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杭州地铁塌陷不可避免的重重追问

2008-11-19 05:09 作者:晓宇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杭州地铁工地塌陷事故,像雷峰塔的倒塌一样,震撼了世人的视听。在此前此后的一个时间段里,杭州地铁塌陷事故将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这一事件在时代心理上必然留下共同痕迹。

我们接受过汶川大地震那样令山河失色的巨大伤亡,而面对杭州地铁工地塌陷事故的伤亡,不能释怀之心竟有过之。15日15 时20分,杭州风情大道75米路面坍塌,当时路面上车辆正在平静地行驶,路面下,杭州地铁萧山湘湖站现场的施工人员正一如既往地施工,街市的平静让事发前未出现任何征兆成为谎言式的借口,毕竟地铁施工是可控性的人为活动。虽然事发后官方忙于救援,事故原因未有权威说明,但追问灾难曾经给过的机会,实在不可避免。

事发后即有当地居民称,几周前即已发现“风情大道东湘村红绿灯北边路面上所显示的塌陷裂痕”,而一位工人向媒体透露, “其实一个月前就出现了问题,路面出现了裂缝,落差达到十公分左右”,并称已将这一情况向上头反映。既然已知杭州地质条件复杂,地下水非常丰富的施工危险,在已经出现重大征兆时,却为何仍被不知所云地湮没于庸庸碌碌的无闻中?

16日晚,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赵铁锤赶到施救现场,地铁施工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在赵铁锤面前承认,事故之前就曾发现过隐患,并已向上级部门汇报,需要等待上级批示。赵铁锤痛批:“为什么不事先采取措施解除隐患?出现这么重大的安全隐患,施工单位应该及时采取措施补救,根本不需要等待审批。”施工部门的因循,对于事故的发生自然难辞其咎,但“上级”自然也不能因事后的救援处置而得以逍遥于责任之外。

前期地质勘查方面工作可能没有做好、基坑维护设计以及施工单位操作这三个方面的问题,属重大情由,不通过“上级”似无可能补救,同时官僚体制下对于“上级”的依赖,以及“上级”的敷衍塞责与迁延时日,不是痛批施工部门就可解决,亦因此,痛骂直接的负责人虽是“一俊遮百丑”,但进一步追问却因此错失。这一方面,也有不能视而不见的征兆,据当地居民称,事发前“有几天,这段塌陷的地方,有栏杆围住不准车辆通行,过了几天,又开放让车通行了”。

杭州地铁塌陷事故发生后,论者多有将其与国家刚刚出台的4万亿元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相联系,进一步追问4万亿元投资的安全。毋庸置疑,4万亿的投资将有很大部分进入基础设施建设,杭州地铁塌陷事故确实在警示这一事关国计民生的公共政策之成败。

单项投资规模大,同时又为新兴大型城市规划之必需,投资地铁成为地方政府的发展通途与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目前中国地铁建设规模之大、速度之快,世界少有”。在掀起地铁建设热潮之时,投资的富集极易造成经济大环境紧缩下局部产生层出不穷的泡沫,这是更大层面上的又一悲剧性可能。

有专家曾称,各地城市决策者们在地铁建设方面还存在着一定程度上不够清醒的地方,重大的工程变更和投资失控已经显现,同时,技术力量不足和违规建设也急速凸显出来。塌陷的杭州地铁,就是杭州城建史上投资规模最大、建设周期最长、涉及面最广的城市基础设施工程,计划总投资人民币220亿元,而国内此前出现的2005年广州市地铁二号线工地塌陷事故,2007年北京市地铁10号线工地塌方事故,今年4月1日深圳市地铁3号线工程模板坍塌事故,莫不是明证。

追问悲剧,是时代清醒的必然,何况事涉未来重大利益关切,而从追问中显影出来的线索,公众切不能轻易放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