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专访达赖喇嘛翻译官:汉藏无矛盾 中共是祸根(组图)

2008-03-31 11:29 作者:Maria Zheng 桌面版 正體 13
    小字


纪念在这次西藏事件中遭到不幸的藏人 

【看中国特约记者Maria Zheng柏林采访报道】自1959年达赖喇嘛逃离西藏,在印度达兰萨拉成立了西藏流亡政府以来,每年3月10日藏人都要举行抗暴纪念活动。今年3月10日的这种纪念活动却酿成武力镇压的血腥冲突,国际人权观察组织估计死亡人数超过百人。针对此事记者采访了达赖喇嘛办公室中文翻译官阿旺念札。

在中国长大的阿旺念札,家乡为四川省甘孜州巴塘县,曾在西藏地球环境局工作过,1987年他离开中国前往印度,在印度考完格西(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格西最高学位,相当于博士学位)以后曾在台湾留学上研究所,现在在印度达赖喇嘛办公室负责中文翻译。


警察扮成藏人

3月18日阿旺念札曾向"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记者透露,一个华裔泰国女子14日在拉萨亲眼看见,警察扮成藏人,拿着刀在人群中参加游行,完事之后马上脱下藏人服装,换成警察的服装。

3月25日阿旺念札又接受了本站记者的电话采访,详诉了他所了解的本次事件的具体情况和他对本次事件及中共长期以来对藏区的政策和北京奥运等事件的看法。

记者:能不能给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西藏最近的情况?以及通过什么渠道可以得到西藏的最新情况?
阿旺念札:西藏最近的情况还是非常危险,我们大多也是通过BBC和CNN等国际知名电台的新闻传播了解消息。整个藏区从西藏、青海、四川、甘肃到云南所有藏人居住的地方都有中共派兵把守,比如我的家乡四川甘孜州巴塘县,虽然县里只有不到十二万的藏民,却有个371部队每天都在把守。如果你上街买菜或干点什么,他们都会上去询问:干什么事情?大约花多长时间?一个人可以单独去,两三个人是绝对不可能上街的,所以最近我们很多藏区都没有行动自由。

昨天大约330名左右藏人进行绝食抗议,他们提出的条件是:由于很多藏人最近无辜的被中共逮捕,施暴,打压,这些行为应该被禁止;而且,中共曾说,这一切都是达赖喇嘛曾经预谋的、策划的,是有组织的,对于这点,中共应拿出说服世人的证据,也就是说,最好能跟达赖喇嘛和平的谈一下西藏的问题,来促进西藏和中共的和睦相处。

记者:活动的组织者是谁呢?
阿旺念札: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组织,就是大家自发的,也有一些是非政府机构发动的。

记者:参加这个活动主要是印度的藏民?
阿旺念札:是印度的藏民,也有很多印度的朋友来支持。

记者:藏区的喇嘛寺庙是不是完全被中共军队占领了?我昨天听到一个新闻,他们甚至断绝寺庙里的吃喝,喇嘛们陷在一个非常困难的处境,这个消息您能够证实吗?
阿旺念札:我们也得到这样的消息,西藏拉萨三大寺庙之一的色拉寺据说现在就没有水喝,喝的用的几乎就断掉了。我现在可以明确的证实一个,就是巴塘县一个很大的寺庙,很多武警现在就在里面住下来了,这些派来的兵比原有的僧人还要多,所以僧人完全被封锁在里面。

记者:您是通过什么途径得到有关您家乡的消息的?
阿旺念札:通过电话联络,通过我们美国的一些朋友,他们每天都有联络,我自己也有联络,今天早上我通话的时候他们说,那些当兵的每天都在跑步、排练、巡逻,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出去做任何事,就连买日常生活用品都很困难。

记者:往藏区的电话还能打得通吗?
阿旺念札:可以通电话,但不是所有的地方。拉萨自治区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甘肃和阿坝的电话很难打得通;巴塘的能打通,但是需要先按特定的键,也就是说他们在窃听。

藏人的游行

记者:中国官方提到在拉萨地区的游行是由达赖喇嘛一手操控的,而且中国官方的媒体清一色的报道,在拉萨和其他一些藏区的打、砸、抢、烧行为是藏族分子的暴力冲突,而且官方媒体的语气非常严厉,说这是一场反对分裂、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斗争,对境外的藏独一小撮分裂势力要严厉打击。您如何评价中共官方的媒体报道?
阿旺念札:中国官方的媒体报道力度非常的...,没有正式性的。他们说这一切都是达赖喇嘛一手操控的,有组织、有欲谋的和精心策划的。如果说这是有预谋和精心策划的,那就说明你中共也在其中,在没有发生之前你就知道了这个事情即将会发生, 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去阻止呢?你为什么不去抓这些人呢?为什么等事情发生了以后就说这是达赖喇嘛有预谋的、有计划的呢?在事情发生的当天就说这是达赖喇嘛集团精心策划的,你有什么证据在你没有平息这场"暴乱"时就说这是达赖喇嘛策划的呢?这完全说不通呀!再说你说这是达赖喇嘛精心策划的,而且有充分的证据,那你为什么不把证据拿出来呢?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天过去了,你为什么至今还没有把证据拿给大家看,让大家心服口服:这就是达赖喇嘛策划的?所以他们一直以来用的手段,就是欺诈、蒙骗西藏和内地的那些朋友,一直蒙骗到现在。这种说法我们从小就听说过,都是这样听说长大的,到现在他们还是这样讲,假如再这样讲下去,他们如何能收拾这个后果呢?现在是西藏的问题,将来就是新疆、蒙古、还有其他的少数民族,这些都会一一出来的,这样什么时候能收场呢?所以这一切都是他们长期以来的口头禅,这种口头禅始终无法改变境内的藏人对达赖喇嘛的支持、对西藏宗教和文化的爱惜,所以五十多年来中共一直说对西藏发展,今天大家都看到了,他们所做的一切可以说完全是失败的。

记者:您认为在西藏和藏区确实发生了中共在媒体里宣传的打、砸、抢、烧吗?而且是由藏民干的?
阿旺念札:他们所谓的打、砸、抢是哪一个人去打砸抢的?是藏人?假如是藏人,那是在西藏的哪一个地区?西藏目前可以说还没有变到那种地步吧,中共所说的打、砸、抢是在很早以前就有预谋和精心策划的,他们煽动人民去参加他们制造的混乱,而且他们有限制的让你们去什么地方烧,到什么地方打,除此以外你们都不能做,否则就会受到法律的谴责,如果你们今天所做的事情被泄漏了,就会受到制裁,比如枪毙,已经有很多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了。这一切的暴力行为完全是中共一手策划的,藏人本身没有这种暴力的倾向,他们一生下来就具有这种爱心和痴心。他们今天为什么能在中共的枪口下勇敢的站出来,诉出生活中的和对政府的不满?中共长期以来用欺骗性的残忍手段来统治藏民,才导致今天这样的后果!

记者:用一句话概括,您认为今天的打、砸、抢、烧是由中共一手策划的,在此过程中他们煽动群众去参加?
阿旺念札:对,是这样。

记者:您刚才提到中共长期以来对西藏的镇压和对藏人信仰的镇压,这次甚至是喇嘛也走上街头和平的示威,而中共官方说他们是分裂祖国,您认为他们争取的主要是什么呢?
阿旺念札:他们争取的是自由:民主自由、宗教自由、信仰和言论自由。

记者:藏人也希望争取藏区的自治吗?
阿旺念札:对,他们虽然没有提到自治,他们所诉求的是一个和平的、圆满的、名副其实的民主自由,言论自由,假如他们在生活中有意见和看法,能有一个自由的权利提出来。

记者:您在中国生活了很长时间,您是哪一年离开中国的?
阿旺念札:一九八七年。

记者:您在离开中国之前是否也经历过中共对西藏或者对藏人信仰自由的限制?能给我们的读者举一两个实例吗?
阿旺念札:西藏的宗教信仰自由在文革以后完全被破坏了,信仰遭到空前的浩劫。1983年在我的家乡组织了一次祭神,祈求得到信仰自由,希望民族传统文化能够得到恢复和继承,我们要建造寺庙等等,可是中共把这些老人们全部都抓起来了,他们大部分都死在监狱里,最后只有一两个出来的,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亲身经历过的,那次事件虽然规模比较小,但 最后以悲剧收场。再有就是87/88年的时候,在西藏发生了几次大的事件,比如寺院里面本来就是几千个出家人在一起居住,他们在一起学习经书,后来中共把他们人数减少掉。中共看哪些是真正爱国的,哪些是爱宗教的,哪些是信共产党的,结果很多的人都被赶走,寺院里最后只剩下大约300人。

记者:也就是说,中共在寺院里也对喇嘛进行爱国教育,在喇嘛里面也分出爱中共的喇嘛和不爱中共的喇嘛,那些不爱中共的喇嘛就没有资格在寺院里呆,是吗?
阿旺念札:是这样的。

记者:中国官方报道说,有喇嘛出来说话,是什么喇嘛庙里的头头等等。您认为这些喇嘛是真的信仰藏教的喇嘛,还是长期以来受到洗脑的喇嘛呢?您认为他的可靠性有多少?
阿旺念札:洗脑是绝对不可能的,无论是什么样的藏人,他绝对不会去毁掉自己天生的宗教信仰或者对佛教的热忱和热衷的。但是他们那些出来说话的,我们不能凭他所说的话来评定他是爱中共的或爱西藏的,因为他们所处的背景、环境、发生的地点不一样,要从很多方面来观察。虽然中共不信宗教,但藏族的共产党员里有念佛号的,念经的,同样道理,不能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所以这就很难分别,当共产党强迫你去干什么的时候,它也可以把稿子写好让你去念。

记者:您的意思是媒体报道的人物和事例也有可能是受中共的逼迫而为?
阿旺念札:是的,当然不可避免有一两个可能也是维护中共的。

记者:寺庙里都是藏人,还是有中共安插的非藏人在庙里进行这样的活动?
阿旺念札:寺庙里真正的出家人大部分都是藏人,当然从内地来的和尚也有,可是他们安插进来的人都是剃头的、都是出家人,都是派出来在里面做什么的,在附近做什么的,等等。

记者:在海外,国际社会在呼吁中共当局尽快与达赖喇嘛进行会谈,但是,尽管在国际的呼吁下,中共的口气却越来越强硬,他们说要消灭达赖集团,您认为当前的西方国际社会的这种呼吁能够促成中共与达赖喇嘛的会谈吗?
阿旺念札:能不能促成中共与达赖喇嘛的会谈也是值得善解的,但是至少他们所呼吁的是发生的真实情况,我们所追求的、达赖喇嘛与中共会谈所要解决的西藏问题是真实的,没有一点虚构的,所以真理永远是真理嘛,现在的中共不管怎么去强硬,但是它始终是抵抗不了真理的力量呀,它终究会有一天会与达赖喇嘛坐下来谈论西藏与中国的未来的。

记者:二十多年来达赖喇嘛一直都在努力与中共进行会谈,也做了很多的让步,但是中共始终没有改变,那你认为中共真的有会谈的愿望吗?还是它们根本就没有改变它们对西藏目前这种政策的愿望?
阿旺念札:我个人的看法,直到现在我还看不出它们的诚意。假如它们有诚意,应该谈出来,应该是站出来面对问题的时候了,它们却始终在避免,在逃避这个现实。逃避现实始终解决不了现实的问题呀,但是我相信,迟早会有一天它会与达赖喇嘛和谈的,因为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中国需要发展,中国需要面对全世界,中国要面对国内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假如没有与达赖喇嘛和谈的话,中国共产党是没办法长期生存的。

记者:您认为中共最害怕的是什么问题?
阿旺念札:中共最害怕的西藏问题就是达赖喇嘛提出的和平的、中间路线的问题。


信仰使藏人无法改变对达赖喇嘛的尊敬(网络图片)

记者:您认为中共一直对西藏的文化、特别是对藏传佛教进行打压,它们为什么会害怕藏人的信仰和文化?
阿旺念札:它本来就要去统治西藏,统治少数民族,统治的方式就是:说过去西藏的奴隶社会等等形式不好来改变藏人对中共的看法,使藏人相信中共。它们用了五十多年的时间来进行教育和改造思想,但是西藏很多人都会相信,共产党对社会有一些发展,但是始终没有办法改变他们对达赖喇嘛的心,因为西藏有这样一个民族心和团结的心,这都来源于信仰宗教(佛教)的关系。经过中共五十多年的教育,有些人他们连看都没有看到达赖喇嘛,可是他们对达赖喇嘛如此的尊敬、如此的爱,把一切希望寄托给达赖喇嘛。他们为什么能这样呢? 不外乎就是信仰的力量!所以中共为什么怕这种宗教信仰和对民主的这种信仰呢?是因为它们始终无法改变藏人的这种思想。虽然在名义上说服从共产党,但是他们的内心始终是向着达赖喇嘛和这种民主的。他们这种坚定地、不可动摇的信心是从哪里来的?追根究底,就会发现这些都是信仰带来的,假如没有消灭这种信仰,就始终改变不了这种民族的观念和民主心。

记者:您认为中共想通过中共的意识来统治西藏,但是它改变不了西藏人对于宗教的热爱和坚定的信仰?
阿旺念札:对呀。

记者:中共是一个完全无神的团体。其实中共不仅是对西藏,对所有的宗教信仰都是进行迫害,在这一点上,您认为它作为一个无神论的政治团体有多大的可能性会改变?有很多的中国人(这里不指藏人),也放弃了对中共的这种希望,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中共的本质,它本身无法改变,他们希望都能够走出中共,放弃中共,而从新找回我们的真正的传统,从新找回中国的文化,从新找到中国发展的道路。您认为中共在这点上有改变的可能吗?
阿旺念札:对呀,中国现在就是处在这样一个危机的时候。很多中国人民,我们很多中国内地的汉人朋友们,他们有在政府工作的,以及平民百姓,他们虽然在物质上非常富有,那些上班族每天在工作之后他们发现这个政府没有希望,如果你在精神上没有依靠,完全是空虚的,内心里是不能真正快乐的!因为他们每天都去赌博、嫖妓等等,内心始终是空虚的。他们闲聊的时候发现,人的思想和内心的需求并不是外在的物质条件能够满足的,因此必须要透过一个精神的依靠才能满足内心。在他们寻找精神依靠的过程中发现,原来宗教是可以依靠的,没有宗教是没有办法的,因此他们就相信了宗教,因为对共产党没有希望、无法依靠。这个政府没有保障,没有福利,这个政府是没有办法信任的。

记者:中共的媒体煽动汉人对藏人的仇恨,长期以来他们把中共和中国混为一谈,很多的中国人也不理解这一点,而您能够看到,对西藏所作的这一切实际上是中共想要做的,而不是中国人民想要做的。
阿旺念札:是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分清中共与中国、共产党与中国,现在西藏所面临的许多痛苦都是共产党干的,而非是中国人民(包括共产党里的),而是这种政策,所以我们要看到中共以及中国共产党的现在的这种口号等等的区别,所以我们很多藏人认为,我们并不是汉藏的矛盾,而是藏族跟共产党的矛盾,要解决根本问题,必须从共产党的宗旨里去寻找。

记者:因为中共对西藏的镇压,现在越来越多的政治家、运动员和演员提出抵制奥运,比如欧洲议会主席波特林提出:中共当局立即与达赖喇嘛会谈,否则会抵制奥运,对于他们的这种呼吁您是怎么看的?您认为中共有资格举办奥运吗?
阿旺念札:现在是共产党的时代,共产党现在没有资格承办奥运,但是中国人民有权利,应该由中国民间团体和中国人民来承办,中国人民是很坦然的,要把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现在对西藏的打压、破坏都不是汉民族所为,而是共产党所为,因此共产党是没有资格,而中国人民是有资格的。

记者:在此次的西藏事件中,在您的家乡大约有多少藏民失去生命?
阿旺念札:在我的家乡巴塘还没有人失去生命,因为他们还没有开始游行就已经被解放军控制了,但是我知道在四川阿坝死了二十几个人。

记者:您认为此次事件将会持续多长时间?中共在媒体上报道,各地情况已经平息,商店开始运行,您怎么看呢?
阿旺念札:我希望在西藏境内越早平息越好,我知道这种和平的诉求是永远无法平息的,在西藏事件没有解决之前,这种游行、这种和平的追求是永远存在的。

记者:媒体报道了一个确凿的例子,一个华裔泰国女子在拉萨亲眼看见,警察扮演成藏人,拿着刀在人群中参加游行,并且实施一些暴力行为,您能证实此事吗?
阿旺念札:确实有此事,泰国华侨在西藏看到的这个人绝对不是藏人,是当地的一个公安人员,我是亲自听这个泰国华侨说的。

记者:您是否有照片?在中共提供的照片中前一组照片中有这个人,泰国华侨也是通过照片认出来的,在以后提供的照片中就把这个人给删了,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中共提供的前一组照片,你还有已经删掉的这个人的这组照片吗?
阿旺念札:这个照片我暂时没有,但是我今天早上看到了这个照片,已经寄给我美国的朋友了。这个照片你们要好好的观察,因为已经被动过手脚了。

记者:好,我希望一切都很快的恢复,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谢谢!
阿旺念札:不客气,再见。

看中国首发 转载请注明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