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认清毛泽东——周恩来的下场 (图)

2007-12-17 08:54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各位听众你们好, 这里是认清毛泽东系列节目的第53集。在这一集我们向大家介绍毛泽东不准周恩来治疗膀胱癌的情况。内容选自著名作家张戎女士的著作《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第五十五章 --"周恩来的下场"。

70年代的周恩来


尼克松访华后不久的一九七二年五月中旬,例行尿检发现周恩来得了膀胱癌。政治局委员什么时候可以治病、如何治病,得由毛来决定。医生们要求及早检查治疗,必要时动手术,强调说癌症尚在早期,周本人还没有任何症状,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治愈率。

五月三十一日,毛批示了:"第一,要保密,不要告诉总理和邓大姐;第二,不要检查;第三,不要开刀"。最后第四条不是治病,而是:"加强营养和护理"。

不许给周治病,毛的藉口是周"年纪大了","心脏不好","开刀没用"。可是毛本人七十八岁了,比周大四岁,心脏病严重得多,他的医疗组里却有准备手术的外科医生和麻醉师。

几十年来,周为毛服务是如履薄冰,鞠躬尽瘁。毛生了病,他像孝子般的关心,甚至先尝给毛用的药,先试验毛的眼药水,说是"看对眼睛有没有刺激"。但如今,周得了癌症,毛却不准他治。毛要的不仅是周马不停蹄地为他服务,更重要的,他要比他小四岁的周死在他前面。

医 生们奉命不得透露实情,但周从频繁验尿和医生躲躲闪闪的表情中猜到了。他嘴上不说,心里着急,自己查阅尿细胞学一类的医书。毛选择这个时候,要周对三百多 名高层干部详细检讨所谓过去犯的"路线错误"。林彪摔死后,周成了第二号人物,党、政、军都归他管。毛要削弱周的地位,损害他的形象。

毛又把一九三二年伪造的周脱党的《伍豪启事》翻出来,向这些高级干部公布。周当年就因害怕这份启事而一再顺从毛的意志。文革中,毛曾把它抖出来,以吓唬周。现在毛更把这件本来只有极少数人听说的事,扩散到整个高层,还发给各省存档。

为 写自我检讨,周恩来度过了辛苦的日日夜夜,每天胡子也不刮,饭也吃得很少,最后写得脸都浮肿了,两腿肿到膝盖以上,连鞋也穿不下。一九七二年六月十到十二 日,他一连讲了三个晚上,开口闭口"补过赎罪",损自己损得如此可怜,听众心里都为他感到痛苦。周说:"你们了解我的历史上的错误后,就会破除迷 信...... 你们有权利要求我改好,如果还改不好而错误犯的又大,你们有权要求中央讨论,轻则警告,重则撤职"。最后,他特别声明:"我一直而且永远认为,不能掌舵, 只能当助手。"这是他在向毛保证,他没有取代毛的野心,请求毛放心。

这时的周过着一种现代政治史上独一无二的双重生活。公开场合里,他是个外交高手,是个政治人物。视线之外,他却是个低三下四的畏缩之辈。

一九七三年初,周的膀胱癌严重恶化,尿里出现大量肉眼看得见的血。只是此时毛的大总管汪东兴等人才正式把实情告诉周。当医生们请求全面检查治疗时,毛于二月七日透过汪东兴喝斥他们:"七老八十,做什么检查!"

到了二月中旬,基辛格来北京,周帮着毛唬弄他,毛对周的表演称心如意。三月二日,周乘势恳求毛让他治病。毛好歹点了头,又打了个主意拖延治疗,命令医生只检查,不治疗,检查治疗要分"两步走"。

主 治医生意识到:所谓分"两步走"仅是一种说法,实际并没有第二步。他决心冒着惹怒毛的风险,在做膀胱镜检查时把癌症病灶灼掉。镜检前,周夫人邓颖超对医生 说:"你们知道吗,要分两步走。"主治医生说:"我们按照中央的指示办,只是,如果我在检查的时候看见有一块小石头,如果顺便拿出来,就不用再走第二步 了。是否还要留着,再用一次麻醉,留到第二步?"邓颖超同意叫"顺便拿出来"。

三月十日,周恩来终于在癌症发现十个月后第一次做了膀胱镜检查,医生把"小石头"也"顺便"烧掉了。周醒来以后听说癌细胞"烧掉了",还装出毫不客气的样子,对医生说:"不是让你们分两步走吗?"但大家都看得出他心里其实很欣慰。周高兴地请医疗组成员吃了一顿北京烤鸭。

毛 在对美关系上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六月二十二日,尼克松与勃列日涅夫签订了《苏美防止核战争协定》。当毛看到外交部的分析文章,说这表示"美苏主宰世界 的气氛更浓"时,他焦躁不已。尼克松访华曾激起他的幻想,用基辛格的话说,"战后两极世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毛也成了一极。如今他发现,世界仍是两 极,他费尽心力仍未能与美苏平坐平起。而代价是他的反美形象一落千丈。

周恩来成了毛的出气筒。跟美国打交道,明明是毛在筹划,但世界舆论却 把功劳算在周恩来身上。毛七月四日对政治局发话说周"搞修正主义",周又再次卑躬屈膝地做检讨。十一月,新任国务卿的基辛格再度访华,带来了更坏的消息。 九个月前,基辛格曾许诺说:一九七四年期中选举后,华盛顿将着手与北京建交,可现在他说美国的 "国内局势,不允许美国马上同台湾断交。

毛至死未能得到台湾,也未能看到美国承认他的政权。

毛 把挫折归咎于"水门事件"(Watergate)。这桩丑闻使尼克松位子不稳,不敢采取冒风险的政策。毛对基辛格说:"你们国家为什么老闹那个什么屁 "水门事件"?总而言之,这个事我们不高兴。"在外国来访政要面前,他总是大骂水门,对法国总统蓬皮杜说他不懂为什么这么小题大做?对泰国总理克立,他反 问道:"一个录音机有什么关系?""难道统治者就不应该有权统治吗?,一九七四年五月,尼克松摇摇欲坠时,毛请英国前首相希思"帮他一个忙,教他渡过水门 难关"。

八月九日,尼克松因水门案被迫辞职。"水门事件"不仅使美国总统丢了位子,也叫毛泽东死了心,他的军事大国梦只能是个梦了。毛整八十岁了,重病缠身,心有余而力不足,终于无奈地承认了现实。

毛 让政治局就批周,外交部跟周共事几十年的人,对他兴师问罪,说他在跟美国人打交道中"犯了右倾错误"。这时周癌症复发,尿里又出现大量鲜血,在批他的会 上,他时时还得离席去排血。周的惨状每天由外交部里两位与毛关系亲密的年轻女士描绘给毛听,一个是毛的侄女王海容,一个是毛的英文翻译唐闻生。毛批周的指 示也由她们向政治局传达。

毛自然也用上了他的夫人。江青骂周"丧权辱国","投降主义""迫不及待"地要取代毛。当周起而为自己辩解时,江青不耐烦地打断他:"你这个人就是罗嗦!要谈实质性问题!"周说:"我不知道什么实质性问题。"江要他交代:"基辛格来访时有没有犯过卖国主义的错误!"

周 一边挨整,一边照常工作。十二月九日,他陪同毛接见尼泊尔国王、王后。据目击者说,贵宾们走后,毛笑着对周说:"总理啊,你挨整啦,听说他们整得你不亦乐 乎啊!""总理可怜啊,被这几个娘们整得好苦。"周离开后,那两个"娘们"--王海容、唐闻生抱怨毛把责任推到她们身上:"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毛仍旧嘻 嘻笑着说:"就是嘛,就是你们整的嘛。"毛显然很开心。

周病情越来越重,出血速度快过排血速度,血块堵住尿道口,使每次小便都是一场痛苦的 挣扎。周不得不又跳又蹦,又翻又滚,想把堵在尿道口的血块撞开。因为失血太多,周每星期要输两次血。有一次正输着血,周微微睡着了,房门下边塞进来一张纸 条,要他去开政治局会议。医生请求给周二十分钟的时间,让他输完血。可几分钟以后,又一张纸条塞进来,这回是邓颖超写的,要医生"叫醒总理去参加会议"。 周只略带不悦地说:"马上拔掉针头,我起床开会去!"后来医生们听说,那次政治局会议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非得周立刻出席不可。

医生们要求给 周做手术。一九七四年五月九日,张春桥传达的圣旨是:"目前手术不能考虑,这一条给你们堵死。"无奈的周找负责他医疗事宜的四位中共领导人,通过他们恳求 毛。毛模棱两可地说:"见完拉扎克(TunRazak)再说。"拉扎克是马来西亚总理,预计在五月底访华。周恩来在五月三十一日同他签订了中马建交公报, 第二天,六月一日,住进了医院。在癌症发现两年之后,他第一次做了手术。这一延误使周死在毛泽东之前。

毛终于准许周做手术,原因是他自己病得厉害,眼睛快瞎了,身子不听使唤,走路要人扶。毛不想把周逼急了。 周手术一个多月后,得到惊人消息:毛得了一种罕见的不治之症,只有两年可活。周决定不把这个消息报告毛。

毛有了死期了。知道了这一点,周恩来变了,对毛,他不那么害怕了。

来源:希望之声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