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圣火抵达前夕 墨尔本英文大报揭中共黑手(图)

2007-11-16 10:40 作者:记者戴文华墨尔本编译报导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全球巡回传递的人权圣火本周五将从昆士兰省抵达维多利亚省首府、澳洲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在此之前的11月11日,总部在墨尔本、读者群主要为中产阶级的英 文大报“时代报”,在其发行量很大的周末版(the Sunday Age),发表了该报记者海蓝德(Tom Hyland)通过数周的采访调查撰写的长篇文章Hard Power, soft targets(恃强凌弱),详细披露了中共如何在澳洲通过软硬兼施的两种手段在澳洲的各个领域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11月11日“周日时代报”长篇文章Hard Power, Soft targets(恃强凌弱)披露中共在澳洲软硬兼施胁迫政要和民众。

该报同时配发了一篇评论文章Its time to face the reality of Beijing’s abuse of power (该正视北京乱用权力这一事实了),指出“这样肆无忌惮的骚扰行径理应受到曝光和谴责”。

因第一篇文章的长度和深度,从头版连接到了内页的一个整版。

中共对澳洲软硬兼施

记 者海蓝德在文章中说,在国家关系上中共采用软硬兼施的办法,软的方面是文化、教育、外交、商业联系和人际关系,以获得国际影响和得到外国朋友。而硬的方面 是通过强行施压和威胁。就中澳关系而言,后者更具威力,因为其背后常常依靠金钱关系。中澳的双边贸易现在达到500亿。

文章列举了几个事例。去年8月,维省议员维克多.伯顿(Victor Perton)先生给128名省议员发了电子邀请信,请他的同行们去参加由前加拿大议员乔高在墨尔本举办的有关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会。

文章指出,数小时内,这个邮件也落到了中共驻维省领事馆的总领事梁梳根手里。这位总领事接着就给所有的省议员发了自己的电子邮件,向所有的议员施压,不希望他们去参加这样的报告会。

一些议员对中共的这种粗暴干涉表示愤慨。伯顿先生得出了两个体会。一个是中共官员会超越其外交范围,向澳洲议员施压,一个是一些身居要职的澳洲官员,为了不让中共官员在其臭名昭著的人权记录方面受到尴尬,为他们筑起了一道防护墙。

维省议员:中领馆的做法令人反感

文章告诉读者人权圣火于本周五抵达墨尔本并提供了网站地址。

文章写道,墨尔本市政府议员布润德里( Fraser Brindley )认为,中共甚至都不需要施压了,因为市政厅和政治家们都不愿意得罪中共。他说:“中澳关系是由金钱包起来的,人权问题对他们而言是忌讳之词”。

他说上个月墨尔本市政厅拒绝通过决议支持人权圣火一事就是典型的例证。他们不通过决议是因为人权圣火与法轮功有关。

《时代》报市区记者Clay Lucas得到的档案表明市议会对法轮功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这些档案包括十七封信,显然是编排好的一系列攻势,由声称近期来墨尔本旅游的中国游客寄来本报。

文章还揭露,中共驻昆士兰和纽省领事馆分别给省内的所有议员发了邮件,让他们不要参加人权圣火活动。邮件以黑体大写的英文单词“REMINDER”(提示)为标题。

中 共对澳洲议员不只通过发电子邮件进行施压。文章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党议员说,今年在墨尔本中国领事馆里举行的一次晚宴上,中共领事馆指示这些澳洲议 员不要与法轮功有联系,不要理会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这位议员说:“这种言论使我感到愤怒,许多同僚也感到如此。领馆的言论犹如命令。这种言论的观点似 乎在说由于中国对澳洲的经济如此重要因此人权问题可以忽视。”

伯顿( Victor Perton)表示,很多议员不必对其施压或恐吓。他说,有些两党的政界人物是中共组织的“友好团体”的成员,在由中共出资访华旅游的官方豪华招待面前,他们早已沦为俘虏。

学术界被胁迫的实例

文章说,学术界也透露了一些有关中国留学生的问题。文章说,中国留学生有时会受到中国领馆的压力去监视其他留学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留学生说:“我还是中国公民,父母还在中国,说出来很难,需要很大的勇气。”

La Trobe 大学亚洲研究基金会教授,也是全澳领衔的中国专家之一的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博士,在2005年参议院的听证会上说,中共对澳洲华人的监控非常广泛,对澳洲主权的践踏“非常广泛地发生着”。

当时他说,前中共驻悉尼的外交官陈用林所说的在澳洲有1千名间谍的情况很可能低估了实际情况。对华人的监控主要集中在民运人士、学术人士和法轮功人士。

他说,在商业和贸易领域靠恐吓手段为自己开路的国家不止中国一个,但中国对华人社区的监控是独一无二的,澳洲公民的家人回到中国可能都会受到威胁。

但目前,菲茨杰拉德博士即将就任福特基金会北京办公室主任,日前拒绝了周日时代报的采访。

记 者采访了会计师、法轮功学员张滢,她说,因为她与大纪元时报的关系,自己仍在国内的父母受到了威胁。张来自墨尔本的姊妹城市天津市。自2002年来澳后, 她一直没有回过中国。但是她的不炼法轮功哥哥,2006年回国看望父母时,三位国安人员告诉他:“你的妹妹在澳大利亚很活跃。告诉我们她都做了什么,我们 会照看你的父母的,我们不会找他们的麻烦”。

今年张的哥哥又回中国了。公安又找到他:“你的妹妹今年不太活跃了”。张说,这说明墨尔本有人在向国内的公安汇报她在墨尔本的情况。警察也经常到她父母的家进行所谓的“拜访”。

文章说,张是澳洲公民,她坚持在文章中用真实姓名。她说,“对待邪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们曝光。”

当被问到墨尔本市政厅没有通过支持“人权圣火”的议案,对市长有什么话时,她说,“其实每个人都面临着一个选择,就看你选什么,是看重贸易和个人利益,还是坚持人的良心和人权。”

文章说,记者上星期花了三天时间试图得到一个中共官员对本报所提出的指控的评论,但没有成功。

评论文章:肆无忌惮的骚扰应被曝光谴责

与 记者海蓝德的文章同时刊登在周日时代报上的评论文章It's time to face the reality of Beijing's abuse of power (该正视北京乱用权力这一事实了),首先追溯了中国人来澳的历史。认为,华裔澳洲公民对当今社会的贡献良多。

但文章更多的笔墨是在揭露中共独裁统治下的中国人权的现状,文章说,中国仍在一个一党专政的独裁政权统治下,持不同意见者还在不断遭到无情打压。中共当局同时也在向外国政府和团体施压。

文 章说,中国在国外施压的对象也包括敢于揭露中国境内践踏人权恶行的政界人士。但其最脆弱的攻击目标却是那些普通的华裔澳洲人,特别是致力于促进中国民主的 人士和法轮功学员。他们在澳洲遭到中共间谍的监视已经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更糟的是,中共还在利用威胁他们在中国的家人的安全来试图胁迫这些澳洲公民和永久 居民。

文章明确指出,这样肆无忌惮的骚扰行径理应受到曝光和谴责。相反的,在澳洲的某些角落,类似恶行并未受到谴责。某些澳洲公民心甘情愿的采取视而不见的做法,这似乎在昭示着,这些澳洲公民在对待人权问题上必须以不会触怒那个强大的伙伴为前提。

文章最后说,参照澳洲对待华人的历史,如果中共在肆意践踏我们公民的权益之后得以逃脱罪责,而澳洲人却不可提及侵害我们主权的事情,这无疑是一个强烈的讽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记者戴文华墨尔本编译报导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