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陈沅森: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 (8)

——现身说法揭露中共以“反革命罪”屠杀千万同胞的秘辛

2008-10-28 22:56 作者:陈沅森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1) "引诱犯罪"、"真老虎"和"密捕"

陈亚陆这人是个"口头革命派",每次见面,总是空谈他前一夜的种种想法,虽然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豪言壮语,但骨子里还是胆小怕事的,瞻前顾后,畏畏缩缩,根本没有W君那种"干一番大事业"的气魄。一方面,显示了他体质羸弱,性格优柔寡断;另一方面,也很正常,在这种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上,谁敢不掂量掂量共产党的份量!

他畏葸不前,我只能附和,并乘机起一点点阻遏作用,绝对不能把他往"反革命"邪路上引。但我也不能说得太露骨,以不暴露我的身份为度。

有一次,他考虑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感叹道:

"这事要是六○年、六一年‘过苦日子'时干就好了。如果那时蒋介石反攻大陆,大家起来配合,共产党早就倒台了。现在干,只怕是‘鱼过装壕',没有意义了。"[注15]

他萌生退意,我当然点头称是,表示赞成。

他的这些想法和言论,我都如实地向刘股长汇报了。

此后,陈亚陆好一向没来找我,我也没有主动去他家。

一天傍晚,刘股长来电话(厂里承接业务的电话,允许职工使用),叫我马上到荣湾镇岳麓分局去,要快!我遵命,立即乘公共汽车赶到。刘股长站在大门口等着,立即把我引进二楼会议室。推开门一看,呵!好多人,十来个,济济一堂。

原来是市局领导、郊区分局领导和岳麓地区政保股的公安,在研究案情。领导发现陈亚陆案件停滞不前,临时决定把我招去,动员和指导我如何迅速突破。

当年公安研究案情,大多喜欢抽烟,一支接一支,会议不散不熄火。我进门时,满屋烟雾缭绕,弥漫着尼古丁的呛人气味,证明会已开很久了。

我进门后,市局L公安、分局L副局长站了起来,我赶忙走过去,抓住他们伸出的手,握一握。L公安、L局长满面笑容,一番表扬加鼓励后言归正题,叫我重新汇报一下案件的进展情况。

我如实汇报后,L局长问:

"陈亚陆想打退堂鼓,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我回答。

"不对,"L局长批评说,"你被阶级敌人的烟幕弹蒙蔽了。阶级敌人反对我们共产党,是本质决定了的,不会改变。他以退为进,在观察和试探你的决心。如果在这节骨眼上你表现消极,他就可能将头缩进乌龟壳里去了。"

"我总不能引诱他犯罪。"我喃喃地说。

" 不是引诱犯罪!"L局长斩钉截铁地说,"你现在是党的隐蔽战线的战士,把阶级敌人引诱出来,是你的光荣任务。前次,陈亚陆说他想‘做国家生意',你马上说愿做他的‘马前卒',这个‘马前卒'就回答得非常到位。你不这样说,他就不会把下面那句‘一言为定'说出来。因此,你要尽最大努力,把他的心里话掏出来,让他‘鱼'过了也要装‘壕'。"

我低头不语,时间像凝固了一样,屋子里很静,听到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

"你还有什么顾虑?"

"‘马前卒'一类的话我可以讲,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话,不愿意从我的口里说出来。"我回答。

" 不,"L局长又一次纠正我的看法,"为了挖出阶级敌人,你讲几句也无妨,关键是不要超越他,不要讲到他前头去了。他讲三分话,你就点点头;他讲五分话,你就讲个两、三分;他讲八、九分,你就讲个四、五分,目的是把他的话引诱出来。这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心里是拥护共产党、毛主席的,就行了。"

其他公安七嘴八舌支持L局长的说法,鼓励我进行引诱。纷纷拍胸担待:"怕什么!这是策略","保证没问题","大家都知道你有一颗红心","我们公安说了算"......

"其实,陈亚陆只是心里有些想法,仅仅同我说了,不像W君,并没有发展组织。"我说出了我的担心。

"发没发展其他人,现在还不能确定;跟你说了,就是发展组织。这是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反革命份子,那么恶毒地攻击党和毛主席,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他不是纸老虎,也不是死老虎,因此,你不能麻痹大意,要做真老虎打,要做恶老虎打!"

我没得话说了。

"你还要严密注视,有没有后台老板?"最后L局长补充。

......

这次会议,用共产党的话来说,是要解决我的"右倾思想"问题,鼓励我引诱陈亚陆犯罪,把一个普通知识青年当作"真老虎"、"恶老虎"来打。当年,中共就是用 "国家机器",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用法西斯手段,用大量资金、人力、物力,来打击手无寸铁、分散单个"思想犯"、"言论犯"、"良心犯"的。

不过,L局长还是有些先见之明。

陈亚陆并没有死心,恰巧就在公安开会的第二天,又来找我,晚上下棋后提出新的方案,应该先写一个纲领,并要求我执笔写出来。这一招相当厉害,显示陈亚陆绝非等闲之辈:"你不是同意造反,愿意入伙吗?那么,请拿‘投名状'来。"[注16]

我当然不能执笔写纲领,况且确实不知道怎么写,便顺理成章地推脱:"写一篇文章没问题,但纲领怎么写?要写些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大的事,我怎么能胜任?还是你自己写吧。"

理由充分,他无法驳斥,只好自己动手写。

另外,陈亚陆还告诉我,与湖南大学一个"刻钢板"的右派,曾多次探讨"这些问题",右派发表了许多精辟的见解,但"暂时不同意与你见面,以后再说"。

这些情况汇报上去后,特别是陈亚陆的"纲领"写了几个晚上之后,公安认为案件已经成熟,决定"密捕"。

事后,我也考虑过,为什么要"密捕"?你们中共是泱泱大国的堂堂执政党,公安机关隶属于堂堂的"人民政府",打击你们认定的"头号罪行",为什么不公开执法?在光天化日之下,派出着装整齐、威风凛凛的公安,在众目睽睽之中公开逮捕,起到"灭敌人的威风,长自己的志气"、"打一儆百"的良好效果。为什么要采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法?

答案仍然是"这么多!",做贼心虚。如果天天抓人,到处抓人,形成红色恐怖,怎能体现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安定,歌舞升平?于是,只好委屈公安在夜幕的掩护下,贼头贼脑地把人逮来,把影响面缩到最小。

像陈亚陆这种情况,除了"不让群众知道,不造成社会影响"这个理由之外,完全没有必要使用"密捕"。"密捕"显示了共党政权理亏、心虚、胆怯,显示出他们制定的"法律"的虚伪性和"执法"的非正义性。

刘股长招我去,交代了"密捕"方案:晚上9点钟左右,把陈亚陆从家里带到就近的湖南师范学院南院体育场。

我遵令执行,晚上8时半,到陈亚陆家里,邀他出去走走,他便跟我一起走到常去的体育场。体育场内,夜幕下有几对男女的身影在晃动,仿佛在恋爱。有一对从我们身旁经过时,听到男的提高声音说话,是刘股长。--事后刘股长告诉我,他是故意提高嗓音,跟我打招呼。公安动员了艺术系几位"出身好"、"政治可靠"的女生,每位公安配一个,装扮成情侣接近"罪犯"。女大学生们看到公安当场抓捕两个"坏蛋",惊奇得不得了。她们为"党的事业"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感到非常光荣,兴奋得终身难忘。

我和陈亚陆进入体育场后,坐到一个木架上。他告诉我:"纲领初稿已经写完,明天誊正一遍,再给你看......"刚说到这里,便看见前后左右迅速围拢来几条黑影,我听见刘股长大声喝道:

"什么人?举起手来!"

远处楼房的灯光映着,几支黑黝黝的手枪,对准着我们。

我和陈亚陆慌忙站起来,乖乖地把双手举过头顶。几位便衣一拥而上,将两人戴上手铐,塞进停在路旁的吉普车里,一边一个便衣,拽着胳膊,拎着衣领,一溜烟开进了荣湾镇岳麓分局,在一间灯光雪亮的房间里宣布逮捕......

刘股长对付陈亚陆,一位小公安对付我。宣布逮捕后,各人在逮捕证上签字。摆在我面前是一张白纸,我拿着小公安递过来的钢笔,装模作样地在纸上画了画。陈亚陆签字后,我看见刘股长从他内衣口袋里搜出几张折叠的纸,刘股长问"这是什么?"听见陈亚陆老老实实低声交代:"纲领。"......接着,就押到后面牢房里去了。

陈亚陆一走,几位执行任务的小公安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演戏,真像演戏一样,但是,是演出一幕残酷的真戏。在陈亚陆惊恐的眼神里,公安像天兵天将神奇地降临,一举将他刚刚写好的"纲领"缴获......

我笑不起来,呆若木鸡,脸色惨白......一位小公安:关切地问:"你是不是病了?"我才清醒过来。[注17]


(12)"公安局的一条狗!"

罪过,罪过,罪过!

丧德,丧德,丧德!......

公安利用我这个活生生的人做诱饵将陈亚陆"密捕"后,一向身体健壮的我,真的病了一场。头痛头晕,感冒发烧,浑身冷汗直冒,几天卧床不起;深更半夜,屡屡从噩梦中尖叫而醒。扪心自问,良心发现,痛苦不堪,我已成了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如果说,第一桩案件还勉强有理由推脱,是公安逼迫干的,那么,第二桩案件就没有多少理由可以卸责了。你坚决不做公安的走狗,陈亚陆绝对不会被逮捕--这是一种令人发指的罪行,将来要清算,会遭报应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心焦如焚。想到了"死",不是自杀,而是被杀。

如果直统统地宣布"不干了",冷酷的公安绝不会因为曾经"有功"心慈手软而赦免,因为你知道的太多,最终会找个小小的由头灭口。这是当特务、做线人再翻悔退出的必然下场,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撤退是铁定的,就是冒死也得撤退。问题是如何不露痕迹地撤退,尽量争取死里逃生。人生走到考验我智慧的关键一步,动员了全部脑细胞快速运转,经过一番苦苦的昼思夜想,终于悟出了道理。

我冷静地进行了分析:

在第一桩案件中,W姑娘为什么选中我为发展对象?是因为信任我。她为什么信任我?是因为她了解我家庭出身"不好",了解我的祖父、父亲以及本人的情况。

陈亚陆为什么见面几次就将真心话告诉我?是因为他了解了我的家庭出身、本人情况后,认为这个人"可靠"。

那么,反过来,如果让所有接触我的人都认为我"不可靠",甚至怀疑或听说我是公安局的"眼镜",就没有人向我讲真心话了,我也就"发现"不到"反革命份子"了。

这就叫"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对!就这么办,釜底抽薪,先把自己搞臭。

真正要"搞臭自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不能逢人遍告"我是公安局的眼镜",那样只会适得其反,暴露了"不想干"的意图,公安知道后仍然不会放过你。只能瞄准某个机会,采用稳妥的、审慎的办法,让透露的消息在暗中传递开来。

冥冥之中如有神助,突然遇到一个极好的机会。(待续)


[注15] 壕,原意为"小水沟",农民借用这个词称"安装在小沟流水里的一种篾制捕鱼工具",流水可以从"壕"中通过,鱼虾进去后无法逃逸。"鱼过装壕"为长沙方言,意为"鱼群已经随流水过去了,再安装‘壕'捕不到多少鱼",比喻"最佳时期过去,再做某种事意义不大",有"不大想干"、"可干可不干"、"勉强干一下试试 "等意思。

[注16 ] "投名状"类似于名片,但内容比名片丰富。古人拜见某位长官,希望在他那里谋个职位,便写一纸履历交上去,这张纸便叫"投名状"。《水浒传》中林冲、杨志先后上山落草为寇,山大王要考验他们是不是真心背叛朝廷,便要求他们下山去杀一个人将人头献上,先犯下一桩罪表示义无反顾,也称"拿投名状来"。

[注17 ] 上世纪末,偶尔获悉陈亚陆逝世的消息,默默志哀,哀其不幸。刑满释放后,他曾在长沙市北区一家民营公司工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