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36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0 22:51 作者:宁漱玉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第36章 意外劫持

    众人到了龙凤居,大堂经理一看是老板家招待客人,忙把他们让进一间包房。鲁衡请凯蒂和雯霓上座, 雯霓却点名要坐在鲁永南身边。

    鲁永南有点受宠若惊,鲁佩南脸色微微一变,凯蒂却睁大了眼睛:“小姑娘家怎么这样跟男生说话呢?女孩子矜持一点好不好?”

    雯霓细眉一扬:“哦,这跟矜持有什么关系?我有事情要问他,又不是约会他。这样说话方便嘛。”

    凯蒂:“......”

    鲁衡忙打圆场:“师妹,年轻人在一起说说话,由他们去。你也别管得太严了。”

    凯蒂暗自苦笑。本来她也是个年轻人,但苏家众人交托的责任弄得她也象老成了十岁似的。

    雯霓做了一个“就是嘛”的表情,随意挑了个位子坐下。鲁永南在她右手边坐下,鲁佩南赶紧抢前一步,坐到她左手。凯蒂叹了口气,只好也坐下了,鲁衡携夫人坐在她旁边,接着便是鲁智南和未婚妻沈君。

    众人坐定后,鲁衡亲自跟伙计吩咐菜肴,雯霓却兴致勃勃地跟鲁永南打听侦探社的事:“平时你们都接些什么样的案子?”

    “呃----大多是些监视老婆老公啦,找失踪者啦,跟踪啦,也有调查勒索,绑架,偷窃和一些离奇案件的。”

    “那你们象福尔摩斯或波罗那样办案吗?”

    鲁永南显然也看过阿加莎 克里斯蒂的侦探故事:“没有那么离奇啦。很多时候是跑腿----现实社会办案是很辛苦的,有时也很危险。”

    “下次遇到有趣的案子可不可以叫我一声?我可以帮忙的。”

    “你?”鲁永南和鲁佩南交换了个眼色----尽管这小姑娘武功奇高,可他们想都不敢想让她去做他成天做的那些事----那其中见识的肮脏实在太多了。

    “啊,对啊,我。”雯霓指着自己说:“我为什么不可以?别忘了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哦。而且,福尔摩斯和阿加莎 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我全都看得很熟了。我自己打算写侦探小说呢, 所以如果有现实中的素材就最好了。要不你跟老板说说,雇用我做兼职好不好?----实在不行先做义工也可以。”

    凯蒂忍不住又摆出了家长的面孔:“你哪里有时间做那个?女孩子家整天在外面跟踪监视的,成什么体统!”

    雯霓立即反驳:“谁说我一定去跟踪监视了?真正的好侦探靠的是线索和逻辑推理。再说了,身为一派掌门,古时候出去云游,闯荡江湖也很正常,有什么不成体统了?”

    凯蒂又再语塞,鲁永南忙转移话题:“目前我们侦探社还不大,还不需要人手。对了,两位师叔你们在香港要住多久?”

    “我要住很久啦。姑姑很快就回美国----不过会经常过来, 好为家族尽监护我的责任。”

    凯蒂:“......”

    “小----师叔你在哪里做事?”鲁佩南问。

    雯霓:“香港中文大学。”

    鲁佩南:“你这么小就上大学啦?”

    雯霓:“......不是念书,是工作。”

    鲁佩南:“......是做什么的呢?”

    雯霓:“音乐系的 research fellow,大概中文叫做研究员吧。”

    鲁佩南:“那种工作----好象至少要个大学学历的吧?”

    雯霓:“学位我倒不缺。”

    “雯霓十二岁就上大学了,她刚拿到博士学位。”凯蒂插口道。

    众人瞪大了眼睛。

    “哇,那不是天才吗?”鲁佩南忍不住惊呼。

    雯霓:“......”

    说话间服务生开始上菜了。龙凤居最出名的是早茶,鲁衡特意为凯蒂和雯霓点了许多精致的素菜,厨子为东家更是使出了看家的本领。两位淑女每一样均公主般浅尝即止,美国式的赞不绝口却让出身香港的鲁家众人十分受用:

    “好好吃哦!”

    “点心原来可以做这么好看!”

    “太漂亮了!”

    鲁衡大方地笑道:“小师妹你平时有空尽管过来,我叫佩南好好招待你。”

    鲁佩南连忙称是,更夸下海口要她把“同事朋友都带过来吃”,却忘了提谁来买单的问题。鲁智南更是盛情邀请两人周末过来参加自己的婚宴,但凯蒂那几天刚好不在。

    “只好让雯霓替我恭喜二位啦!”

    雯霓立即用西班牙语讨价还价:“要我来充场面也行,但你得答应我接下来的三件事也不告诉爹的。”

    “那得看哪三件。”

    “由得我选。”

    “你太过份了!”

    “你不答应就算啦,我这就直言不讳地婉拒。”

    “......我答应你,不过你不要得寸进尺。”

    这顿晚饭吃得实在是很长,鲁佩南把雯霓不算丰富的人生经历几乎问了个遍,兼带谈商场武场的“趣事”。雯霓礼貌地应承着,一有空却见缝插针向鲁永南探问案情。鲁佩南不得不装出感兴趣和内行的样子,心里已经开始考量转行的可能性。

    饭后鲁家众人要开车送她们,凯蒂却坚持乘的士----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都喝了酒吗?或者他们一点儿也没觉得她是个律师----只不过是专门搞定明星的那种。

    天色已经很晚了,两人在众人的盛情相劝下吃得实在太饱,感觉有些懒懒的,各自靠在车门上观赏窗外的夜间生态。

    香港的夜景真是繁华----比起雯霓从小长大的“树城市”布鲁明顿(Bloomington),实在是一种灯红酒绿的感受啊。

    “灯红酒绿?”雯霓皱了皱眉,坐直了身子----走了这半天,她们应该往郊外去呀,怎么越走越拥挤了呢?

    “司机大哥,这么晚了这些店都不关门的吗?”

    “这些店就是晚上才开门的。”说话间那司机把车转到路边,在一间卡拉OK厅门口停了下来,立即有人走上来替她们拉开了车门。

    凯蒂一愣。

    “我们要去山上,你把我们拉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雯霓坐着不动,问那司机。

    那司机回头陪笑说:“我们强哥想认识两位小姐,所以请你们过去坐坐。”

    凯蒂这才恍然大悟----这司机竟然----从律师的角度来看,她们实际上已经被“劫持”了。

    “小姐,请下车吧。”门外的人催道。

    雯霓望了司机一眼:“姑姑,我们应该不用付钱吧?”

    “我不起诉他就算他运气了!”凯蒂生气地瞪了那司机一眼----刚才这车就守在龙凤居门口,自己和雯霓想也没想就上车了,却没想竟上了贼船。

    雯霓漫不经心地说:“先下车吧,反正我们也不必指望他送我们回家了。”

    凯蒂一想也对,下了车便掏出纸笔抄那车的牌照。那司机也不阻止,四五个男子有意无意地对两人形成包围之势,为首那个更是再三邀请她们进去坐。

    “我们认识你们吗?”

    “不认识也可以交个朋友嘛。”

    “我们不交男朋友。”

    “......是我们强哥和华哥想跟二位交个朋友,请两位小姐赏个脸,进去坐坐吧。”

    “流氓!”凯蒂心中暗骂,“这种地方----好象未成年人不能进的吧?”

    “......我们这里不是那种地方----只是卡拉OK厅而已,没成年也没关系。”

    “她还没满十八岁,卖酒的夜店都不能进。”凯蒂以律师的专业口吻说----虽然没有仔细查过香港的条款,但至少美国的法律是这样。

    “......小姐,帮帮忙,你们这样我们不好做啊。”

    “不好做就不做嘛。”

    “......”

    “你是在故意挡我们的路吗?”

    “......”

    “再不让路我就报警了!”凯蒂掏了手机出来,几个人却仍旧不让,另有人飞跑着进去报信了。

    “......姑姑,报警要录口供什么的,说不定他们在那边有关系,反咬一口,牵七扯八的反倒影响我们的声誉呢。”雯霓忙用西班牙语提醒道。

    “那怎么办?”

    “我倒可以用轻功飞走;但我又怎能让你一个人身陷重围----”

    “你想在众目睽睽之下使轻功?身为掌门这是----”

    “----非常不妥的做法。姑姑我错了。”不等凯蒂搬出掌门训言,雯霓便以最快的速度认了错。

    “----你知道就好。你能不暴露武功就不要暴露,特别是轻功和神通。算啦,今天我牺牲一下吧,几个小流氓而已。”

    “两位小姐,我们强哥只想跟你们交个朋友,赏个脸进来一块坐坐怎么样?”一声破锣大嗓把她们吓了一跳,却是那螃蟹金大华从厅里走了出来,后面跟了七八个保镖。

    雯霓笑道:“对不起,我刚才已经跟你手下讲过了,我还没有成年,不能进这种地方。你们想说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没什么要紧的事,”金大华笑道,“就是想请你们唱唱歌,聊聊天,交个朋友。”

    “那就对不起啦,”雯霓笑答,“我们不想唱歌,也不想聊天,更不想交朋友。”

    金大华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怎么这点面子也不给吗?”

    金大华旁边的手下傲慢地抄起手问:“你们知道我们华哥是谁吗?”

    “知道啊。郑强和金大华嘛,道上的厉害人物。”雯霓笑着反问,“那你们又知不知道道我们是谁呢?”

    “不知道。”

    “那就好。”

    “......”

    雯霓转头去拉凯蒂的手:“姑姑,我们走吧。”

    更多的手下立即赶上将她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

    凯蒂将雯霓护在身后,口气仍旧冷静:“请让一下。”

    那些人不动,有几个还抄起手来,摆出一副地痞嘴脸,仿佛在说不让你又能怎样。

    “请让一下!”凯蒂颇有些着恼了,但那些人还是不动。

    凯蒂怒道:“好讨厌!”

    “真的是无赖,不打不行耶!”雯霓恰到好处地火上浇油。

    凯蒂再也忍耐不住,伸手一拨一弄,将面前的两个人摔在地上。她动作又快又干净,其他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喝叫着一起扑了上来。凯蒂轻舒双臂,手拨脚绊,包围圈立即破了个缺口。

    雯霓躲到一旁拍手笑道:“姑姑好棒哦!叫你们快点让开嘛!”

    “哟,碰上个厉害的三八。”金大华咧嘴一乐,大声叫道,“兄弟们,上!”

    更多人冲了上来,还有人回去厅内搬救兵。

    凯蒂暗恼被称作 “三八”, 手下更不留情。只见她身形晃动,展开苏家拳法,把这群流氓打翻的,踢飞的,掀倒的,“哎哟”、“啊唷”叫成一片。但这些人竟十分顽强,休息片刻,又爬起来接着打,凯蒂毕竟势孤力单,又不敢下狠手伤人性命,一时竟被重重围着,脱不得身。

    雯霓站在一旁添油加柴,不久竟在包内找了个计时表出来:“姑姑你已经用了八分钟了,身为本真门弟子,这样的记录真是让人觉得有点脸红呢。”

    凯蒂怒道:“请你闭嘴好吗?”

    雯霓不但不闭嘴,反而温文尔雅地笑道:“姑姑,闭嘴是不礼貌也不恰当的词语,就算在气头上,一个淑女也应当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凯蒂:“......”

    “咦----你不该碰他们的身体的,这些人生活恐怕很不----自律,说不定有梅毒、艾滋病之类的。万一沾上血染上这种病,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可就颜面无存了。”

    凯蒂心中气结,顺势把一个人朝她踢去。雯霓笑着尖叫了一声,轻松地让了开去。那人跌在她身后,哎哟惨叫。

    她笑嘻嘻地继续说:“希望不要有人报警哦,不然的话说不定谁会被逮捕呢----因为毕竟是你先动的手。就算稍后你能解释清楚,被逮捕有了案底可是很难堪的事----特别是对一个律师来说,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吊销执照。”

    凯蒂恼极,决定不再理会她,手上动作却更快了。

    那金大华见凯蒂武功如此之高,兴奋得怪叫了两声,脱了外套便要加入战团。

    “住手!”忽然身后一声大喝,却是那郑强从OK厅里走了出来,金大华那帮手下纷纷住了手,凯蒂也连忙收手站定。

    “让她们走!”郑强喝道。

    “强哥----”金大华还想说什么,却被郑强狠狠地瞪了一眼,剩下的话便缩了回去。

    “那我们走啦,黑社会老大。”雯霓朝他们摆摆手,笑嘻嘻地走过去拉凯蒂,却被一把甩开了。

    “姑姑!”雯霓故作委屈:“我做什么了?你不是应该保护我的吗?”

    “......你好----讨厌!”

    雯霓:“讨厌应该不违反门规吧?”

    凯蒂:“......”

    两人走了好一段,才叫上了的士,一路上凯蒂都没理睬雯霓。回到家,雯霓连忙倒茶陪礼说好话。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