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郭飞雄妻子张青绝食日记——平安夜

三十九

2008-12-25 09:53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08 年12月24日,星期三,我的第59个绝食抗议日。晴天。明艳的白天过去,黑夜降临。平安夜。平安夜从外面归来。看信箱,没有郭飞雄的来信。我近来一直等他的来信。没有等到。去年的平安夜,我们同样从外面回来,收到了一封信,是梅州监狱的一封公函。里面是一张入监通知书。告知我,郭飞雄已送到梅州监狱。

在今天的平安夜,想起去年的平安夜。那夜,我们出外参加教会举办的聚会,在聚会上,分发新年祝福卡片,我的卡片上的是这样一段经文"你求告我,我就应允你,并将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难的事指示你。"女儿西西看到后说:"这是什么祝福呢?说明有又大又难的事。又大又难的事,一定不是好的事,没有什么大事难事、平平安安才是好的。"

聚会结束,我们从热烈的快乐的聚会场所出来,走在寒冷的大街上,风迎面吹来,夜已深沉。回到住处,在大厅里的邮箱里,我拿到一封信,来自梅州监狱的公函。当时,我根本没有料到会在这个时候收到这样的一封信。打开来看,才知道,郭飞雄已经在2007年12月13日到梅州。对于我来说,广州和梅州、梅州监狱的连接,是在去年平安夜建立起来的。我记得当时很惊奇。关于郭飞雄的服刑地点,朋友们有过猜测。结果他的服刑监狱,在我意料之外,也在朋友们的猜测之外。

接到这样的信函,我心里不平静的,这让我想起得到的新年祝福卡片上"又大又难的事"。四年的时间,我要去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探视郭飞雄。对这样陌生的地方,我应该去了解它。

我给几个朋友打电话,告知郭飞雄被送去梅州监狱。向一位朋友打听梅州的情况--在广东省的什么方位?多远?几个小时的路程?气候如何?听到的结果是:梅州在广东省东北部,与福建相连;六七个小时的车程;属广东省落后地区;山区城市,交通不便;气候较冷。

梅州监狱从去年的平安夜开始,与我们的生活发生重要的连接。那是我长达四年要去探视郭飞雄的地方。在此之前,他近在广州郊区的看守所,我只需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去看他。可是在这样近的地方,我不被许可去探视他,除了在他要离开广州送往梅州的前一天,才让我在广州看守所见了一次。此外,在长达15个月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在广州的看守所里会见过他,每次去看守所送衣物给他,或律师会见,我都等在外面。

而允许我会见的时候,又把他送到了千里之外的梅州监狱。我们的见面因为距离遥远、交通不便、孩子没人照看等原因变得非常艰难。

去年的平安夜,我毫无预兆地收到了来自梅州监狱的公函--郭飞雄的入监通知书。今年的平安夜,我的第59个周三绝食抗议之夜,我希望收到郭飞雄的来信。希望落空,我没有收到他的信件,我没有收到他12月的任何一封信。他说过他会写信回家,每月最少两封。通信受阻,也一直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去年有一段时间,因为通信受阻,我只有给郭飞雄写公开信。

在第59个24小时绝食抗议即将结束的此刻写下这些文字--追求权利和自由,避免恐惧和匮乏,是每个人的梦想。人权是社会的基本元素。社会只有提供公正的环境、法治的环境才能和谐,才能稳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