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杰出民主人士: 陈光诚、胡佳(图)

2008-10-27 16:24 作者:特邀撰稿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海外人士为胡佳呼吁

(看中国讯 本报特邀撰稿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将2008年杰出民主人士奖授予中国的民间维权人士陈光诚和胡佳,由于这两位获奖者目前均被中国当局监禁,两人的家属亦不同程度遭到当局的监视与软禁,都无法前来美国参加25日的颁奖典礼,两人的奖项就由曾经为陈光诚担任辩护律师的李苏滨等人代领。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自86年成立二十多年以来,已经颁发了22届奖项,表彰为中国的民主与人权事业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人,获奖者中既有中国大陆人士和港台人士,也有海外华人,还有关心中国民主的外国朋友。评选委员会的成员包括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和林培瑞,以及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等十多人。

现任基金会主席的周锋锁先生表示:08年的奖项授予陈光诚和胡佳,主要是为了表彰他们对中国民间维权运动的持久贡献,希望借此能引起社会各界对中国民间草根维权运动的重视。

陈光诚是一位盲人,他一直关心中国残疾人的福利。2005年,陈光诚勇敢揭露了山东计划生育推行过程中强行流产和结扎等残暴行为,迫使地方当局在强大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对自己的野蛮执法行为有所改变,造福了山东百姓。陈光诚因此也得罪了地方当局,于2006年8月被判四年多监禁,罪名是扰乱交通和破坏财产。

胡佳关心中国生态环境,也是知名的艾滋病活动人士。在2008年4月1日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3年半监禁。


陈光诚——活在黑暗里却为民众寻求光明的人

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因揭露山东临沂政府暴力执行计划生育黑幕,2006年8月在失去正当辩护权的情况下被当局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4年零3个月。监狱方为了羞辱陈光诚,对他拳打脚踢后,把他压趴在地下强行给他剃了头。陈光诚以绝食来抗议暴力和羞辱。我们仿佛听见监狱里传来陈光诚——一个盲人维权者幽幽的哭泣。

出生在农村的陈光诚自幼因病双目失明,凭借着顽强的毅力,他完成了医科大学的本科课程,并开始了令人羡慕的职业医生生涯。然而,身边有太多的残疾人受到种种不公正的待遇,同样是残疾人的陈光诚对他们的生存困境感同身受,他听从了良心的召唤,自学法律,帮助残疾人维护正当权益。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需要帮助的人竟越来越多,络绎不绝,以致于他最终不得不完全放弃了医生的工作,把全部的身心投入到为弱势民众寻求公道的维权事业。

十多年时间,陈光诚走过了从上访维权到用法律维权,从为自己维权到帮助其他残疾人维权,从帮助残疾人维权到为更多普通弱势群体维权的漫长路程。

1991年实施的《中国残疾人保障法》规定:残疾人可减免税收。但山东临沂政府直到1996年依然在向残疾人士征税,陈光诚与当地政府多次交涉无果,到北京上访,促使临沂政府最终停止向残疾人士征税。

1997年,陈光诚所在的东师古村违法实行两田制,加重了村民生存负担,次年夏,陈光诚再次到北京上访,最终中止了村里的两田制。

2003年,北京地铁公司以陈光诚没有当地盲人免费乘车证为由,强行要求其购买车票。陈光诚依《残疾人保障法》的“残疾人可免费乘地铁”规定将北京地铁告上法庭并获得胜诉。此案从此使外地盲人也可免费乘坐地铁。

2000年到2001年,在英国联邦基金的资助下,陈光诚在中国法学会发起并负责“残疾人维权项目”。

2002年,陈光诚试图在北京成立残疾人民间维权组织,因政府阻扰未果。

2005年1月,陈光诚执行由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支持的山东维权项目。

陈光诚的“弃医从法”有点像当年契诃夫和鲁迅的“弃医从文”,他,熟练地运用法律武器为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残疾人和普通百姓寻求公道,他坚信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是靠一个个细小的个案来推动的。

在中国这样缺乏人道和法治的极权社会里,维权的道路异常艰辛和危险,来自政府的恐吓、殴打、监视,甚至软禁,对陈光诚及其妻子袁伟静而言都是家常便饭,然而,他始终没有放弃,用陈光诚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走在了维权的不归路”。

余杰在《致“光明之子”陈光诚》一文中曾这样写道:“陈光诚是一位盲人,他看不到一丝的光明。然而,陈光诚却是一位真正的‘光明之子’和‘白昼之子’,他不在黑暗里,而是跌跌撞撞地走在寻找真理和公义的道路上。在这个弯曲背谬的时代里,有那么多眼目明亮的人,他们什么都看不到,对自己身边的罪恶安之若素;而瞎了眼的人,却敏锐地嗅到了邪恶的气味,大声地向沉默的大众发出呼吁:‘看哪,那就是罪恶!’”

陈光诚关心底层疾苦,明知面前的道路充满黑暗和风险,但他却要用践行良知的维权行动去寻找光明,并坚信民间维权之路终将迎来阳光普照。


胡佳的大爱与大勇

王力雄在《以超越者联盟突破精英联盟》中论述到,政治变革应该由一个国家的政权、资本和思想三要素中的超越者承担。“愿意把权力用于结束专制统治的当政者是政权超越者;愿意把财富用于改造社会的企业家是资本超越者;而思想超越者一是要超越自己的谋生,二是要超越前人的教条。” 而我以为,政权超越者、资本超越者、思想超越者首先应该是道德实践的超越者,或者叫道德反思者。由于极权社会中的道德实践不断受到政治的污染,只有不断进行自我反思的人才能避免沦落为道德侏儒和精神奴隶。阿伦特在《埃希曼在耶路撒冷》中论述过无思考性导致的“平庸的恶”所带来的巨大的极权灾难。放弃思考、道德冷漠可以通往恶行或共谋,而道德反思则是公民美德的前提和途径。

“美德似乎是一种心灵的健康、美和坚强有力,而邪恶则似乎是一种心灵疾病,丑和软弱无力。”(柏拉图:《理想国》)从胡佳身上我们能够看到种种最宝贵的公民美德,真诚、勇敢、坚韧、博爱,一颗赤子之心,出污泥而不染。

1990年6月4日,他身穿黑衣,别戴白花,一个人赶到天安门广场进行悼念,此时他还是个高中学生。1996年大学毕业时,胡佳应聘到北京电视台做编导,但是一篇关于一个中国汉子和一个日本老人在内蒙古沙漠治沙的报道,几乎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寄去100元钱,在打电话询问时才知道他是唯一一个寄钱的人。他和另一个朋友自费跑到恩格贝沙漠里种树一周,成为第一批志愿者。他随后加入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参与创建中国绿色大学生论坛。他赴青藏高原考察生态与环保,到湖北天鹅洲去救助受困的麋鹿,又到可可西里成为野牦牛队的一员。

2000年他开始关注中国的艾滋病状况,成为最著名的艾滋病活动家之一。远在“维权”这个概念流行之前,从事艾滋病工作就成为最危险的维权领域之一。艾滋病和血液安全问题长期被政府刻意隐瞒,不准媒体讨论,而艾滋病工作者常常被跟踪、骚扰、威胁、迫害。直到今天,政府虽然无法再隐瞒艾滋病的真相,但对艾滋病活动人士的骚扰和迫害仍未停止。

无论是环保还是艾滋病领域,他都投入了全身心的热情。但他有更广阔的爱与关怀。

2003年3月,胡佳参与了呼吁释放刘荻的签名活动。他不满足于仅仅签一个名字,10月份,胡佳一个人前往公安局,申请要求释放刘荻的示威游行。他明知不会得到批准,但他就是想让政府知道人们对刘荻的关注。2004年,胡佳为纪念胡耀邦逝世15周年,到天安门广场献花,警方将他拘捕,还要求胡佳母亲带他去做精神病鉴定。

2005年,赵紫阳去世,胡佳到赵府去吊唁,为此被警方关押十余天。

2006年,他为营救盲人维权者陈光诚,陪律师调查取证,或者去探望被软禁的陈光诚妻子,他明知道每次都极有可能被当地政府雇用的流氓殴打,但仍一次次深入虎穴。

2007年,陈光诚妻子逃脱监控,来到北京,胡佳不顾个人安危,把袁伟静安排在自家居住。

胡佳经常处在莫名其妙地失踪、被软禁和监控的状态。最长的一次失踪是在2006年初,北京公安机关以黑社会手段绑架胡佳,并矢口否认,41天后,迫于外界的强大压力,才把胡佳交出来。胡佳妈妈讲他在里面绝食的情况,“警察拿他开心啊,他不吃饭,不吃饭饿的不得了,把他抻起来,就是让他站着,一个手指就给捅倒了,捅倒了以后,倒下来他们又给他抻起来,再给他捅倒,他们就在旁边哈哈笑。”

2007年一年里,他被监视、跟踪、绑架的时间超过200天。胡佳的写作既是心灵写作,又是真正的“身体写作”:与极权的任何反抗都不能不走向身体的对抗,精神独立和思想抵抗的道路上必然伴随着监禁、软禁、殴打、失踪,在极端的情况下,维持自由和人性的尊严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他的心灵是开放的,为美好的事物和真实的人性而感动。姚遥评价说,“他心中有非常美好的事物,他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应该是那样的,应该比现在更好,而且他愿意为这样的一个应该达到的目标去奉献他的努力。当他关注到哪个社会问题比较尖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就愿意挺身而出为此而努力。”

不可避免地,胡佳逐渐把自己的工作范围扩展到几乎全部人权领域。他不知疲倦地拼命工作,仿佛稍微一放松就会愧疚不已。他是一个充满大慈悲的佛教徒,他对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一虫一兽都充满爱心;对人类,尤其是弱者和受难者,更是深怀悲悯。他爱的并非是抽象的国家和人类,而是一个个有着具体命运的个体。在普遍道德冷漠的今天,还有谁为狱中的酷刑而悲愤?还有谁为政治犯家属的困顿而焦虑?还有谁为被打死的冤民而哭泣?还有谁还惦记着第一线的人权斗士的安全?还有谁在寒冬为访民送去棉衣?还有谁关注艾滋孤儿的命运?

在一次访谈中胡佳说:“我觉得是在与自己的懈怠做斗争,与自己的软弱、虚荣、嫉妒等各方面的自己内心的阴暗面作战,还有为社会公正而战,看到什么不平的事情就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伸出援助之手。”

胡佳的大勇和他的大爱是分不开的。他以自己的病弱之身,挺起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坚硬的脊梁。他点燃自己,给周围的人带去光明。他的赤诚、慈悲、勇敢和耐心如同一个圣徒,常人无法企及。

胡佳心中,永远把受难最深重的那部分人放在重要位置:上访者、艾滋病人、受迫害的宗教信仰者、政治犯及其家属、处境危险的人权捍卫者。其实,如果把这些人完全排除在我们的视野之外,可以说中国的人权状况似乎还相当不错。而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是由受保护最少的那部分人决定的,我称之为“人权的木桶定律”。是法轮功信徒、藏民、上访者、囚犯、农民工,而不是享有各种特权的官老爷,代表着中国的人权状况和法治程度。“如果这个社会始终和不同地将一部分人划分出去,让一部分人出于任何政治保障和法律的保护之外(作为‘贱民'),这一部分人的状况实际上代表了这个社会整体的水平。”(崔卫平:《承担一个犹太人的重负》)真正的公民美德要求我们去爱、去关怀这些被法律、被媒体和公众讨论所遗弃的政治“贱民”。因为今天是这一部分人,明天就可能是我们自己。想想孙志刚、聂树斌、魏文华的命运,谁又能真正的免于恐惧?因为每一个同类的自由和尊严,都是对我们自己的剥夺;而且每一次不义和罪恶,都有我们的一部分责任。

胡佳当然清楚自己所处的危险。“虽千万人,吾往矣!”他是一个早就免于恐惧的大写的人。当然他绝非赤膊上阵,为了入狱而入狱。他清楚自己对父母、妻子和孩子的责任。欧阳小戎回忆道:有一天他给胡佳打电话,正值耿和大姐刚被殴打,他对胡佳说:“请你为金燕想想吧,如果你到了那一步,那耿大姐的今天很可能就是金燕的明天。”在电话那头,胡佳开始颤抖,语无伦次,只是不停重复着:“是的……我知道……是的……我知道……”他的女儿刚出生的时候,他给朋友们的信中说,他要离开几天,专门照顾妻子和女儿,维权的事情不得不放一放。

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想要保持独立和尊严,想要承担社会和历史责任的人,必须同时考虑到家庭的责任。据我的观察,那些入狱的良心犯,对家庭和亲人都有一种深沉的热爱。那些真正热爱生活、热爱自由的人们,才有可能放弃,才有可能面对这种痛苦的选择。事实上,这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选择,而是在社会、历史责任与家庭责任之间作出艰难的平衡。

在我们周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站立起来,凭着自己的良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持续不断进行抗争。“抵制极权主义最好的办法,是将它从我们自己的灵魂,我们的环境,我们的土地,从当代人性中彻底地驱逐出去。”(哈维尔)对人性异化的自觉抵制与反抗,需要极为艰苦的持续的努力,但舍此无法看到新社会的希望。胡适曾经对青年学生讲,“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我们社会已经取得的些许进步,必须主要归功于少数的那些敢于生活在真实之中、敢于和野蛮、谎言和邪恶作斗争的优秀公民;少数的那些保持人性尊严和高贵灵魂的道德反思者;少数的那些被囚禁的、被伤害的、被侮辱的、被驱逐的行动者和思想者;少数的那些践行公民美德、担负公民责任的人们。如果没有他们,我们生活于其中的摧残人性的制度将不会改变,而我们的后代仍将被野蛮所统治。


胡佳获第20届萨哈罗夫奖

日前,欧洲议会向遭到中国当局监禁的异见人士胡佳授予萨哈罗夫奖(Sakharov Prize),以表彰他在人权问题方面所做的努力。

沙哈啰夫奖是欧洲议会为纪念前苏联核物理学家及人权斗士沙哈啰夫而设立的,是由欧盟议员所选出的最高人权奖项。以表扬各国对捍卫人权思想自由有卓越贡献的个人或团体。前南非总统曼德拉、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季及中国民运人士魏京生等都曾获得该奖项。

此前,中国政府于10月16日曾致函欧盟,对胡佳入围萨哈罗夫奖最终三人候选名单表示非常遗憾。中国驻欧盟大使宋哲在信中写道,如果欧洲议会将这一奖项授予胡佳,将不可避免地再次伤害到中国人民,并会严重损害到中国与欧盟的关系。

胡佳的母亲表示希望国际的关注能促使身患肝硬化的胡佳早日获释。


(看中国首发)

来源:看中国时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特邀撰稿人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