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张鸣:天使原来是密探

2008-12-06 09:23 作者:张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国生活,是件很幸福的事,几乎每天都有人新知识的刺激,让你不停地换脑筋,这不,刚刚看到一位美国大学的华人教授告诉我们,中国告密的学生,属于具有独立批判精神的人,而且即使在美国,也不允许在课堂上灌输政治观点,否则会被告上法庭。显然,这位美国教授肯定没有在中国上过大学,不知道那里进行灌输的其实另有其人,而被告发的教师,往往属于反对这种灌输之辈。但不管怎么说,我们终于得知一种新的知识,关于告密者的新知识。

这种新知识的刺激还没来得及平复,更新的刺激又来了,湖北大学数计学院某个班级,推行"小天使计划",保证每个同学都有一个人在暗中监视着,定期写被监视者的反馈,即监视报告,据说,这项活动开展以来,该班级没有迟到的了,提前上自习的人多了起来。(武汉晚报12月4日报道)

鄙人真是孤陋寡闻,原来以为天使就是那些心地淳良,总是帮助人的美女,后来听说天使不分性别,但个个是雷锋绝对没问题,没想到,天使居然还可以是密探,暗中监视人,定期打小报告。其功能怎么跟我们传统文化里的灶王爷差不多了,只是我们灶王爷每年只上天汇报一次,到时候把些粘牙的糖塞在他的嘴里,就什么也说不清了,这就是中国人为什么腊月二十三要吃粘牙糖的缘故--中国人对付告密者有办法。

不过,这种天使计划,内容好像也不新鲜,文革时进过多年牛棚的父亲告诉我,群众专政的牛棚里,就实行人盯人的监督制度,有哪个一不留神发了句牢骚,立刻就会被人举报。其实,在那个年月,牛棚外面也一样,我们中学,管这叫"一帮一,一对红",落后的被先进的帮助,实际上是监管,这是明的,还有暗的,干点什么,反正总有人打小报告,当年我在跟人通信的时候发了文革几句牢骚,最后上边也知道了,到底是谁干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当然,即使在今天,在某些特殊的地方,还在实行这种制度,我们的各级学校,那些管理学生的老师和部门,依旧喜欢培养积极分子,喜欢不断地听取小报告,以便随时掌控学生的情况。只是,这些默默奉献的管理者,没有湖北大学这种创意,居然把个密探行动命名为天使计划。

让人人互相监督,互相打小报告,是中国具有法家精神的帝制时代的一项发明,具体的制度,就是保甲连坐制度,这种制度,自打商鞅变法就开始实行了,但在王安石变法的时候,才有了名字,到了国民党统治时期,也在部分地区实行过。将这种互相监督的精神发挥到极致的,还是文革,那时候,漫说邻居、同事、同学会检举揭发,就是父子夫妻也难以信任,不知哪天你的一句在床上的牢骚,就被老婆汇报给组织了。按照美国某教授的说法,举报自己老师的人,属于具有独立批判精神的人,那么举报自家丈夫,自己老爸的人,那独立之批判精神更是了不得。

可惜,这种了不得的精神,以及按这种精神制定的制度,在最初虽然总能达到管理者的预期效果--所有人都老老实实,但其实让人很难受。历代的保甲制度,总是虎头蛇尾,就是这个道理。武则天时专门告密整人的酷吏周兴、来俊臣最后被人请君入瓮,也是这个道理。实际上,这是专制制度下,最恶劣、最没有人性的统治手段,让人人互相猜忌,互相敌视,互相告密,互相报复,结果是人人自危,全体生活在恐惧之中。把这种制度,强加给孩子,让他们在学生时代,就学会互相监督,互相揭发,人人因为担心被汇报而"自觉地"好好学习,遵守纪律,实际上是对孩子心灵的一种最大的荼毒和伤害。小而言之,会造成学生心理的扭曲,增加心理疾病发病的几率,大而言之,则毒化了学生的心灵,也毒化了学生生存的环境,培养人们从小就生活在恐惧里,生活在仇恨里,离现在我们政府大力主张的和谐社会,越来越远。

这样的独立批判精神,还是请那位美国教授自家享用吧,这样的天使,还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远离我们的校园,远离我们的孩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