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湖雀语:说捐款

2008-05-31 00:2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出现了灾难,于是就会出现救灾的捐款。这,本来是一种在人类道德的促进下,出现的社会自觉。所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类相怜,和衷共济。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救人就是救己--今日我为人,明日人为我。

所以,救灾捐款不应该是人们的社会义务,而应该是道德自觉下的力所能及。

简单的说就是:捐款,只是自觉,不应该成为社会压力。

可是眼下,面对四川震灾的捐款救助,在某些地方,对某些人而言,却成为了压力--一种精神的压力,甚至物质的压力。

为什么呢?

一种情况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本来工资就不太够用,只是每一个月勉强维持而已,但是,在单位的压力下,一定要捐多少多少钱。不捐,张榜公布的有之;众人侧目的有之;领导批评的有之;连硬性克扣的都有之......

更为惊人的竟然还有,变相强压幼儿园小朋友捐款的。

另一种情况是:有钱,也捐了,但是被外界认定捐得不够多。于是街谈巷议的有之;口诛笔伐的有之;甚至上门声讨的也有之......

众所周知的是,有人因此公开道歉。

还有一种情况是:因为个人的认识原因,就是不愿意捐。一旦被人们知道,这带来的结果,当然是不言而喻的。

分析起来,第一种情况的原因,多半是单位的领导为了向上级表现其领导有方,单位捐款的范围大,数目多,所以不择手段,强征硬扣。即便违反有关捐款的自愿原则,也在所不惜。更糟糕的是,其上级领导,同样希望得到,积极响应更上一级领导捐款号召的政绩,就是有困难职工被硬扣了钱来告状,也置若罔闻,造成了更大的,对社会的危害更具有根本性的,众叛亲离的思想感情灾难。

应该说,造成这种捐款压力,是极度愚蠢的领导者在挖自己的墙脚,在进行慢性的自杀。

造成第二种情况的原因是,有钱的单位或者个人的金钱来源,多半被公众认为是有一定问题的。也就是说,大家认为他们是欠了社会公债的,现在到了还债的时候了,他们不还,或者还得不够,就难平公愤。

应该说,造成这种捐款压力,是情有可原的。

而造成第三种情况的原因非常复杂,但是,其之所以会认为,一般的道德理论,不能适用于这件事,使其心甘情愿地捐款,毫无疑问是社会环境或者条件长期熏染、制约、甚至在改造其人性使然。就算是出于其个人的道德水平低下,由于道德的后天形成性质,我们的社会状态的责任,也是不可推卸的。所谓:非世风之日下,何有人心之不古?!

应该说,这种捐款压力,应该转化为改进社会的动力。

其实,面对灾难,希望用捐款来解决问题是治标,不如讲求制度改革,推动社会的进步能治本。以眼前的震灾为例:一个叫刘汉的人,自己建了五所希望小学,就算离震中八公里,房子依然不倒。这不就既不死人,又无需捐款了吗?!

反之,在灾难发生之后,为了聚敛捐款依旧公款吃喝,贪污救灾物资的官僚,就算举世的道德之士,把钱都捐给了他们,又能减灾几许呢?!

说实在的,目下叫叫嚷嚷,把自愿捐款,变成不利于社会文明的压力的,主要还是某些一心只想吸引受众眼球的媒体。他们把这种不利于正常社会道德养成的花样,当作了向上邀功,向下赚取广告费的手段。

比如,在地震中九死一生的三岁男孩,就是因为向救助他的军人敬了一个礼,就被媒体采访到害怕。一见记者就哭,大叫:我不要他们!

而"捐款",这一道德的义举,现在也在哭,同样也是在叫:我不要他们!

需要强调的是:那些巨额金钱的来路,受到公众怀疑的单位与个人,受到一定的捐款压力是必然的,但是,反过来说,只有让他们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愿地捐出应有的救灾款来,其道德意义上的升华才算真正地完成。

因为,属于道德的东西,只能回归于道德。

捐款必须自愿才会没有副作用、后遗症,才会成为社会进步的促进和表现。

硬压出来的东西本身就不属于道德,或者说,就是不道德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