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第49,50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20 21:08 作者:宁漱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第49章 殉节烈女

    四十多分钟后,雯霓被送到郊外的一间别墅里,关在三楼的一间房中。阿二和华生留在房里看着她。

    她坐在沙发上打量四周,心里思考着脱身之策。

    不久阿二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他对华生说:"你小心看着她,我出去办点事。"

    华生满口答应,等他一出去,却仔细察看房外,确信没人之后才关上门,转头对雯霓说:"你要想逃出去就要听我的。"

    雯霓一愣:"你难道是----?"她不发声地用口型说了卧底两个字,华生点了点头。她这才明白那王老板口中的内鬼竟是华生,阿彪多半是做了他的替死鬼了。

    "这人是什么人?"

    "他叫王平顺,是斧头帮的老大。"

    "我有办法对付他们,但你得帮我打听鲁永南的下落。你借我手机用一下。"

    "那没问题。"华生掏出个手机给她,"我有两个手机,这个他们不知道,可以给你用。"

    雯霓问了这间别墅的地址便拿着手机躲进了卫生间。

    这时已经快七点了----杨皓明差不多该到她家去接她参加派对的。雯霓把手机的声音关掉,给他发了个短信:"师兄,我和永南被绑架了,斧头帮的老大要欺负我,快来救我们。- 雯霓"

    那手机片刻间便有了个回信: "真的假的?喂,愚人节已经过了。就算是真的,他们能拦得住你苏大侠吗?"

    雯霓气结。还没等她回信,只听华生在外面敲门大喊:"快点出来啦!洗什么要洗那么久!"

    雯霓一听便知他是讲给别人听的,于是也故意没好气地回答:"不要吵啦,我肚子痛!"

    只听阿二在外面笑道:"华生,里面又没有窗户,你怕她跑吗?让她慢慢洗嘛,看她能在里面躲多久。"

    雯霓翻了个白眼,赶快发回信:"他们把鲁永南关起来了,随时可能杀他。我现在困在这里。不----是----开玩笑!!!"随后又把别墅的地址附了上去。

    杨皓明马上又回了信:"我马上来。短信联络。"

    雯霓松了口气,把通话记录全部删掉,把手机藏在腰间,才若无其事地开门出去。阿二狐疑地盯着她,她不示弱地回瞪了他一眼,走到窗前抄起手,一语不发地看着外面。

    不久有人推了个餐车进来,阿二招呼道:"喂,你吃东西。"

    雯霓回头看了一眼,餐车上的食物竟十分的丰盛,什么椒盐炒海蟹,姜葱炒龙虾,游水鲜虾----尽是她这辈子从未碰过的大荤大腥。

    "我不饿。"她冷冷地说。

    阿二有些着恼,却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这是老大叫人专门给你订的。喂,我再跟你说一遍,你过来吃东西!"

    雯霓见他很凶,也不想惹急了他,于是说:"我是吃素的。这些大鱼大肉的,叫我怎么吃?"

    这一点阿二倒没料到。沉默了片刻,他只好耐着性子吩咐手下:"去换素的来。"手下应声去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雯霓站在窗前,努力运转着她的天才脑袋。办法倒是想到了几个,只是还在权衡利弊;只要能拖到天黑,等杨皓明也来了就好办了。想到这里,她转头问阿二:"可以把我的包还给我吗?我有要用的东西在里面。"

    阿二回头向一个手下点点头。那手下把雯霓的包取了来,他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地上,一脚踩烂了手机,才向雯霓点点头。

    雯霓白了他一眼----现在除了赖皮四那种好色无赖之外,这种"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恐怕可以排得上她心中最可恶之榜首了。

    她走过去捡起短笛,回到窗前吹了起来。这次她吹的是箫曲"苏武牧羊"。出使匈奴的苏武被困十九年,受尽羞辱艰难,气节着实可佩----但愿我苏雯霓不要被困在黑社会----别说十九年,一天也不要。

    一曲还没吹完,门突然开了,却是王平顺,后面跟着好几个手下,一进来便大声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怎么吹这么哀伤的曲子呀?"

    雯霓停了下来,头也不回冷冷地说:"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可不是我的好日子。"

    王平顺脸色不变,依旧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丫头到底能有多硬?"

    雯霓刚想回答,忽然听见了杨皓明的笛音,那种只有她能听得见的笛音----他到了。

    她心里一喜,见此时天色已全黑了,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她转过头盯着王平顺的眼睛问:"怎么,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得不到的东西,是吗?"

    王平顺得意地摸了摸头发,却没有回答;华生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却又不能做什么。

    雯霓迅速回身打开窗户,爬上了窗台。

    事出突然,阿二和华生见状忙抢了过来。雯霓大声叫道:"你们再过来我马上跳下去!"他们只好收住了脚步。

    王平顺愣了片刻便笑道:"别跟我来这一套。我不信你真的敢跳。万一跳下去死不掉,落个残废,你这辈子就更惨了。"

    雯霓微微一笑:"黑社会老大,不是世界上每个人都象你想的那样,爱钱,怕死,无恶不作。你记住罢,我苏雯霓偏不受你的要挟。"说罢她手握长笛背朝窗户便倒摔了出去。

    华生惊得目瞪口呆,王平顺大吼一声,阿二纵身扑到窗前,却抓了个空。众人赶到窗前----窗外是黑沉沉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快下去!"王平顺大声吼道。众人冲到楼下,却不见雯霓的尸体,只找到她的两只花拖鞋。

    众人面面相觑,叫来刚才在院子里的人查问,都说好象是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却没看清是什么。

    王平顺有些恼火了,向手下大声吼叫:"人呢?给我仔细搜!你们几个,跟我上去再看看!"几个人又冲上了三楼。

    刚才雯霓从窗口倒栽出去,马上在空中翻了个跟斗,接着便运功轻轻落在草地上。她的鞋子在空中滑落了,也懒得找,立即飞身跃起攀在二楼的一个没有亮灯的窗户前。看看里面没人,便拉开窗户跳了进去。

    这里象是间没人住的客房,简单查看一番之后,她赶忙吹了声短笛。手机上已经有了个短信:"我到了,你在哪里?"

    她赶忙回信:"二楼朝东第四个房间,我已经逃出了他们的视线,但还没找到永南。"

    片刻后短笛声又响起,窗户被推开了,一个蒙面黑衣人钻了进来,背上背了两把剑和一个小背包。

    "你干什么了?"他拉下面罩,果然是杨皓明,"他们象炸开了锅一样到处乱跑乱搜。"

    雯霓撇了撇嘴:"没什么特别的,跳楼而已。"

    "哦----,忠贞烈女跳楼明志,跳完了却找不到尸体。说不定是感动了王母娘娘,半空被接走上天庭了。"

    雯霓拍了拍额头:"呀,真的,我跳之前应该多说两句就好了。就象窦娥的三大预言那样,比如我跳楼后你们汽车会爆胎,房间灯自动开关,还找不到我的尸体。然后我们大可以好好捉弄他们一番,让我的临死预言应验。唉,刚才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让这样好玩的主意滑过,雯霓大是懊恼。

    "别闹了,快找我们的大师侄吧,人命关天呢。"

    就在这时雯霓的手机上显示有来电。她接了起来,谨慎地低声问:"喂?"

    "你是哪位?"电话那头依稀是华生的声音,压得很低,口气也十分谨慎。

    雯霓忍不住笑道:"我是跳楼的那个,正要去见阎王,向他告状。"

    华生沉默了片刻,说:"怎么会这样?你还好吗?"

    雯霓信口道:"我练过杂技,跳楼是小菜一碟。你知道鲁永南关在哪里了吗?"

    华生又惊又喜地哦了一声,答道:"他应该是在车库里。"

    "你听着,"雯霓突然灵机一动,"我要装鬼捉弄一下这些坏蛋,你见机配合一下,煽风点火就好。"

    "你要小心,"华生却很是担心,"你应该知道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

    "你才要小心呢。"雯霓笑道,"我有高人帮忙。你看我的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杨皓明见她一脸喜色,忙问:"怎么,你有什么好主意?"

    雯霓笑吟吟地讲了她的计划。

    杨皓明笑道:"你不觉得太孩子气了吗?我们对付的是杀人不眨眼的黑社会老大呀!"

    雯霓撅起了嘴:"你不喜欢我自己行动好了。"说罢就要翻出窗外,杨皓明只好妥协:"行了行了,未成年少女,可以照你的计划办,但你不是说那个卧底在搜集证据吗?我们帮他拿到证据,治这人的罪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自然。"雯霓当即把自己弄得披头散发,然后把手伸给他。

    杨皓明叹了口气,从针药囊里取出梅花针为她放血:"很痛的,不过是你自己要的。"

    针刺到手臂上,雯霓痛得叫了一声,埋怨道:"喂,你怎么不等我准备好呢!"好在只略痛了一下下,她忙以手指蘸了血涂抹在眼角和唇边。

    "怎么样?吓不吓人?"

    "......不吓人,但恐怖。"

    "那就好!"

    杨皓明:"......"

    两人观察了片刻,便一同从二楼窗户飞了出去。

    第50章 夜半女鬼

    杨、苏二人摸黑飞上树,借着夜色和树木花草的掩护来到车库外。杨皓明躲在车库顶上;雯霓敲了敲车库的小门,不一会儿门便开了。

    那手下见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雯霓站在面前,不由得一愣。雯霓凄惨地一笑,手上长笛一挥,便将他敲晕了过去。

    她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车库中,鲁永南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已经醒了;旁边的小桌子上堆了许多啤酒瓶和食物盒,吃得很是狼藉;三个人坐在方桌上搓麻将,吵嚷叫牌,一面谈论著老大今晚的艳福,好不热闹。

    "阿忠,你怎么还不回来?"三人久不见那开门的阿忠回来,有点不耐烦了,一回头却哆嗦了一下----老大今晚的艳福怎么会站在这里----而且看上去实在有点恐怖和凄惨,也有点----诡异。

    雯霓微微一笑----因为那脸上血污的效果,这笑看上去殊为吓人。三人一声怪叫,全都下意识地去摸武器。雯霓手上长笛一摆,脚上使了点轻功,倏地便飘了过去。瞬间三人便被敲中脑门和胸口大穴,带着对女鬼的惊惧印象晕了过去。

    雯霓转去给鲁永南松绑,这大侦探也是一脸惊恐地瞪着她:"小----小师叔,你,你怎么会这样?他们对你做什么了?"

    雯霓却嘻嘻一笑:"严格说来,我已经跳楼死了。现在是我的鬼魂来报仇的。要不是你,我早就跑了,才不受那帮人的窝囊气呢。艾瑞克,快进来吧。"

    "早就进来啦!"话音刚落,杨皓明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

    三人出了车库,杨皓明把鲁永南扛在肩上,飞身跃起,借着树木的遮掩翻出了别墅,再一路施展轻功来到山脚下----杨皓明的车泊在那里。雯霓忙打电话给凯蒂,鲁永南则打给鲁家兄弟和侦探社的同事,众人约好了到今日侦探社会面。

    半小时后三人来到今日侦探社,凯蒂,鲁衡,鲁智南,鲁佩南和另外几个人已经到了:王sir名叫王昌,是今日侦探社的社长,也是鲁永南做警察时的上司;老张叫张平,是侦探社的主力侦探;简大概三十多岁,虽是位女子,却是个难得的干练侦探。

    众人一见雯霓都是一惊----她现在的样子实在可以用"七窍流血"来形容。

    雯霓却很是得意:"怎么样,象不象跳楼死的女鬼?"

    众人:"......"

    听完雯霓和鲁永南的冒险经历,凯蒂这个临时监护人实在是忧虑重重:"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雯霓是个艺人,一旦在公众面前露面,恐怕就很难逃脱他们的纠缠了。雯霓,你还是回美国去吧,这些人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雯霓却十分不服气:"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逃走?"

    王昌叹了口气,道:"我们以前做警察的时候一直在搜集这伙人的证据,可是他们几兄弟太狠了,我们还牺牲了一位搭档,是永南和我的好兄弟。"

    侦探社的小客厅里一片沉默。

    "其实我倒有个很好玩的主意,可以好好修理这个黑社会老大。"雯霓笑道,"如果这个主意不成功我再逃走也不迟。"

    杨皓明也赞同:"未成年少女的主意虽然有点小孩气,但我觉得不妨一试。而且我们有内应,他能为我们提供我们需要的信息;只要能搜集到他们的犯罪证据,就能把他们绳之以法。雯霓和我一周后有好几场音乐会,不如我们就利用这一周来对付这帮家伙,在那之前雯霓和永南都不要露面。"

    待雯霓仔细讲了她的计划,鲁永南笑道:"我觉得很好,就算一时拿不到证据,我们也可以好好出一口恶气!"

    王昌却连连摇头:"你们两个去怎么能行?"

    "王sir,你是没看过我这两位师叔的本事。高功夫的感觉真是很棒!" 鲁永南转头问雯霓, "小师叔,能不能教教我?"

    "教你?"雯霓嘻嘻一笑,"行啊,你先给我磕三个响头行拜师礼罢。"

    鲁永南扫了鲁衡一眼,竟真的走到雯霓面前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啊哦----!"杨皓明睁大了眼睛----他来真的了。

    "喂!我开玩笑的!"雯霓也慌了神。

    鲁永南却跪着不起来:"师父,我头已经磕过了,你可不许抵赖。反正我的师叔你也做过了,表姨也做过了,再做我的师父我也不算太吃亏。"自从他第一次跟雯霓交手,就对这雯霓的武功佩服得五体投地。鉴于对方是个小女孩,他从来也没想过要拜她为师。这次感受了两人超绝的轻功便真的萌生了拜师的念头----他们三兄弟的功夫差不多少,但跟着父亲练一辈子也就是鲁衡现在这个水平。

    雯霓忙向凯蒂求救:"姑姑怎么办?"

    凯蒂笑道:"你自己说的,那该怎么办?"

    "你不会要我收个这么----大的徒弟吧?"鲁永南比雯霓大了十来岁,这师徒也太滑稽了点。

    "只要他品行端正,克守门规,年纪大又有什么关系?"

    "也好,"雯霓上下打量他:"本门有六种人不传:人品不端者不传,不忠不孝者不传,贪财好色者不传,逞能欺人者不传,贪酒好赌者不传,俗气入骨者不传。你嘛,人品还算端正;从你对王sir、搭档和家人的态度行为来看,虽然算不上大忠大孝,但也算不上不忠不孝----"

    鲁永南:"......"

    雯霓边说边绕着鲁永南转圈,把他看得直发毛:"贪财好色?你应该不是;逞能嘛,好象有一点点;欺人倒没有;贪酒好赌嘛----"

    鲁衡忙替儿子说话:"偶尔喝一杯而已;去澳门有时玩一把,谈不上好赌啦。"

    雯霓想了想,点点头便接着往下数:"俗气入骨嘛----虽然你得审美观跟我不太接近,但就算俗气也不算太入骨啦。勉强算你及格罢。"说罢她将鲁永南扶了起来:"恭喜你从此成为我的开山大弟子。姑姑,本真门的门规你说给他听。"

    凯蒂笑道:"主要是不得杀生;不得偷抢;不得赌博;不得行奸淫之事;不得抽烟喝酒;不得做卑鄙无耻之事;还有很多其它规矩以后慢慢说给你听。 "

    鲁永南一听却紧张了起来:"怎么跟做和尚差不多?不得行奸淫之事,那我还能不能结婚了?"

    "结婚可以,但不可以与不是你妻子的人有越轨之事,违者以门规处置,或者废去本门武功逐出师门。"

    "哦,那还好。"鲁永南松了口气----他这辈子都还没谈过恋爱,在这一点上倒不觉得太为难。

    "不抽烟喝酒,不赌博,那么说以后澳门和酒吧都不能去了?"

    "澳门可以去,赌场也可以去,去办案去参观去吃饭都可以,只要不去赌就行。"雯霓笑道,"你已经拜了师了,怎么现在后悔了吗?"

    "这倒----没有。这么说你们从来不喝酒赌博的吗?"鲁永南瞪着杨皓明、凯蒂和雯霓----在他看来,下了班跟同事去酒吧喝杯啤酒或跟朋友去澳门玩两把是很正常的事。

    凯蒂笑道:"在美国,联邦法律规定十八岁以下不能抽烟;二十一岁以下不能喝酒进赌场。雯霓才十七岁,艾瑞克也刚十八岁,他们本来就还不能接触这些东西呢。至于我嘛,我可是很守门规的,这辈子的确从来都没沾过烟酒和赌博。 "

    "恭喜二哥,从此戒烟戒酒戒赌戒杀戒女人,要立地成佛啦!"鲁佩南抚掌大笑,众人也哈哈大笑。

    "他要把这几样戒掉了也好。"鲁衡笑道,"那小师妹,永南就交给你好好调教了。"

    "没问题!"雯霓大方地答应:"你可记住了,如果你犯了门规,本师父绝不容情。所以呢,等会儿你就去买戒烟糖。"

    鲁永南只好答应,虽然心中稍有些后悔----这个决定是否下得究竟是仓促了点。

    杨皓明笑道:"我看在外面永南还是叫表姨或者小姨的好,不然鲁大侦探拜未成年少女为师,让人知道了还叫他怎么做人?"

    "啊,对,在外面你还是叫我小姨吧,"雯霓也赞成,"不然你开口闭口叫我师父,叫我怎么跟人解释?"

    鲁永南自是没什么异议,众人转回正题,突然雯霓的手机又响了----自然又是华生。

    雯霓接起电话便问:"喂,三表哥,你们那边怎么样?"

    "你们是怎么搞的?他们都说看到鬼了。"

    雯霓笑道:"那最好了。今晚他住哪里?我们再去闹一次,这次保证更精彩,你等着看好戏吧。"

    "他应该还在这里。不过你们千万要小心。"

    雯霓挂了电话,众人商量定了细节,决定这一周鲁永南和雯霓都暂时藏在杨皓明家的地下室里;凯蒂则作为雯霓的经纪人对外宣布她生病了,不能出席任何公众活动;鲁家人去警局报案,称鲁永南失踪了;今日侦探社则派人先把雯霓留在育州街的车开回来,再向警局报案称他们的跟踪对象阿彪失踪了;接下来这几天,今日侦探社都将派人监视育州街的这些仓库。

    商量妥定,雯霓和杨皓明在侦探社找了碗泡面胡乱吃了,又赶到MPG公司找扮鬼的服饰。雯霓找来两件一模一样的古式白色长裙,还有化妆品和假发。她把自己脸上化得凄惨可伶;却让杨皓明扮成无脸鬼,前后都是长发,既挡着他的脸,又可以吓人。两个人兴致高昂,不时地又想起新的主意,连恐怖片剧组的双瞳隐形眼镜也被雯霓"借"了来。

    等他们终于准备完毕,开车到达王平顺的别墅时,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两人匆匆忙忙下了车,拎着长裙施展轻功飞到别墅院内的树上,安置了播放尖叫声的MP3播放器,观察了片刻,雯霓便开始吹笛子----仍旧是那首姑苏行,却吹得更加凄怨。

    夜里很静,高频的笛声立刻惊动了别墅里的人。楼里叫骂声,吆喝声响成一片,不久便有人从楼里冲了出来,手里端着枪。王平顺也出来了,旁边是华生,阿二,阿三和赖皮四。

    众人正四处张望寻找着笛声的来源,那笛声却嘎然而止,接着是一声女子的惨叫,似乎便是苏雯霓的声音,听来毛骨悚然。

    正惊惶间,一个白衣女子飘落在众人对面的草地上----面容虽然惨白带血,眼睛虽然凄厉可怖,相貌却十分的清楚可辨----却不是苏雯霓是谁?

    阿二举起枪对准了她,王平顺惊惧地问:"你、你是----苏、苏雯霓?"

    雯霓并不回答,却转过身去,片刻间便飘入树丛不见了。

    众人更加疑惧,突然笛声又响了起来----仍是那首凄怨的姑苏行,却发自他们身后。众人回头一看,只见雯霓跳楼的那扇窗户上不知什么时候背对窗户坐了个白衣女子,长发齐腰,看样子跟苏雯霓的装束一模一样。

    众人见这"女鬼"片刻间就飘到了他们身后,惊惧更甚,阿二,阿三,赖皮四都掏出手枪瞄准了她,却一时不敢开枪。

    这首曲子吹了一半又嘎然而止,那白衣女子倏地便隐入窗户不见了。

    "真、真的是鬼呀!"华生哆嗦着说,心里却又是好笑,又是惊奇。

    王平顺瞪了他一眼----他虽也拜关公、求风水、戴护身符,却不信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有报。现在这女鬼就在面前飞,不由得他不信。但就算被厉鬼缠身,花个好价钱找个法师来也不怕收拾不下。一个小女鬼就吓成这样,这帮手下总是到关键时刻就拖后腿!

    那白衣女子刚从窗口消失,众人只听身后一声幽叹----这女鬼片刻间又到了他们身后了!

    华生抱住头蹲了下来,浑身筛糠一样地抖:"苏、苏小姐,你不要找我,不关我的事!"

    "怕什么!没用的东西!"王平顺骂道,阿二则举枪就射。雯霓不敢大意,长笛一挥,以十分的功力打出神剑网,将子弹尽数挡了下来。

    众人见这女鬼竟不怕子弹,更是惊得目瞪口呆。阿二还要再开枪时,却突感手腕剧痛,刹那间枪脱手而飞。与此同时,阿三和赖皮四的手腕也被什么东西击中,齐齐丢枪----而那"女鬼"站在那里却动都没动。

    "唉----"她深深地、幽幽地、长长地叹了口气,让那哀怨和凄凉充充足足地浸入众人的骨髓后便飘入了树丛。

    这后半夜杨皓明远距离扮女鬼背面,雯霓近距离扮正面,这么前后呼应地闹了好几回才收工。

    回到杨靖明家的地下室已经是凌晨六点了。凯蒂早跟杨靖明交代了整件事情的始末,整晚她都待在杨家等两人回来。

    "你觉得王平顺这样的人会不会连鬼都不怕?"雯霓打着呵欠问----这一晚闹下来她实在是疲累到了极点。

    "很有可能。至少今晚这样不痛不痒的,他们顶多怕个几天而已。"杨皓明也边说边打呵欠,"我实在是很累了----不管再妙的主意也明天,哦不,今天下午再说吧。"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