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东莞黑幕---民工的悲惨遭遇

2008-12-19 23:41 作者:王直桂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我叫王直桂.男.38岁.住湖北省崇阳县肖岭乡丰垅村11组.

每个去过东莞的人,都会遇到地方恶势力的勒索,一下车就有一群利欲熏心﹑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地方恶势力对外来民工,疯狂的在路口﹑在出租房等场所进行敲诈,为所欲为,我们外来工的血汗钱被这帮匪徒吸干纳尽。即使有工作证和身份证也同样被关押和拷打。这里触目惊心﹑刻骨铭心﹑我们的民工兄弟姐妹们一定相当一段时间恶梦连连......

一﹑我们是群民工

我们是群民工,我们来自广阔而亲情的农村,我们或携儿;我们或带女;或者抛弃年迈双亲于家中......。

我们是一群吃苦耐劳的民工,我们来自全国各地农村,我们来到这座"开放"的城市,来寻找生活的出路。我们象蚂蚁一般在城里忙碌,脏活,我们干;苦活,我们干;险活,我们干;只要能改变家庭状况,我们毫无怨言的干。因为我们能干,这座城市繁荣了。

二﹑疯狂的恶势力

来到东莞的第二天就被他们洗劫一空。那天我与同乡在东莞虎门龙眼工业区找工作途中,被几名警察和治保人员拦了下来索要暂住证,我赶紧拿出火车票说是刚来的,一个穿着警服的而满脸酒气的人吼道:"火车票顶个屁用"。说着就把车票撕个粉碎,随手一抛,满地都是白色碎纸霄,完全没有我们说理的份儿。一个穿着便衣的治安人员从警察的身后跑出来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脚,我想吐;却怎么也吐不出来,想吐的感觉盖过了痛的感觉。再也没有人争辩了,只有一声不吭,任凭这帮土匪践踏人权。包括上班从这里经过的行人,没有人据理力争,沉默得象一群凶猛的狼群正对无力反抗羔羊而恨不得断其喉﹑尽其肉。

我们是一群被剥夺了生存权利的难民,我们全部被押到龙眼治保会,有二﹑三百人之多,一个一个的被搜身,我身上仅有的180元钱全部强抢去,关押至晚上12点多才把我们放了出来。不少都是附近工厂的"打工仔﹑打工妹"。

三﹑外来"三无人员"

对于"三无人员"这个特殊的称呼,没有遭受过非人折磨的人,很难想像我们一听到这个特殊的称呼,心中就感到战栗。

我到东莞的第四天晚上去找在大宁做工的朋友那里玩,我们一起去看投影,看完投影将近12点钟。我们走到朋友租住的房门口时:隐约听到从村子里传来阵阵哭喊声,还有哀求的声音,狗也在叫,总之相当乱,不时有衣冠不整的人从村里跑出来,后面有治保人员拼命的追。借着路灯,我看到很多人是披着衣服跑出来的,有的只穿三角裤,没命的逃,更有几个女孩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被治保人员押了出来。未来东莞之前,对于东莞警察对"三无人员"的残酷无情,我早有耳闻,今日得以相见,竟比想像中的还要惨三分,我一直不敢相信查暂住证是如此恐怖。我朋友赶紧开门进去,关上房门不敢开灯,伸手不见五指,难怪人们说东莞黑暗,我不解地反问:是否东莞晚上没电呀?他们都笑我没见识。几分钟后,房门有人用铁棍敲得山响;"快开门,快开门,派出所查暂住证的,不开就把门踢烂,抓到了就往死里打"。朋友一听怕了,怕他们把门踢烂了要赔偿,怕警察发了火抓到了往死里打。刚一开门就有两个如狠似虎的人冲进房间,抓住我俩就是几个耳光,我朋友的鼻子立马流下了鲜红的血,我的脸被打麻木了,眼冒金花。我们有一百多人被押到大宁治保会,个个胆颤心惊,脸色苍白,哀嚎声一片,仿如世界未日。有女人哀求警察放她走,家里还有孩子要她带,更有人拿出十元钱请围观的本地人帮他打电话找人救自已出来。根本没人理会,因为东莞人势利;因为东莞人麻木不仁;因为东莞是一个完完全全被恶势力控制的城市。

东莞,是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城市,头顶的黑云压得你抬不起头。这个黑暗的角落里所发生的悲剧是你无法想像的。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警察......又是警察......为什么要指鹿为马,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正常流动人员当作"三无人员"而关押呢?答案谁都知道,因为利益的驱使。东莞的发展史:是一部新一代农民工的血泪史,说东莞是靠抢劫发展起来的并不过分。

四﹑女儿凄厉的哭声似乎要炸破东莞上空黑沉沉的乌云

妻子带着只有几个月大的女儿来看我(那时我在大板地的工地上做事)当晚治保会查房。我妻子拿出身份证﹑结婚证﹑火车票给他们看,但是都不行,没有暂住证每人罚款200元,我们再解释就遭到他们大声训斥及漫骂,吓得我女儿嚎啕大哭,女儿凄厉的哭声似乎要炸破东莞上空黑沉沉的乌云。另一工友的孩子哭着说:"爸爸妈妈我们回家吧?这里有坏蛋"。

五﹑黑暗无天日

我们外来工就再也不敢面对那些凶恶的警察和治保人员,睡觉的地方选择在山上的墓地旁。

六月二十三日我与同乡在北栅树田村的山上睡觉到一点钟左右,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大声喊:"不要跑,不要跑"惊醒,那个同乡说:"肯定是查暂住证的人来了"。我们站起来就跑,谁知没跑多远就听到几声枪响,我被打中大腿倒在地上,几个持枪人将我抬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小汽车里,汽车开到北栅派出所停留半个小时后才把我送去虎门医院。

第二天北栅派出所的人就用恐吓与诱供的手段按他们的意思做了一份假笔录。
那天我在医院的病床上睡觉,被胸口阵阵疼痛痛醒,挣开眼时;看见几个派出所的人站在我的病床前,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钥匙使劲往我胸口扎,并说:"你要老实点,我保证把你的腿治好,到时给你车费回家,你说做了违法的事情也没事,反正你的腿断了走不了路回家等等"。

谁知我在医院治疗仅四天时间,在我伤情还没好转的情形下就把我关进北栅派出所一间黑黑我房间里,该房仅留一个洞口,一位老人从这个洞口一天送一﹑二次饭给我,当时我大腿发炎根本不能行走,头几天没吃过饭,就这样在这间黑屋子里度过了六个月时光。在这段时间里,派出所不断审讯我(因为他们知道凭这份恐吓和诱供的笔录根本没什么用,更不能大白于天下)为了得到我抢劫的口供,常常动用警具打得我死去活来。特别是冬天,竟用电冰霜冰冷的水往我头上浇,身上又冷又湿,冻得我只想死去。就这样在北栅派出所的人严刑拷打下度过了人生最痛苦的六个月。

六﹑东莞警察致人残疾还严加逼害

北栅派出所的人每天对我轮流审讯,轮流逼供,我浑身上下都被打得伤痕累累。到现在,从我身上还能明显的看出一百多处东莞警察为我留下的伤痕。看到这些伤痕,我的心就在流血。

后来再次被这帮恶势力逼害成神经病。他们又把我送去虎门看守所,看守所的人看到我的情形后就不愿意接收我,派出所的人与看守所的人说了一些话后,就把我关进该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三个月后,在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后,在他们确认我无法恢复记忆后,北栅派出所才通知我的家人接我回家。

七﹑我的病直到现在才有了彻底好转

我根本没有犯罪事实和违法行为,派出所不仅非法使用武器﹑警戒造成我身体严重伤害。而且对没有犯罪的我错误关押九个多月,这一系列的违法执法致我身体残疾。为了治病;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还欠下一身债务,一家三代住在仅有的两间破瓦房里,我现在一身是病,生不如死......。

我的病情直至现在才有彻底好转,对我被打的过程才逐步回忆起来。对我年迈的母亲是一个惊喜,对东莞警察来说绝对是个奇迹。

八﹑警察当场就打死了两民工

周辉:湖南省隆回县丁山乡人
王四明:湖北省通城县大坪乡人

他们死了,他们永远闭上了痛苦的双眼。是老母亲正等着他回去扶养呢?还是幼儿正等着他回去抚养呢?或是娇妻正在门口等着他回去的依靠?可是;他死了,支撑这个家的支柱倒了。他的老母亲还有泪水哭出来吗?他的幼儿还能在梦中见着自已的爸爸吗?在门口等待的娇妻从此还会有肌肉消瘦下去吗?他死了,阎王爷向他的灵魂查验暂住证吗?阎王爷有理由收取暂住费,因为灵魂也要暂住之所!

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腐败大案。通过正规渠道寻求解决办法,致使忍受百般刁难,比当年秋菊打官司要曲折一万倍,他们故意在接近正义的路上布设关卡,形成了种种阻力。近年来;社会不断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已经证明,公民维权渠道不通,把维权者逼上绝路,难道非要受害人造成重大之伤亡等等,方能得到各方关注与重视吗?

十﹑东莞公安没有认输的习惯

我向东莞市公安局申请国家赔偿,他们一时说赔一时又说不赔(连公安局信访办的领导都是这样说:赔一点钱给你回家算了,不要在这里吵了)他们都认为我在公安局胡闹,不应该找他们的麻烦。为什么不想想我一个好端端的人被你们打成残疾还横加逼害,这是谁对我造成的?难道就不应该对我负责吗?难道有权利就可以这样吗?我知道公安人员违法乱纪也有领导包屁,也不会向受害人认输的习惯。难道东莞公安领导就这样不给受害人一个明明白白的交待吗?人们想看到的是公平与正义!遭遇这种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迫害,才造成了我的悲惨结局。我想通过上级领导的途径寻求解决办法。我忍辱负重,耗尽
家财去上访。可是忍受百般冷眼和刁难之后,国家有关领导的"批示",东莞警方故意设置"执行困难"的道道"关卡",强调种种阻力。最终把我耗尽家财所获得的"上访结果"当成一张草纸。

十一﹑百姓维权难 难于上青天 人民清官你在哪里?

我寻求司法救济,可是司法救济的渠道,都被权利和腐败所破坏。我上下奔走,找了很多家律师事务所,想聘请律师。但对于我的不幸遭遇,没有一个
律师敢于受理。正如东莞市司法局对面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很无奈地对说:"你这个官司在这里,没有那个律师敢接你的案子。我们也怕东莞公安局的小人陷害,我们律师也要吃饭。"

我请求法律授助,也没人敢受理,我感到无助和无奈。我想忘记这一切巨大的痛苦,安安生生地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苟活着,了此余生。但造成了我终生伤残和家中一贫如洗后,我已经没有这个身体条件。只好忍着巨大精神的折磨,忍辱负重地奔波在寻求公正公道的路上。

我的努力结果是,好不容易开了庭,但开庭之日,却没有律师。但我还是相信法庭能还我一个正义与公道。

可是,很遗憾!现实生活中让每一个无钱又无权的老百姓都感受到遗憾!只有小学文化的我多次发言被法官打断,对于我的权利和主张,很难进入他的"法眼"。最后的结果是,我得到了一份对我极不公正的判决--他们以本案超过了"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我的诉讼请求。

天哪!在我被迫害得身体伤残、精神错乱而失去行动能力后,等我病情好转之后,才能拖着伤残之病体进行上访。在上访无果后,才提起诉讼。竟然了"诉讼时效"!!!

我不禁要问:涉及该案的法官,你们的行为是否愧对法律的尊严?是否愧对法官的天责?是否愧对自已的良心?没有诚信丧失尊严,和谐社会如何构建?是权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只是一名空话,那法律制定了又有什么用?对那些精神上饱受现实残酷受伤的灵魂是失望。对那些受到伤害而又讨不到说法的弱者是无奈。

你们挖空心思瞒天过海,欺骗了人民,欺骗了法律。一切之一切可怕的歪理!歪风!勾结!包屁!官官相护让正义望而却步!!!!

神话故事唐僧师徒取经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这是佛祖对其求取真经的考验。如果现代公民维权也要经历诸多磨难,不知考验的将是什么?请有关部门认真查处政府行政机关人员利用职权故意包庇,掩盖十分明显的违法犯罪行为。以维护公平﹑公正﹑使政府行政机关成为讲道理的;依法办事的部门。请还神圣的;纯洁的司法公正一方净土;望太阳从东方升起!

我决定昌着生命危险也要讨回公道,还我清白。希望东莞市公安局能对自已的违法行为面对社会,面对法律!

十二:非法使用枪支及进一步逼害民工的主要元凶

陈巨林.现"荣升"为城管局长. 手机号:13509001366
郑志成.手机号:13509816333
东莞市公安局法制科干部:镡京湘.高嵩.电话:0769-23055315
东莞市人民法院刘桂明审判长,电话:0769-22480888转1606
东莞市中级法院书记员苗卉卉,电话:0769-22480888转1727

受害者联系电话13477773690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