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素描爱尔兰姑妈(图)

2008-06-27 17:4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愛爾蘭鄉村小屋
爱尔兰乡村小屋

爱尔兰姑妈名依莉娜,我们简称她莉姑,她是我先生硕果仅存的长辈。她自称六十岁,邻居说她七十五,而以她皮肤衰退的状况,看起来至少九十岁。好在她背脊直挺,举止动作都仍爽利。莉姑拒绝用脸或手部的保养品,因为多年前,神父在一次讲道时,宣称他自某"权威处"知道,口红是用"凝固的老鼠血液做成",化妆品包括面霜、口红等都是邪魔的工具。她当场掏出皮包里的口红甩在地上,从此再没接触过任何与鬼魅有关的东西。

莉姑打出生开始,就住在爱尔兰西南临海小村的那栋祖屋里,活动范围不超出方圆百里。

我第一次随着丈夫返乡爱尔兰前,早早得了心理建设"简报",大略知道些"应注意事项",比如进餐时间、卫生习惯等。当时心里丝毫不以为意,觉得只要不失礼、不侵犯莉姑的生活秩序,她过她的日子,我度我的清闲假,相处何难之有?

最初三天平静地过去,我发现莉姑和蔼可亲,与我们毫无代沟。其间只一次听她不经心提起:"我们这里不容易出汗,不作兴天天洗澡的。"是否出汗我不清楚,她不洗澡我倒亲眼看见,可是我依旧把她的话当耳边风,一点都没提高警觉。

莉姑家有小热水器,屋里接个可随意控制开关的电闸,不需热水时,那开关是不开的。第四天晚上,淋浴时热水突然断了,我只好泼些冷水胡乱地草草结束。发抖冲出浴室时,我一边怪自己没先检查开关,一边纳闷先洗澡的丈夫怎么没抱怨。跟先生咬了耳朵才知道,大概是莉姑嫌我们洗澡太勤,用断热水的办法来"暗示"。此后,我们进洗澡间前,再不曾忘记轮流在开关前"把风"了。

人人都说爱尔兰饮食没有特色,但莉娜厨艺一流。以前,教区神父每星期天不请自来的到她家吃中饭,一吃就是十几年,直到她丈夫过世为止。我们的早餐往往是满满一盘高胆固醇,内容不外是蛋、香肠、熏猪肉和当地特有的黑布丁。尽管担心体重,为了讨她欢喜,我们还是狼吞虎咽吃完,再用面包把盘底的油抹得一干二净送进嘴里。如果哪一次忘记"舔盘子"的动作,她会问:"怎么了?不好吃?还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了?"

莉姑的屋子可以远远望见布兰登海湾(Brandon Bay),阳光普照时坐在她的小园中观天眺海是无比的享受。她种了几圃草莓,我们初夏去,她会拿把小剪刀,蹲在园里采些熟透的草莓当午餐后甜点。草莓的用处很多,她常摘一小篮去换马铃薯或包心菜,如果送出手而没换回东西,她会在自己心里的"人情帐簿"上记一笔,那一天有需要,就理所当然的去"讨债"了。

想必就是因着这收受、给予的交换关系,莉姑才"割让"了草莓园边的三尺地吧!园子四周种有防风的树丛,其外再加砌一圈矮墙,围墙高度分明不具"保障清静"的功效,顶多只有划地为限的作用。这次去探望她时,发现右边短墙被移到了树丛之内,我们的探询只得到:"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送给邻居胖婶啦,反正我不需要那一点点地"的回答。我们始终无法打听出莉姑把那小块地送人,是为了还那一种favor。

听说在莉姑未足月出生时极为衰弱,医生曾宣布要"随时准备给这女孩送终"。身为潜水夫在海湾修堤的父亲,每天早上出门前都要依依不舍地道别,生怕收工回家,看到的是已经全身僵冷躺进了小盒子的女儿。如今,这位"活不长"的家中幼女,却在父母、三兄弟、两姊姊及丈夫都过世后,强韧的独守着祖居。

今年春天,莉姑此生第一次离开爱尔兰村落,随乡人到法国的路德圣殿去朝圣,并且食髓知味的计划下一次要去德国哥隆大教堂。看来她老当益壮,套句流行话,她终于"活出自己"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