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小学女生被逼卖淫达一年 头顶刺"十"字(图)

2008-12-02 02:30 作者:尹政军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07年8月14日,年仅12岁的小雪在广州增城区被邻居罗某掳走,强暴、毒打、逼迫卖淫、头顶刺字……遭受长达一年的折磨和虐待。11月10日,小雪被送回家,看到女儿遍体鳞伤,父亲精神变得失常。

2008/12/01/20081201123537849.jpg
小雪回到家后,母女俩整日呆在家里不愿出门,以泪洗面 摄影:黎湛均


据当事人称,去年8月14日,年仅12岁的小雪在租住地增城区永和镇被邻居罗兵(化名)掳走,强暴、毒打、逼迫卖淫、头顶刺字……失踪的一年多时间里,小雪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和虐待。今年11月10日,疑已失去利用价值的小雪被接回家,犯罪嫌疑人罗兵也被小雪的家人在花都狮岭镇抓获归案。

警方称,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

失踪

“罗兵说要带小雪出去玩。小雪不答应,罗兵强行将小雪拉上了摩托车。”

孙鸣、梅霞(皆为化名)是四川泸州人,小雪是长女。四五年前,孙鸣来到花都的工地上做零工。不久,他将小雪也接来增城读书。

梅霞回忆,去年8月14日,小雪放暑假在家。中午,她上完工回家吃饭,却不见小雪。

她当时就怀疑是邻居罗兵把小雪带走了。罗兵是个四十六七岁的单身汉,和他们同村。“我们老乡都知道他的底细,在老家时就专干偷鸡摸狗的坏事,到了广州也是游手好闲,到了晚上就出去偷东西抢钱……”梅霞说,虽知罗的为人,但他们对罗也不错,还常叫罗一起吃饭。

到了晚上,仍不见小雪回家,夫妇俩情知不妙,马上报警。事情果如所料,据小雪事后回忆,事发当日,小雪在家中洗衣服,罗兵出现后,说要带小雪出去玩。小雪不答应,罗兵强行将小雪拉上了摩托车。

寻人

一年多下来,家庭不多的积蓄全部扔在了找人的花销上。

小雪失踪了。时间一天天过去,她一直音讯全无。

有一天,一个消息从老乡处传来:有人在花都某地见到了小雪和罗。孙鸣、梅霞两家人赶忙扔下手中的活,租下一辆面包车火速赶往花都。几个人四处打听找寻,但没有任何线索。

隔段时间就有这样的消息传来,每次闻知消息,两家人都会马上租车赶去,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有时候几人奔走不过来,就专门请了几个老乡帮忙找人。一年多下来,家庭不多的积蓄全部扔在了找人的花销上。

小雪失踪了,两个家庭也垮了。

来电

孙鸣突然接到了小雪的电话。一家人团聚后,又意外抓住了罗兵。

2008年11月9日,孙鸣突然接到了小雪的电话。“爸爸,我是小雪,快点来接我!”小雪告诉父亲,她在白云区,并说第二天再来电话。

10日一大早,孙鸣接到了罗兵的电话,罗在电话里说:马上赶到花都狮岭镇永兴市场接小雪。当日中午11时多,两人在永兴市场路附近找到了小雪。

“我们第一眼都没有认出她。她戴着帽子,手揣在口袋里,头发乱七八糟的。”三人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我们正准备回家,小雪一下认出了在店子里买烟的罗兵。”发现罗后,他们冲上去把他抓住了。随后狮岭镇派出所将他们带回派出所录取口供,并带小雪去做了法医鉴定,罗兵则被戴上手铐关了起来。

回忆

“他天天要我陪他睡觉,后来他带着我到处跑,让我去上班,陪别的男人睡觉。”

在增城永和镇的一间出租屋里,小雪穿着一套蓝白色的校服,坐在屋内的一个小板凳上。记者看到,在小雪扎起的头发里,还可以看到后脑勺上明显有一个“十”字形的伤口,伤口上长出了半厘米的头发,却扔掩盖不住血痕。“回来的时候,除了肚子,全身都是淤青的,头上一个大血包看了都吓人!”孙鸣说。

小雪回忆,罗先将小雪强暴后,又带到黄埔区、花都区一带租房落脚,然后逼迫小雪卖淫。

“他天天要我陪他睡觉,后来他带着我到处跑,让我去上班,陪别的男人睡觉。”小雪说,被带走后的一年零三个月里,她住在一间比床大一点的出租房,早上6点被拉去不同的地方“上班”,吃两顿吃不饱的饭,晚上陪“叔叔”睡觉,以及不间断地被暴打。

回家的前一天,罗兵突然拿来一片刀片,在她头顶刮了一个“十”字,然后又用竹棍在小雪头顶猛击一下,小雪头顶的大包由此而来。

“他说把我搞成这样就不会有人要我了。”小雪说,她一直不知道罗为何又将她放回家。小雪的家人和老乡分析,可能是罗已对小雪产生厌倦,再因小雪浑身是伤,对罗来说再无利用价值。

现状

小雪回家后,父亲便精神失常了,一家人一直躲在屋里不愿出门。

一间三四平方米的小屋,两张小床,外面阳光明媚,屋里却是一片阴暗。孙鸣侧着身子蜷缩在被子里,梅霞和小雪则埋着头坐在房间的两个角落默默流泪。小雪的姑姑孙珍(化名)告诉记者,小雪回家后,孙鸣便精神失常了。10多天里,一家人就在她租下的这间小屋里不愿出门。

小雪回家后,常常有老乡过来看望。“老乡叫‘小雪’的名字,她就用手把头遮住,埋着头哭。”孙珍告诉记者,小雪一直以来和她关系最好,刚回来时,还常常和姑姑说心里话。

“她回来第一天就把自己的校服拿出来穿上了,还说她要读书……”孙珍说,因为经济条件受限,再考虑的小雪的情况,家人没有让小雪去上学。后来,小雪看到父母每日都很消沉,她也变得不说话了。“家里人这样,对孩子肯定有影响,只有我弟弟他们自己振作起来,小雪才有可能从阴影中走出来。”

罗兵堂叔非常愧疚

他称罗兵做出这种事一点都不奇怪

“我听到这件事一个晚上也没睡着,这种人枪毙十回也不过分!”听说自己的堂侄罗兵犯下的行径后,在深圳开餐馆的罗唐书(化名)匆匆赶到增城。几日来,他和几位热心的老乡奔走于媒体和妇联、派出所之间。他称,一定要替受害人讨个公道。

罗唐书告诉记者,堂侄做出如此事情,他并不觉得奇怪。“他从小就不守规矩,在老家是小错不断大错不犯,你们可以去四川调查,可以去花都调查,这些地方都有他的案底!”罗唐书说,作为罗兵的堂叔,他对小雪一家都感到非常愧疚。

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的朱永平主任闻知此事后告诉记者,如果小雪一家所言经警方调查属实,按照我国现行法律,罗兵涉嫌强奸未成年少女、组织卖淫、故意伤害,三罪并罚可处12年至15年有期徒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