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邓小平 周恩来结盟反毛

2008-01-12 09:23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这我们向大家介绍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两年中,邓小平 周恩来结盟反毛的情况。内容来自著名作家张戎女士的著作《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第五十七章 --"邓小平迫毛让步"的前半部分。


毛泽东生命的最后两年中,中共领导中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反对派",核心人物是邓小平和周恩来。

邓是四川人,比毛小十一岁。一九二零年十六岁时,他飘洋渡海去法国勤工俭学,在那里成为共产党人,受周恩来领导。法国的五年使他爱上了牛角面包、葡萄酒、奶酪等法国食品。若干年后,他还多次把巴黎咖啡馆跟家乡四川的茶馆相提并论,特别提起义大利广场旁边的一个小咖啡馆,他常去那里喝咖啡。

同在法国的中国人形容他是个"四川小孩子,矮矮的,胖胖的......总是跳脚(蹦蹦),走到这一角同人说笑话,又走到那一角同人开玩笑。" 数十年的共产党生涯把他演变为喜怒哀乐不形于色的寡言的人。

后来,邓从法国被驱逐出境,到了苏联。毛泽东在江西红军滥杀人时,邓小平就是毛的人。长征时,他是中共中央秘书长:抗战中,他是中共八路军最高指挥之一;国共内战期间,他前后任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一度管辖两个中共野战军。从五十年代中期起,他是中共的总书记。

对毛的政策,邓一贯卖力地执行。反右运动,他是毛的主要臂膀。但在大跃进后期,邓转而反对毛导致大饥荒的政策,支持刘少奇。毛注意到他开始回避自己,说: "邓小平从来不找我,从五九年到现在,什么事情不找我。""邓小平耳朵聋,一开会就在我很远的地方坐着。五九年以来六年不向我汇报工作。"邓小平对我敬而远之。"

毛发动文革时把他打成"第二号最大的走资派",软禁在家,孩子和继母被赶出家门。邓被批斗抄家,但不像刘少奇被整得那样惨,他一直有夫人陪伴。毛整人整到什么程度是根据他仇恨的程度,经过精心安排的。毛说:"邓小平要批",但 "要把他同刘少奇区别一下"。毛留着邓以备不时之需。

即使是有"区别"也还是灾难。一九六八年五月,邓的大儿子邓朴方跟一个女儿被用黑布蒙上眼睛,抓到北京大学去,逼他们揭发邓小平。在这所中国著名的最高学府,六十多个遭到监禁的人被拷问致死,或自杀。邓朴方不堪凌辱而跳楼,造成终身残废,从胸部以下全部失去知觉。邓和妻子一年以后才得到消息。几天几夜,邓的妻子不住地哭,后来对邓的继母说,她觉得活着真是不如死了好。

一九六九年十月,邓小平夫妇被放逐到江西,由持枪的警卫监管,每天去拖拉机厂做工。离京前,邓跟瘫痪的邓朴方一面也没见上。在流放地,有一天,最小的儿子从上山下乡的地方来看父母,面黄肌瘦,穿得破破烂烂。假期结束,儿子不能不在一个小雨天离开。邓心里难受,当天面色苍白、冷汗淋漓地倒在工厂地上。

一九七一年六月,瘫痪的邓朴方终于获准送来江西,当邓看到他从前活蹦乱跳的儿子残废成什么样子时,他的伤心溢于言表。 邓后来说,文化大革命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日子。一天夜里,他在恶梦中大声喊叫,把全楼都惊醒了,以为出了什么事。

机会终于来了:"九.一三"。邓朴方经常用家里带短波的收音机听外国电台。这在中国当时是要坐牢的,推行这项严酷政策,邓本人也有份儿。可如今他默许儿子"收听敌台"。正是从外国电台广播中,邓一家猜到了林彪出事。

对这一消息,毛政权层层往下传达,邓两个月后同工厂工人一起听到。文件里提到"林彪迫害老干部"。念文件的说:"毛主席对老干部是不会置于死地的。老邓就坐在这里,他可以作证。老邓,你说是不是呀?"邓小平纹丝不动地坐着,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回家关上房门后,他一改往常不同家人谈政治的规矩,和他们一样兴奋激动。两天之后,他提笔给毛写了被打倒以来的第一封信,要求工作。他感到他有可能东山再起。

1971年11月6日和1972年8月3日,邓小平借林彪倒台的机会先后两次给毛泽东写信,大骂林彪,承认自己"同刘少奇一块推行了一条反革命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还言不由衷地对毛大表忠心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揭露我和批判我,是完全应该的"。并表示"我完全拥护主席的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 邓小平还再次保证"永不翻案"。

没有回信。周恩来第二年五月被诊断出癌症,毛也没有召邓入京。毛尝试在文革既得利益者中培养周的接班人,选择了上海造反派头目王洪文。三十七岁的王原是某纺织厂保卫科干部,他长相英俊,有些号召力,但谈不上有治国的本领。毛派飞机把他接到北京,开始训练他,一年之后,在中共"十大"上,把王提为仅次于周的第三号人物。

王洪文显然无法替代周。澳大利亚的惠特拉姆总理访华,在毛那里见到王,发现他紧张得不得了,整个会见一个字也没说,只在最后没头没脑地蹦了一句出来。会见时惠特拉姆曾提起一九二七年的"南昌起义",周恩来感叹说年轻的王那时还没出生。会见完毕,客人准备走了,王突然局促不安地尖声说:"总理,你说南昌起义时我还没出生,可是我也干了很长时间的革命。"

这样的人自然不能教毛放心。一九七三年初,周的病势恶化。毛不起用邓不行了。他把邓接来北京,先让邓做了副总理,主要负责接待外国人。邓不像周恩来那样有风采,会见外国人时不断吐痰,令好几个政要都惴惴不安。

这年年底,周的癌症进一步恶化,尿里的鲜血止不胜止。毛做了一项重大决策:让邓主管军队。为此,他恢复了邓政治局委员的身分。邓是唯一可以保持军队稳定的人。王洪文在军队的影响等于零,林彪死后毛任命的军队主管人叶剑英元帅,分量又不够重。

给邓这样的权力对毛来说是场赌博。但毛的赌注押对了。毛活着时,邓没有对他人身造成任何威胁,就是毛死了,邓也不准公开批毛。

毛把邓提上政坛中心,但在邓周围摆上自己的人,主要是他"命名"的"四人帮":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康生当时已因癌症行将就木。"四人帮"代表着毛的政策。

邓回京不久便同周恩来和叶剑英建立了自己的"联盟"。这三人中,邓、叶是文革的受害者,而周是助纣为虐的人。为了奉迎毛,周甚至把自己的家"西花厅",改名为"向阳院",意思是心向红太阳毛泽东。

他唯一的养女孙维世在文革中受到监禁,原因在于她曾给中共高层做过俄语翻译,见过许多苏联领导人,包括斯大林。毛怀疑他周围所有跟苏联有来往的人,把她也抓了起来。江青落井下石,因为孙长得很美,毛对她也似曾有意。孙惨死在狱中。尽管周恩来据说也对她爱慕倾心,周没有伸手救她,死后他还批示调查 "是否自杀或灭口",好像孙真的卷进了什么"阴谋"。

邓对周帮毛搞文革是不满的。毛死后他讲,周在文革中"说了好多违心的话,做了好多违心的事",虽然他紧接着又声称"人民原谅他"。一九七三年春回京后,邓于四月九日去看望病中的周。他们有近七年没见面了。一开头,两个人对坐无言。终于,周开口了,第一句话是:"张春桥是叛徒,但是主席不让查。"周向来谨小慎微,这次他不仅要一棍子打死毛的亲信张春桥,而且直接抱怨毛泽东。他的话是经过仔细斟酌的,目的是向邓表态:他要跟邓站在一起,反对文化大革命。此话一出口,邓便了解了周,再看到周病瘦得不成样子,原谅了周。两人开始长谈,从此成了盟友。

这是一个转折点。毛的两个最重要的同事携手结盟。邓还常去军队的重地西山见另一个盟友叶剑英,与叶配合默契。毛的同事"串通一气",这向来是毛的大忌,如今成了现实。

邓等人得以结盟,归根到底是由于年迈的毛病得不轻。终身的嗜好抽烟就是在此时忍痛戒掉的。眼睛半瞎,他对自己的安全比以往更加担心。身边工作人员接到规定:"走路要响一些,好让他知道有人进来了,免得他不知道吓着。"视力模糊不能看书,一生手不释卷的毛难以忍耐,他叫人把一些文革中禁止出版的古典文学作品印成大字本看。为了印这些大字本,北京、上海各建了一个印刷厂,每册印刷量五本上送毛。为了保险多印了几本,作为档案封存。参与注释、校点的学者一本也不许保留。随着毛的视力越来越坏,大字本的字号也越来越大。当毛发现即使用放大镜也看不清这些特大号字时,他忍不住痛哭起来。

他只得靠工作人员读书给他听。

一九七四年七月十七日,毛离开北京到南方去。不久,眼疾诊断出;来了,是白内障,成熟后用小手术很容易摘除。虽然等它成熟要等一年,毛也长吁了一口气。他在南方待了九个月,这是他一生最后一次出行。

为毛检查身体的结果还发现,他患了一种极少有的运动神经元病,大脑延髓和脊髓内主宰喉、咽、舌、手、腿的神经细胞逐渐变质坏死,身体逐渐麻□瘫痪。由于喉、咽、舌功能失调,食物和水会流入气管囤积肺中,引起肺部反覆感染。在最后阶段,不仅无法吞咽,而且无法呼吸。这是不治之症,根据毛现有的病状,他只能活两年。

医生们依汇报程序报告了毛的大总管汪东兴,汪报告了周恩来。正是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周的胆子大壮,虽然外表上,他对毛是照常的恭顺。周的盟友邓,叶也得到这一消息。他们决定不通知"四人帮",连毛的夫人江青也不告知。告诉江青是自找麻烦。两年前毛休克,她骂医护人员是"特务"、"反革命"。周恩来找她讨论毛的病情,她反说周要逼毛交权。可是,这次不告诉她毛的病情,不光是怕她乱指控,更重要的还是政治斗争的需要。


来源:希望之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