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加拿大的中国新移民骨肉分离受伤多

2008-11-17 03:5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让祖父母代替自己抚养幼童是加拿大印度和中国年轻移民夫妇中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他们在加国创建未来的同时,不得不把自己的新生婴儿送到国内的父母手中抚养。

据星岛日报报道,在这些年轻父母中,有些是海外的专业人士,却不得不在加拿大重返大学学习;还有些人同时打几份低薪工,根本无法负担儿童日托的费用。他们都在努力适应一个新国家,而且这里没有家人和朋友帮助他们抚养孩子的传统依靠,他们又讨厌将孩子交给陌生人手中照顾。

祖父母照顾孙儿

正是传统、信任和生活压力的多重作用,迫使这些年轻夫妇将孩子送到他们千里之外的祖父母处抚养。但这种分离对孩子父母极具伤害力。专业顾问还认为,它对孩子的伤害更甚,因为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在整个过程中要面对感情、心理和行为等各种问题。更为讽刺的是,为下一代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本是这些父母当初选择前来异国他乡的原因。

在中国和印度,祖父母帮助抚养孙辈是人之常情。但是,三代人通常居住在同一住宅、同一街道,至少同一城市中。但对于这些移民加国的年轻夫妇而言,他们和孩子祖父母的距离却是远隔重洋。安河华人家庭专业辅导中心(ChineseFamilyServicesofOntario)总干事区慕启(PatrickAu)表示:「这是一件艰难的事情,许多夫妇没有别的选择。许多年轻的父母在加国创建未来的同时,被迫将孩子送回中国。」

催人泪下故事多

他听到过许多催人泪下的故事,有些夫妇每天工作15小时,但仍然付不起账单、按揭或租金,以及日托费用。在多伦多地区,对于18个月以下的婴儿,有执照的日托服务每月的费用在1,500到2,100元之间。皮尔区早期教育计划(EarlyYearsIntegration)主管雷德(LornaReid)表示,就算父母负担得起儿童日托费用,他们也可能找不到日托的位置。对于年收入在2万元以下的父母,政府会提供津贴,但等待儿童日托位置的时间在某些地方有时可长达两年。雷德说,她认识一些家长,他们感觉除了将孩子送走别无选择。她说:「我看到一些绝望的父母,他们提高按揭数额或者贷款,就是为了能够支付日托费用。我们极度需要儿童日托的更多投资。这将家庭分割。」而那些能够支付日托费用的父母,要么需要长时间工作,要么就不愿意将孩子交给陌生人手中。

用网络摄像保持联系

杜它(JyotiDutta)的5岁女儿在孟买由祖父母抚养。她知道自己错过了很多东西,但仍坚持通过网络摄像与女儿保持联系。这位31岁的密西沙加IT顾问每天都和女儿对话,有时一天两次或三次。杜它说,她想念女儿,但也知道女儿很安全并受到很好的照顾。她还积极地认为,将女儿放在印度,可以让她学习母语和祖父母的文化。

通常建议不要家庭分离

但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欧慕启都会建议即将把孩子送走的客户三思。他说:「我不能跟他们说,不要这么做,但我会警告他们,他们要经历心碎,而且孩子回来团聚后,还可能面对各种问题。」

多华会万锦市办公室(Cross-culturalCommunityServicesAssociation)的安居顾问赵温迪(WendyZhao,译音)总是告诉客户一些有津贴的儿童日托服务,并建议他们考虑其它选择。她说,我通常建议他们不要家庭分离,在儿童形成性格的时期,孩子和父母在一起是至关重要的。这些顾问表示,家庭分离对儿童的伤害大过有负罪感的父母,因为儿童根本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安河康桥(Cambridge)滑铁卢地区公共卫生局(RegionofWaterlooPublicHealth)的社工王戴比(DebbieWang,译音)说:「幼童虽然不能说话,但他们能认识主要的照顾者,大多数情况下是他们的母亲。但来到新的环境或出现新的照顾者,他们就失去了安全感,会感到害怕。」

他们会长时间哭泣、作恶梦或者吃得不好。最后,儿童会调整过来,接受他们的祖父母成为主要的照顾者,但这种关系刚刚加强时,他们又该回到加拿大他们父母的身边了。王戴比称这是情感上的跌荡起伏,他说:「孩子现在也许不怎么记得父母了。这意味着,又要重新调整和再度重建信任。」安河康桥滑铁卢地区公共卫生局的社工王戴比(DebbieWang,译音)说,当这些儿童重新回来时,几乎跟新移民一样,在各个层面都要经过调整阶段。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