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他们都搞错!学历不重要,“完成”才重要!

2007-11-08 03:0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昨日面试工读生,求职者笑说自己的学历不好,并打算以继续补念四年的大学。旁边的同事帮她分析,哇,这样下来,你大学毕业的时候已经快三十岁了。我也附和摇手,“学历不重要!”

同事说,嘿,连这位叉叉佛毕业都讲这种话,可见,学历真的不重要!

谢谢这位也很高学历的同事给我说这句甜话,令人不知如何回答。我想这个问题大家一定都有几句话想说,学历不是不重要。学历很重要,但是它在人生不同的时段就有不同的意义。学历可以让你轻松入社会、轻松抢得比别人优几千倍的好位置,但以“一生只要大成功一次”的角度来看,高学历可能误导了年轻人,让他卡在某个地方,不上不下,一辈子背着一个没什么实质帮助的形象龟壳。这问题我们想了一下,最后的结论是──这么一篇关于“完成”的文章。

简而言之,大学所学的东西,出了职场大多忘光光,但无形累积的东西确实很多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这个叫做“完成”的训练。

完成的训练其实也很简单,只要多“完成”几次,就愈来愈成为“完成高手”。反之,永远永远都不知“完成”的个中滋味!

最近台北刚好发生立委踢爆森青利通直销公司事件,直到昨天被政府罚款百万落幕以平息众怒。这间直销公司对大学生洗脑“读书不重要”,以致于大学生打算休学,闹家庭革命,妈妈跑来“踢馆”,然后大学生对着摄影机和妈妈吵架,孩子还大声的说“赚钱最重要!”

老婆问我一个问题,假如你儿子以后也跟你说一样的话,你会赞成他休学吗?你要怎么回答?

无论是四十岁的爸还是三十岁的爸,无论是凸头的爸或是啤酒肚的爸,这一个星期,大概都在忙着回答同样的问题。我想这个问题我老婆大概期待着每次都想创业想疯的我会不加思索,“创业就是一切,创业就是最正确!”

但哈哈我另有所想哦。我觉得,一切都系在“完成”上面。假如儿子从前就有许多的“完成”记录,那我或许会支持他做这件事。假如我儿子就像普通的学生,没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那我会打他一顿,然后停掉他的手机,接着要他打电话跟森青利通说掰掰。

年轻人搬出了“比尔盖兹”的故事,比尔盖兹是全世界最有钱的人哪,却决定辍学哈佛。我想问的第一句话是:“你知道哈佛有多难进吗?”比尔盖兹当初辍学,以及许许多多的人,是因为他们不只是有个梦想,他所做的事情,从国中、高中就已经开始了。拜托,比尔盖兹在14岁就和Paul Allen用8080微处理器“完成”了一个交通管制系统来玩玩耶,他处处显露与众不同的一面;于是,当他决定辍学的那一刻,他其实已经身怀绝技,并且早就习惯“完成”。现在,这些大学生有这个“完成”的能力吗?虽然我是支持创业的,但这些年轻学子们竟然会因为台上几句话的怂恿,就决定不去“完成”当初和自己的约定,而跑去创业,就和许多人一个暑假就突然跑去出家,一个欲念兴起就偷跑去打电动,都是一样的意思:这是一个本来就缺乏自制的族群,这是一个随风起舞的族群──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变成下一个比尔盖兹的族群!

既然不行,那,建议还是先学会“完成”一生中第一件大事再说。

不过,有趣的是,对于一个19岁的小男生来说,学历很重要,因为它让他养成“完成”的能力。然而,对于一个已经错过时间的25岁大男孩来说,学历反而变得不重要,因为盲目追求它,表示你又得“放弃”现在生命中的某个东西,你又无法“完成”了。所以,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完成”的,不是那个“还没开始的梦想”(那哪叫完成!),而是现在你手上已经掌握的东西,或许是一份不合志趣的工作,或许是长辈提供的一个小小的跑堂机会,先来“完成”它,再来做下一步。

这个叫做“完成”的能力,本身是复杂的两个面向。大学生训练自己“完成”的能力,但目前已累积在身体里的“完成”的能力,也是一个大学生能不能完成学业、会不会被“二一”、然后再重考一次会不会再走回这条路的重要关键,也就是说,他一边学着“完成”、提升着“完成”的能力,一边也被自己从前累积的“完成”能力所影响自己在学业乃至事业上的表现。

“完成”能力强弱,从小时候就已经开始浮现。我觉得那是一种感觉,你不一定得处处“完成”所有事情,可是你的确是朝着“完成”而来的,有的是大事,有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你处处都想“完成”。儿童教育的基本道理,就是不能胁迫小孩,鼓励重于责骂;我们发现,有一部份的学业成绩较差的小朋友,父母往往是用硬逼的,所以小孩着重的是“回到家,就坐在桌前念书”,只要摆出这个过程、这个样子,就不会被父母捏耳朵、打脚趾、罚半蹲或罚倒立;于是,他或许真的有在念书,但心中想的是“度过这个过程”,而不是“完成”。而我的父母,从小就着重的是鼓励我们,我们回家要怎么看电视都无所谓,但鼓励我们要考出好“结果”。为了有好结果,为了这次月考抱个满分回家、为了享受那“第一名”的荣耀光采,我一定要“完成”一些东西。这是我心里的目标。

那,假如因为能力有限,无法“完成”呢?为了“完成”,只好“加码”,努力付出更多来让它完成,不是吗?记得刚到加拿大的高中念书时,为了让从前文科强于理科的自己能够真正的在数学方面变强,我决定,把整本物理课本的所有公式都证明了一次,只为了一个现在看来有点好笑的信念:“我整本书都摸得熟透,你就考不倒我了吧!”为了“完成”这个目标,有一阵子念书必须念别人的五倍时间,没办法,为了“完成”只好无所不用其极。后来考GRE,我发现单字怎么背也背不完,怎么背都还是有遗漏,为了不要有漏网之鱼,于是决定直接拿无敌字典,整台都背下,而且用浅记忆法,只求记得大约的意思,因为那时候离考试只有两个月,没办法,为了“完成”只好出此下策。

有人误判这个“完成力”为某种“责任感”,但它并非这么无趣。“完成”是一种兴趣,它正向循环。愈会完成的人,在社会上就愈来愈成功;愈容易中途放弃的,在社会上只会愈来愈挫折。他说,我已经做了这么多,你应该应该给我鼓励与支持,但没有“完成”的作品,就是没有价值;有完成的作品,就算再烂,也可以回报成自己的一个成就。我发现,“完成”是许多人的罩门,许多人抓不到“完成”的意义。有时候,我们就算离“大完成”还很远,但可以给自己一连串的“小完成”,称为“里程碑”(milestone),给自己好几个,马上强迫自己完成第一件事,让那些成就感来灌进来,也让自己更看到前方在演什么,然后再一个一个的往前进。这简直是一种艺术,在生命中打上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完成”的勾勾,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再回来看森青利通引致大学生休学事件,围着电视机骂大学生的这些人,本身难道就是善于“完成”的人吗?不。就像local俗语说的,“龟笑鳖无尾”,大家看到新闻,就片面的说,靠,直销不能信!结果自己的工作态度有比别人认真吗?自己面对人生的态度有比别人积极吗?自己赚钱的方式有比别人优雅吗?他们不知道,一般像是安丽或如新等正统直销公司的成员,正是社会上最努力向上的人,他们积极且快乐的过着每一天,努力的“完成”一些最困难的事。这些日子,大家都在讲直销,记者忙着四处跑直销场子,找来那些大学生来“照样造句”,引他们说:「我恨父母,我恨学校!我爱钱!我爱钱!我爱钱!”他们不知道,那些爱钱的商人,正是整个社会最积极过人生的人士,他们不急着今天向你炫耀、忍住所有的屈辱、忍住所有的口水,只以双手来打天下;由于他们心中只有“成功”,于是他们每天都在“完成”别人好几倍的事情。而这些围着电视骂的人,离开电视后,除了满地口水以外,还“完成”了什么?

我不会对大学生该打、该赶,但我会建议他们,从学习“完成”开始。身边不会有其他选项,第一个可以让你表现一下“完成”的,只有学业,还是完成它吧。完成它,下一步也不会这么难了,未来这个社会还需要他们来“完成”更多事情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