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黑龙江残疾冤民陈国生的遗书--我不想死

2008-06-03 03:1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 我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的残疾人,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我们这里黑暗的令人窒息,恶邻往我家自来水管道中灌屎尿残害我多年,由于他哥哥是检察官,公安不管政府官员推诿打压(详情请在百度雅虎搜索东北小伙子维权网查找)。

我找遍了双鸭山市政府机关的大小官员,无人为我主持正义,我找了几家新闻煤体和网站多数被他们以各种手段摆平;中华申正网关注了我的事情,申正网站长以及注册人来到双鸭山即联系市区主要领导,可他们动用各种手段竟把申正网站的二名工作人员及受害的残疾人夫妇强行抓起来,软硬兼施把申正网的工作人员非法审讯十几个小时,把受害的残疾人夫妇强行送到了劳教所,由于强烈的惊吓刺激,残疾人的爱人心脏病发作不醒人事,倒在了劳教所冰冷的地板上,被同室的难友发现报告管教惊动了市长才被120急救车送进了双鸭山市人民医院,在治疗的十几天里,他们每天最多时由政府官员带队两名公安,七八个人二十四小时监护,此间因多次不给交住院费而多次停药,残疾人在劳教所身染带状疱诊,找他们要求医治,无人理采,后来监护警察张泽军于心不忍,自己掏钱为残疾人买了药品,才得以控制缓解,到三月二十号,区政法委书记刘玉享来医院宣布解除监护,可没过一小时又来了几名警察,把残疾人以领导找谈话为由,强行带到了宝山公安分局,经几小时的谈天说地欺哄蒙骗,在晚上6时许竟把残疾人送进了拘留所,天啊!这就是共产党执政的天下!冤假错案不给解决,不服就动用国家专政机器,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双鸭山的所谓的"稳定压倒一切"!这就是双鸭山的人道主义吗?

我不想死,我还有两个在读大学的女儿没能自立,还有身患多种疾病需要照顾的妻子,可他们罗列罪名,把其它上访人的材料都强加到我头上,说我带头上访,到处抓我,我的事在网上已流传近三年,就在我被抓进拘留所其间,国际网站披露了我的不幸遭遇,他们也把罪名加在我头上,天理何在呢?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为什么双鸭山把上访群众视为洪水猛兽,拼命截访,残酷打压?

我不想死,但我不愿过那种逃亡和妻离子散的日子,我只想堂堂正正的做人,可他们逼的我正投无路!我可能难逃魔掌,但我死也不能死在黑龙江省双鸭山市这黑暗的旯旮里,死也要死在一个有阳光普照的地方,一个有名胜古迹的地方,一定让全世界都能知道的地方;一个......一个......

当同胞们发现我的时候不要悲伤,要挺住要坚强,因为我不是畏罪自杀,我没有罪,我为反腐败挣扎过、斗争过,尽管只是反腐长河中的一朵浪花,但我无怨无悔,偿试了人间的甜酸冷暖,也偿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是谁剥夺了我生存的权利?一个人性扭曲了的社会,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一群如狼似虎的警察!

别了网络上和社会各界曾关注并帮助过我的朋友们我会记住你们的,我会在遥远的地方默默的祝福你们:好人一生平安!中共当局,睁开眼望望你们的地方政权是如何执政为民的,是如何残害百姓的啊!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山区残疾人陈国生

于出走前"

**************** 

目前陈国生的案件不但还没有得到处理和解决,而且我们网站的副站长任尚燕被当地非法拘禁近20天,音讯全无,生死不明,请求善良、正义的各界人士、各位朋友,尤其是我们的媒体和法律界人士给予关注,因为任站长9岁的女儿整天哭喊着要找妈妈,年迈多病的父母亲也日夜牵挂着女儿的生死,谢谢大家,我给大家磕头了!!!

中华申正网站站长:孔强

2008年6月2日
电话:0537-4985159
手机:15963062157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