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过渡政府之“隆中对”

2008-02-02 02:18 作者:辛评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过渡政府之成立,顺天而应人。过渡政府之定位,在于使中国和平过渡到一个民主自由之新社会。为此,过渡政府可参照如下基本方略行事:过渡政府之最大任务,在于扫除对新中国诞生的最大障碍--邪恶中共。在无限繁杂之事务和干扰中,这是始终要清醒地认识和坚持的。如果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它处,则会导致过渡政府的失利甚至失败。

眼下的中国,真是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然而解决一切问题的最大关键在于邪恶中共在极力控制着中国社会,不解决这一问题,其它任何问题都无从谈起。而解决这一问题,扫除这一邪恶障碍,则是大多数中国人的共识,是不同政见、不同派别、不同信仰的人们的共识,可以结成最广大的同盟,从而把各种力量统一在同一旗帜之下。也就是说,过渡政府的基本口号应该是:"扫除障碍,民主建国"。等扫除了邪恶中共这一最大的障碍之后,各种主张可以在民主的共同规则下参与建国,各显神通。而在此之前,大家都应把力量集中用于扫除中共这一最邪恶的障碍的行动中。

目前过渡政府的定位是基本清楚的,但是还不够鲜明,而且在今后,会出现更多现象的纷扰,如果不时刻清醒明智,则很可能会迷失方向。过渡政府之法令,要简明,使人人易知易行。在此要学习汉高祖刘邦之"约法三章"做法--"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过渡政府并不必忙于为未来中国立法,因为那是在广泛民主基础上由专家立法。过渡政府最需要为过渡时期立法,而过渡时期立法是很简单的,也最易于为广大人民所接受,如"第一条 迫害信仰自由、民主、人权人士者抵罪,不管以何种名义,包括以政党、国家还是以法律的名义进行的。"有这一条,辅以最坚决的执行力度,即可令所有迫害民主自由人权之罪犯丧胆。这些法令易知易行,易于传播,很快即能为广大中国人民周知并遵守,对于极少数拒不遵守者,则以法律的威严对待。

那么,过渡政府应尽快建立一个过渡议会,过渡议会将以其法律的简明性而很快赢得合法性,因为大多数人会自然的发自内心的拥护其法令。这可以说是以实质拯救程序之不足。这也是"过渡"议会所不得已而为之的。当然,过渡议会还是要尽可能多的吸纳不同政见的人士参与。

目前已突显建立"过渡法院"之必要性和紧迫性。有法令就必须有法院。到目前为止,中国广大受迫害者都不得不向中共邪恶法院起诉恶人,或不得不向国际法庭或外国法院起诉恶人,这样就使无数中国人有冤无处诉,整个中国冤气盈天!如此一个文明古国,竟然没有一个主持正义的法院,这是全体中国人的大耻辱,也是人类的大耻辱。值此良机,过渡政府应奋起余威,把全球审江大联盟、追杳国际等机构联合起来,建立中国人自己的主持正义的法院,现在就审判那些罪大恶极的恶人,不要等到将来了,因为这是最有助于扫除障碍、震慑恶人的方式之一。

过渡法院受理的是那些中国人受迫害的起诉案件,经过公正审理后发出执行令,在暂时没有建立警察机构的时候,可采用"人人得以诛之"的办法,但要求执行的团体或个人要严格以过渡法院的判决为依据,在执行之后要公开声明为其事负责,以在社会上树立正气,而不被人误解为谋杀。

过渡到新中国之步骤,很可能还是过去苏联东欧所走过的路,因为那是上天安排的一场预演,就是给今天的人看的,当然又不可能完全一样。大体上,会分为三个步骤:

第一步是言路广开。最好能争取中共能够开放言禁。在前苏联,那是由戈尔巴乔夫的"公开性"所开启的,言论开放才有可能最大限度的使人认清真相,辨别正邪,才有真正的思想大觉醒。目前与当时所不同的是,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为言论开放提供了一个最好的条件,所以言论开放首先是互联网开放。这一点已经是过渡政府的共识了。

接着就是报禁的解除与新闻自由的实现,自由报社、电台、电视台、出版社会相继出现,这是比党派的成立更有力的扫除障碍的工具。最好能实现这一点,没有这一点,要广得民心是不容易的,因为广大民众都在受着邪恶"党文化"的毒害。但是,不管中共开放也好不开放也好,言论自由是挡不住的,过渡政府应致力于促使自由言论之在中国大陆广泛推广,而争取中共同意开放言禁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办法。它同意最好,不同意,也有我们的办法。过渡政府要能做到这一点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如果中共中的良知人士有力量开放言禁,则这个过程的代价会小。否则就会大,只是这样一个差别。而言路广开却一定是必成的事实。

第二步是随着民众觉醒而党派纷起。最好能争取中共开放党禁。这一步不管看起来有多遥远,确是一定要到来的。实质上,不管中共开放不开放党禁,还不是有那么多党派在不断兴起吗?其实,各党派的建立与否从现在开始并不需要得到邪恶中共的许可,而只需过渡政府的许可。但为什么要中共开放党禁呢?为的是能和平的过渡到新中国,避免更多的流血与暴力冲突的发生。

第三步,如果前面两步能顺利的话,那么第三步就是民主普选,在选举中击败中共而扫除建立新中国的障碍。这是最小代价的路,最和平的路,也是大家所争取的路。当然,这取决于正义人士的努力,也取决于中共内部良知人士的觉醒。因为解体中共不是消灭中共党员,而是拯救党员本身,相信中共内部的良知人士也必然会有所作为,所以走这样的路并非没有可能。如果前面两步不能实现,那么,必然要通过一种强制的力量完成这一历史使命,最便利的就是通过军事政变的形式扫除这一历史障碍,使新中国得以出生。无论是开放党禁、军事政变或民主普选,都以言路广开为基础和前提。这是不能跨越的一步,也许有人会觉得不如军事政变来得快,一下子就解决问题了,但中国民众受邪恶党文化毒害之深,那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没有一个思想上的大觉醒,是不可能有一场成功的军事政变的,政变即使取得短暂的成功,还是很容易被野心家攫取胜利果实,因为那是一场缺乏民众基础的军事政变。所以不能做急功近利之想。

过渡政府是以自己的历史责任感、以自己的精神境界,而非程序性的完美来赢得民众和世界的认可的,其实类似的先例在历史上也有过,如二战期间戴高乐在英国建立的流亡政府就是一例。过渡政府应理直气壮的争取国内民众的支持和国际力量的支持,过渡政府在健全自身的同时,可以申请加入联合国,加入各种国际组织,谋求与各国建立外交关系,争取各国政府的认同,争取世界人民的支持,不管这个过程有多长,都一定要这样走。外在的支持会缩短过渡的路程,减少中间的损失,但成败并不建立在对外在支持的依赖上。因为,只要自己走得正,路一定是能走得通的。过渡政府将验证一个千古不破的真理,那就是:邪不胜正!一定的。

来源: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