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们的生命将交给谁?

2007-11-28 22:40 作者:五里雾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世上有很多不幸,但有种不幸几乎所有人都会遇到,那就是我们的生命都会交给那些素不相识的医生、护士们,与其说这是对神圣职业的认同,不如说这是没有办法的无奈之举!我们所应该做的只是尽力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减少这种风险的可能。

今天我爸手上搞了块伤口,于是我们先就近在镇卫生院将伤口包扎了一下,查了点碘伏,包扎了一下,医生说:今天不可以打破伤风了,明天来吧!当时的时间是17点左右,我晕,破伤风这东西我以前了解得不少,潜伏期可长可短,发病可以算是急性,会引起肌肉收缩,破坏组织……

回家的路上,顺便去了一下村里的卫生所,没有破伤风针……

没办法,去了当地的中医院,我晕,急诊的灯居然不亮,挂号处没人,只有外科还有人,我爸便在等外科医生开处方,我去了输液室(估计急诊打针应该就在这个地方),询问的结果是现在已经无法打针,让我明天来。这个时候我爸已经拿到了处方准备去划价,我问划价处能否现在打针,答曰:现在已经下班……

 

请注意,直到这个时候,医院都只是告诉我无法打破伤风(当然,这是我的错,因为我只说了要打破伤风),我只得询问市人医的朋友,得知虽然破伤风无法打,但市人医可以打同样效果无须做皮试的“破伤风免疫球蛋白”效果相同,不过价格高许多。我询问了一下大概要七十多的价格,我在想,这种情况下,就是再加个零,我也不会让家人冒那一夜的风险,虽然这病发病时间一般都超过24小时,但如果到了第二天,父亲很可能就不去打针了,这样一颗炸弹我是不会让它存在的!

 

拿到药的时候我感到药瓶比较凉,可能是冰箱里拿出来的,去打针的时候自然要排队,这是臀部肌肉注射,我找到注射的地方,居然是个三面透明的空间,没有一点遮挡,当时就纳闷:是在这个地方吗?这个问题暂且没人理你,先排队,在窗外一大帮吊水的……我是个厚道有余的人,通常需要排队的事情总是自己最后,事后想想,自己也真笨,当时只一句:我是注射,人家是吊水,不达界!……

 

就这样,耗在那有十分钟,后来突然我想到那免疫球蛋白是冷藏保存的,仔细看了一下保存说明,果然是2-8摄氏度,于是对那护士说,我这是冷藏保存的,你这边的温度比较高……护士还是爱理不理,我刚准备发作,过来另一个护士,你干吗的?注射。那去外边排队去。我告诉她我这注射剂是冷藏保存的……,后来,我们就中了彩似的,护士在一个三面透明的空间里完成了注射还没有收我们的注射单据!

 

世上的逻辑有许多种,比如交易的时候是价格优先排第一,下面就是时间优先,对于医疗机构治疗的先后顺序呢?单一的按时间优先排队?果真做到了也能罢了,可没排号机,排队其实凭的是技巧和厚道!我以为“人命关天”,管理学中将事情分轻重缓急,重而急的时候应该先做,比如即使重伤病人前面有许多轻伤患者,这个时候应该先给重伤者医治。二就是先治疗那些急的病人即使看上去症状比较轻,就如这人破伤风免疫球蛋白,不管什么情况,既然它是冷藏保存的,自然不应该长期敞在高于这个温度下(这其实并不应该是患者考虑的问题,取药房的人应该给我重点讲明,知道我们所做项目的护士也应该尽快安排治疗),可惜的现在的这些并没人给我说明,我所做的完全是以自己的医学积累和生活常识来给自己的治疗做个缓急判断,然后再让我们这些外行去说服护士,我们很急!这么个具有讽刺意味的逻辑关系确实被我在现实中碰到了,当我们头脑清醒时,我们或许还可以为我们的生命负责,可当我们遇到些突发事件,当我们的意识模糊时,我们的生命,谁来负责?

 

马斯洛的理论或许可以用到这边来,当满足温饱问题解决以后, 我们需要其实仅仅是安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五里雾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