的半大小子,尾随顾客的身后看准机会偷顾客的钱财或手机。一次扒手被几个人发现并扭送到了派出所,可没多一会儿扒手就又出现在市场里面"干活儿"了。后来这位朋友才知道原来派出所的民警得到了"提成",扒手是受他们的保护的!还有一次这位朋友去一个地方洗澡,衣柜中放的几千块钱洗完澡后发现少了一大半,而锁头并没有损坏的痕迹,他去报案,得到民警的答复仅是"既然锁头没有问题,那没法立案,不可能是他们自己人干的!"可是明摆着就是洗浴中心自己人干的嘛!收了保护费的民警自然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没有了犯罪记录,派出所管辖范围内的"犯罪率"也就下降了,共产党额外会给他们发许多奖金。这些民警的行为纵容了罪犯的犯罪心理,更严重的是给犯罪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这样的事多了,就使整个社会犯罪率提升,但从党的喉舌媒体中看却是社会变的"和谐"了。

体现党性的警察
李子剑配图

我妻子的堂姐在二零零三年的时候,被警察活活打死了,地点是北京的监狱。我的堂姐是罪犯吗?决对不是。她在几千人的村子里是有口皆碑的好女孩儿、好学生,从小善解人意、乐于助人、成绩优异,她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一年正准备考研,可是人祸从天而降,江泽民与中共利用整部国家机器发动了规模空前的对法轮功的造谣迫害。堂姐同未婚夫(曾留学美国)一同到北京向当时他们认为还抱有希望的政府去说明法轮功真相,结果两个人双双被非法逮捕,男的被非法判刑五年,而堂姐家在一个月内便收到了死亡通知。堂姐是这样被害死的:警察边打边问:还炼不炼?堂姐说:炼!后来堂姐实在是被打的不行了(全身已经伤痕累累),估计神智已经不清醒了,于是就说了"不炼",等神智稍微清醒一点之后她就又坚持自己真善忍的信仰,这样就立即遭受更加残忍的殴打,直到,堂姐的头出现了大洞,直到,堂姐腿上的肉与骨头分了家,直到,堂姐的呼救声越来越小、体温越来越低......。行凶的警察当时内心应该比变态更扭曲,它怎能对如此年轻、善良的生命下如此狠毒之手?原来中共的内部有指示"对于法轮功,打死算白死",后来那凶手果真因"表现突出"得到了大笔的奖金,好像还因此提了干。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激励"和"内部指示",才会有成千上万的善良法轮功群众和普通民众惨死在顶着"人民"二字的中共警察手中。

一边是具有善念想要使人变成好人的个别民警,一边是残害善良民众的众多恶警。再向深里想一想,其实更简单明了:一边是体现的是人性,一边是体现的是党性,党性背离人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