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骤劫神殇】夜沉沉第二十七回

俏雪蓉无故遭谤 丧良心信口雌黄

2008-06-12 22:14 作者:慧芷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早晨,雪蓉想到要去雨花家听信,心就砰砰跳个不停。她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怕什麽?说实在的,同刘春这些年都是在胡打海摔中度过的,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可是一到刘春弄出个什麽花样来,自己还是被他吓得心惊肉跳,这种恐惧虽然别人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可是她是知道自己心中忍受的折磨的。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春这个无赖无论做出什麽见不得人的事来,他都是一脸坏笑的得意样儿。这回自己再也不能不争气了,人家已经骑到自己的头上拉屎了,自己要还挺着脖子承受,那不但是对不住自己,也太给自己的父母丢人现眼了。可是怎麽办呢?“离婚”这句话在她的心中跳出来了,这个对自己来说一直觉得是个万分可怕的声音,可是今天她觉得好亲切,如果离婚了,那该有多麽轻松!那样就再也不用看刘春的无穷无尽的表演了,要说生活苦,还有比现在更苦的生活吗?这时她突然觉得好笑,原来是这麽简单的事,自己绕了好几年圈子也没绕出来的苦,跳出来竟是这麽简单!还是人家刘春先提出来的,可能男人比女人聪明吧?金鹉说得对,自己是太没有自我了,可是那些孩子.......她的眼泪又哗哗的冲下来,“不,我就是不离,为了孩子,我吃点苦也是值得的!“又绕回来了!”她轻轻的说,擦一擦眼睛,一个从心里发出的苦笑溢在嘴角。

她脑袋里翻腾着这些事的时候,已经到了雨花家。“雪蓉,想什麽呢,慢吞吞的?”雨花听见了她的声音,打开了门。“雪蓉,这些事,你可别太入心了,英国一个女作家说过,‘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不敢说这句话是对的,但是许多男人确实是不怎麽样,”雨花让雪蓉在炕沿上坐下,那小炕桌是早放好了的,红光油亮的小桌上,净洁的茶具也备好了。雨花捧上一碗冰片茶,“你看我家那个,昨天送了我一个手袋,我就知道这小子准没什麽好事,今天早早就偷偷摸摸的走了,算了,不说这些了,拿出信来,咱们开工!”雪蓉红着脸,把那封厚厚的信递给雨花。雨花打开看了一会儿,皱了皱眉头,“雪蓉,你听这信可得有个心理准备,你一定要知道,你那男人是足够的坏,不然,我还真怕把你气个好歹的,我可真是过意不去了。”雪蓉哆嗦了一下,却被雨花看见了,雨花心事重重地看着雪蓉,‘这麽一个漂亮的人儿,真是瞎可了了!’她想,但见雪蓉那五官精致的瓜子脸上,一双水杏似的大眼睛因为懮郁,变得异常深沉而神秘,好象人的心要是掉进去,就别想出来了一样,虽然是干农家活多,可是那自己做的绣着素花的裤褂也总是一尘不染的。“你盯着我看什麽?!念啊!”雪蓉笑着说。“算了,别念了,嫁给我吧,这麽好的人,可别让刘春糟蹋了!”雨花忘情地把雪蓉搂在怀里,掉下了泪。“别闹了,念吧,我不在乎的。”雪蓉望着窗外那棵寒风中挣扎的小杨树说。

“岳父岳母二位大人:”雨花坐直了身子,开始念信,脸上挂着明显的鄙夷的表情。她念了一句,就把信放在腿上深吸了一口气,象要干一个费力的活一样咬一下嘴唇,又把雪蓉往炕头上推了推,自己也拍拍胸口,长舒了一口气:“小婿现在给二老汇报以下的情况,小婿只从同令爱结为夫妻,对她真是言听计从,自己感到生活过得无限欢好,可是我後来渐渐感到我的妻子不安於室,我回到家里,常常看不到人,自己时时都有人去楼空的感觉,心中真是非常害怕。於是我稍加留意,果然发现我的妻子与外人有些瓜葛,我因此对她好言想劝,但是雪蓉不但不听,反而对我怒目相向。後来出格野合生女。在我和母亲都欢喜不尽时,外面的传闻已经漫天塞路不绝於耳。小婿觉得二老都是本份人,尽管因不断的戴绿帽子心中苦不堪言,也末敢惊动二位老人,就是那个外姓的孩子被人家抢去後,我也没有敢惊动你们,後来我为了家庭平安,又百计千方地把那孩子找回来,使她们母子团聚。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自小贫苦的我,更是把这分情感看得深如大海。但是雪蓉不思改悔,日思夜念的都是她的野合情人,甚至於夜里在我身边也不时地喊出外人的名字。二位大人,我这个做丈夫的在这样的妻子身边会有怎样的感受?当我走在街上看见我的妻子与别人眉来眼去,我会是什麽心情?我想二位老人会明白的。更令人不堪的是,我稍一了解,则更发现了她的种种劣迹。为了不让二老以为是小婿信口雌黄,我也可以举出一大堆证据来,使二老明白小婿言之有据。

比如,有一次我回家,看见了虚掩的门,推门进入,看见雪蓉正在与一个卖货的人在房中调笑,形象十分不堪;其二,一次雪蓉在地里干活,可是我到地里却找不到人,过一袋烟的时间,她才从玉米地出来,面色荒乱,而不多时,那地里竟又走出一个男人,其三........”念了一会儿证据,看看还有很多,雨花终於忍受不住了,她把信往炕上一摔说:“雪蓉就是你愿意听,我也不想念了,我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喷粪男人!”雪蓉笑起来,我就觉得我们家的男人怎麽这麽傻,好象他把自己老婆编排一下,自己就高大了似的。”雨花没说话,她盯着雪蓉看了一会儿,还有她那双磨出了老茧的手,真想替她哭一场。“刘春,这个王八蛋,真真该千刀万剐!当然我家的那个也不是好东西!那就让他们一路去!”雪蓉看着气红了脸的雨花,平静的说,“你家的那个虽说也够花的,可是无声无息啊,我想那样也挺好,他在外面玩去好了,不来家里闹,要是我,那就得拍手念佛了;可这个刘春,自己的脸黑得象个锅底似的,还一定要把别人的脸也抹黑。真叫人捉摸不透。”一阵大风刮过,大雪就飞飞扬扬地下起来,两个女人看着那雪,说不出话,她们的男人都在干什麽呢,好象那雪也把她们的心漾满了,没有了一点春的气息。“这麽大的雪,立文还不回来。”雪蓉说,“不管他,爱死哪死哪,”雨花愤愤的说。

“二老大人,”雨花继续念着,“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跟你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现在是国家干部了,是鞍钢劳资科的正式科员。我如果把这样的大字不识一个,又缺少教养,有伤风化的妻子带到厂宿舍来,就算我愿意,厂区的领导也不会愿意的,如果把家属区的风气败坏了职工也会有意见的,而且,我一个国家干部有何面目面对领导和工人?今後怎麽开展工作?所以我只有离婚一条路可走了,今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心里真是十分沉痛的,真是万箭穿心,我的泪洇湿了枕头,可是离婚的事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事了,希望你们能谅解我的苦心。我们虽然离婚,但是我和母亲那善良天性也不允许我们看见雪蓉受到难为。所以我和母亲决定:雪蓉还可以住在老屋里,以便照看孩子和老人,城里的房子小,再说老人来到这里也不一定服水土,所以人家说,老人还是住在农村比较好。我们的离婚手续可能本月就要办下来,怕二位老人不理解,所以去信解释一下,我们虽然离婚了,可是我们之间的亲戚关系还是不能断的,你们毕竟还是孩子的外祖父母嘛,所以你们要是有什麽困难用着我,只要说一声,我是一定会效劳的。刘春敬上。.......念完了!”雨花最後大喊一声,把信纸使劲地向空中抛去,弄得满地都是信纸。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