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金门防卫战役,一名台湾老兵的回忆

2007-11-01 03:02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战役如赤壁之战、肥水之战和国共近期的古宁头之役,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原是强势的一方因主帅骄兵轻敌,在敌情不明的状况下伐兵,结果都败在一个「水」字底下,三个结果也都开创当代历史的鼎立新局面!

★ 前言

公元1945年、即民国卅四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战败无条件投降,共产党在其苏联老大哥的支持下,迅速的由山西、山东省奔向东北九省,接收了日本关东军的精良武器与装备,顿时使共军由抗日仅是打游击的装备,变成一支武器与装备胜过中央国军的队伍,这也是共产党全面叛变的本钱,加上二战刚结束,中国原本九百万大军实施裁军归建,被裁军的冗员全数为共军所吸收,这也使共产党的解放军如虎添翼,加上战后民不寮生、民心向背,国府处治不当,又逢丁亥、即民国卅六年、戊子、即民国卅七年、己丑、即民国卅八年、三年太岁木星位居亥子丑北方独秀,位居南方中央政府军犯太岁兴兵,预卜果必败于徐蚌会战、黄淮战役。 1949年共军渡江后京沪失守,蒋介石总统下野中央政府迁都广州,在这种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利的状况下中华民国政府已处风雨飘渺之秋。

1949年元月徐蚌会战即将结束,国军惨败损失五十六个正规师约五十五万人,蒋介石总统在其国师建议下早已看出大陆江山不保,并做迅速迁往台湾有水之处打算、当时国师建议有水处即能保命,经国师堪舆认定台湾优于海南、,因此在其下野之际将故宫博物院之国宝及中央银行部份国库黄金、白银先行运往台湾,并为将来反攻之必要在1948年都无军队驻防的金门岛,由上海建筑包商兴建海岸班防卫岗哨、碉堡廿余处,以利未来不时之须,蒋介石总统当时的高瞻远望确实为台湾带来万年根基。

1949年元月份国军廿二兵团李良荣司令、陆军中将、黄埔一期,国父阅兵时还至排尾拍拍李将军的肩膀称好小子、命直属战车营陈振威营长等至上海码头接廿余辆美制M5A1战车,这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军弃置于菲律宾丛林的报废车辆长年经过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早已生锈斑剥了,根本没炮管及油箱,能称得上是战车吗、充其量只是一具铁壳子,但徐蚌会战后战车都打光了,也只好捡些破铜烂铁将就将就,经过四十几天克难的整修,后来这廿余辆美制M5A1破铜烂铁战车居然变成金门保卫战的铁甲雄师,甚至被封为「金门之熊」想起来实令人可笑与可悲。

★ 背景

1949年9月共军第十兵团所属第28军、29军、31军业逼近福建沿海,由共军的「长胜将军」叶飞率军对国民党军作最后的歼灭打击。当时国军由汤恩伯上将领军刚由福建省撤退至闽南九龙江出海口两大岛屿厦门岛、金门岛驻防,十月初,不善海战的土八路四个连,强攻鼓浪屿全数招守军歼灭,这也是国共自徐蚌会战后国军第一次打胜仗、其实共军过江后,国共之战根本没对过阵、,可惜汤恩伯将军不察鼓浪屿之战为佯功,10月17日共军主力强行登陆厦门岛,汤恩伯将军只好转进金门、汤将军早将军部参谋移至金厦水域的军舰上以防万一、,老衲是最后带七个兵由厦门海边找到一支小舢舨用枪托划到小金门汤恩伯将军的指挥舰上,因此老衲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守土中华民国军官,我的身后估计尚有五万余军民同胞望海兴叹,认凭共军宰割!

论金门岛及烈屿、小金门、大大小小十三个岛屿,大金门东距厦门十公里,北距大陆九公里,岛长二十公里,宽十四公里,面积约一百五十平方公里,形状像个哑铃,东部多高山,西部多丘陵,北岸琼林至后沙到西北角古宁头一带都为黄白色沙质硬滩,礁石不多,确实是个理想大规模登陆的地点。

当时据守金门防务为国军廿二兵团下辖第五军由高吉人中将驻防小金门与大二胆岛,兵力约三千人,另第廿五军由军长沈向奎,辖40师、青年军201师、厦门要塞迫击炮营守金西地区,第45师、战车营、201师炮兵营、118师一团守金东地区,兵力约一万七千人,合计金门总兵力约二万人。

青年军201师原有三个团,603团已先奉命支持马尾战线,一去无回,金西地区驻防实际仅有601、602两个团,担任琼林至后沙、垄口、湖尾、以迄古宁头一带,尤其垄口至古宁头「东西一点红」之间海岸,正面广约五千公尺,纵深也有五、六百公尺的地方,汤恩伯将军认定为共军来犯最可能的地方、汤恩伯将军自徐蚌会战后一路长败,想不到在最后生死交关竟然料事如神、,要601、602这两个团加强攻式、严加戒备。201师郑果师长下令构筑土堡,各堡间距视地型六○公尺至二○○公尺不等,并发动当地各村民众捐输门板、窑砖、红土,日夜赶工,竟在短短二、三天内完成二百多个土堡。当时担任青年军小班长的现立法委员、大法官李志鹏驻守在安岐村,为了在沙地构筑机枪阵地,金门当地也没树木、水泥供构筑,后仅得「借用」安岐村民家的门板,门板不够时最后甚至「借用」古宁头山地的墓碑,听说他那个班大概「借用」卅余块古宁头居民祖先的「门板」,为了救国安家,情急之下也是万不得已,当时所有拆屋及「借用」门板等民间物品,军方都有悉数打借条,言明他日反攻大陆后由福建省政府赔偿,后于民国七十年间业由国防部理赔每户新台币一百五十万元。

10月22日由金门安岐海滩北望大嶝、小嶝岛屿,集满大大小小的帆船、舢舨,金门守军亦接获蒋介石、时乃任国民党总裁、指示当月涨潮则是共军最有可能来犯时机,要守军严加戒备,郑师长要海防卫兵发现敌踪鸣枪三发示警。10月24日上午叶飞于厦门召开攻金最后一次会议,会中据情报显示由广东潮汕撤走的国军第 19师,有可能增援金门,不过目前去向不明,因此遂决定依副军长萧锋所拟定攻金计划,先由共军28军82师之244团、84师251团和29军85师之 253团组成攻击金门先锋第一梯队,并决定10月25日凌晨许登陆古宁头至垄口「东西一点红」海滩。适时金门防卫司令李良荣亦主持军事会议,汤恩伯将军列席指导,也决定该日10月24日下午于东西一点红海滩举行步战协同反登陆演习,一时古宁头至垄口海滩黄沙**、炮声隆隆,一场决定胜负扭转乾坤的战役,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安排妥当,就等D日H时的来临。

★ 战争的开始

10月24日23时共军三个团由莲河、大嶝、后村搭乘漕运帆船乘涨潮摸黑而来,大型约廿吨漕运帆前端摆满沙包可乘半个连的兵力,小型的舢舨只能搭一个班,甚至用两根竹统上架机枪三人一组划水而来、当汤恩伯将军还在福州时蒋介石就告诫,境空闽南海运、河运所有船只,故此次共军犯厦门时就损失半数船队,攻金再怎幺征调也不足一次运送三个团的兵力、,尽管如此,共军在摸黑集中兵力来犯,登陆传队仍在25日2时左右登陆成功,左翼244团在金门蜂腰琼林北岸登陆;中路251团在安岐、林厝以东海岸顺利登陆;但后续登陆部队遭到猛烈炮火的袭击,伤亡高达1/3;右翼253团在西北角古宁头北山、林厝间于拂晓前也攻占了断崖的滩头阵地。

★ 国军发现敌踪及反击

10月25日一时许,驻守古宁头突击排排长卞立中中尉,查哨到第五连与第六连的交接处,误触地雷,轰然一声巨响,惊醒守军官兵,以为共军来袭,部队迅速进入阵地,601团展开全团戒备,发现误触地雷满身是血的卞立中中尉,此时全团更是绷紧神经,防范万一。10月25日许,第五连哨兵、上贤与巡逻兵发现共军黑鸦鸦船只来犯,立刻鸣枪三响,揭开反登陆站的序幕,于是第二营阵地轻重武器,按照前一日演习的标定区域目标猛烈射击,光李志鹏立法委员的班机枪,几分钟内共射击五千多发子弹,师配属炮兵连遂支持火力攻击,金西北方海域顿时炮火连天、鬼哭神号、杀声蹑人、哀号满地。

另10月24日下午,战车三连配合守备部队201师,在垄口举行实兵演习,排长杨展还不时将炮口转向北方海域驱离集结的共军帆船,黄昏时准备率员返回顶堡戌地,突然一部战车履带陷入海滩,进退不得,杨排长想尽办法也没法子,将陷入沙中的战车开出,当夜色暗下来时,杨排长要另一辆战车帮忙拖吊,最后连拖车也把履带脱掉了,脱落在沙滩,那天晚上杨展总觉得很邪门,履带装上去,一拖又掉了,这样反反复覆拖吊多次,搞到十一、二点中方就绪妥当,大伙儿也筋疲力尽,杨排长吩咐全排暂时于沙滩休息,明日天亮再回队部,杨展自己驾车先返回戌地,报告连长状况。约25日零时卅分许,杨展回来沙滩顺便带了晚餐,大伙儿找了车内一顶旧钢盔,就在沙滩上埋锅造饭起来了,杨展顺手也带了铁丝做的登陆席,准备吃饱了在垫登陆席把战车拖上来。

忽然,垄口海岸亮起一发信号弹,紧接着又是两发信号弹。杨展觉得非常狐疑,站上坦克车向海望去,但是只月落星沉、乌漆麻黑一团,海风又强什幺也没看见。说时慢那时快,瞬间,大嶝、小嶝、莲河及厦门的匪炮向金门袭来,连杨展三部战车附近,也落弹多发、破片横飞,硝烟触鼻,杨展大喊:「上车,上车!**准打来了」。

杨展迅速以无线电呼叫:「各车注意,以二号、锚车为准,面向海滩,成排横队,全排→向正前方,距离三百公尺,发射!」。

这时共军正以千计数量忙着涉水登陆,顿时枪声、炮声、哨子声、喊声、哭叫声交织成一片,信号弹、照明弹及机枪的泄光弹在空中飞舞,照亮了整个海面,也同时照亮了共军的登陆船团。共军像蚂蚁一样涌向海岸,杨排长的三辆战车正好堵住垄口沙滩的去路六挺轻机枪、三门三七炮火力全开,驾轻就熟朝向海面开火,帆船顺时中弹起火,不时还可望见满身着火的共军跃入海中,杨展心理想莫非这就是当年周瑜火烧战船的写照。

★ 最长的一日

共军本次登陆的部队叶飞原准备用二个军打金门二个师的兵力,但闽南能用之船都征调了,还是连三个团都装不下,共军也深知船运的不足,特派三名军部参谋随行,萧锋临行一再叮咛,人员下船后由其等迅速押运返航,准备再载运第二梯队,但是很奇怪三个攻打金门团,竟然没有一个师级以上的领导参予第一梯队、以致三个团各自为战,左翼244团由团长邢永生带领战到

25日中午十二时,在全体官兵大多牺牲的情况下、最倒霉遇上杨展三部战车、,没上岸已溃不成军,中路251团的主力战到下午三时方突出重围与253团会合,整整一天共军滴水米粒未沾。到了25日黄昏,共军登陆的部队已折损半数以上,从无线电传回厦门总部的消息,244团仅剩七百余人,251团剩一千二百余人,253团剩人数较多但弹药十分缺乏。共军面对着将是最长的一日,痛苦的战场。

叶飞和萧锋急得在海边跳脚落泪,面对临水一隔的共军弟兄受难,无法伸出援手心急如焚、徒呼何奈、从逃回去的少数船工得知,金门守军非但不只两个师而且从汕头赶来的胡连19军,业于24日于料罗湾登陆支持201师与小金门。26日凌晨再派共军246团长孙玉秀带领四个连,利用夜暮低垂,躲过炮火于凌晨三时,分别在湖尾与古宁头顺利登陆,支持第一梯队,孙玉秀团长并同时咸命担任登陆部队总指挥。

国军201师原仅601、602两团守住安岐至古宁头一线,共军将近四个团的兵力来犯,虽有强大的掩体防卫与猛烈的交致火力支持,但25日前乃倍感吃力,幸从汕头赶来的胡连18军下辖118师,由高魁元少将军长统一指挥从驻地向古宁头挺进,另18师下辖的53团尚未登陆,立刻转航支持小金门,以防共军突击。另海军黎玉玺舰长于25日晨紧急授命出击,率中荣舰、南安舰、太平舰、二○二号扫雷艇于古宁头西测水际海域对共军因退潮搁浅的船团,作致命的炮轰,顿时古宁头沙滩只见火烧的帆船与共军四处逃窜。

整个战局在25日清晨尚属胶着状态,共军一时也攻下湖尾前面制高点观音亭山高地,部份在古宁头的共军,已攻下古宁头村、南山、北山、到达林厝一带,小部份甚至溜过浦头防线抵一三二高地,经国军弟兄合击,诱使共军渐入布袋阵地,才顺利一一歼灭。

25日上午位于琼林的战一连十辆战车加入战局,整个战局为之改观,胡克华连长率军于清晨抵118师师指挥部报到,遂奉118师李树兰师长与战车营陈振威营长命令,由垄口顺着「东西一点红」海滩往古宁头方向作威力荡残余的共军。胡克华连长立即率车出发,到达垄口西山时看见战三连杨展的、锚车,战车四周有许多步兵,插着红旗,因当年共军与国军军服颜色相近,是敌是友很难分辨,就以机枪先行扫射,四周步兵高举红旗左右挥动高叫自己人不要打,待停止扫射时,整个师部警卫连已去了三分之二,这也是该战争无法避免伤亡最大的误击友军。

胡克华继续搜索,这时发现海滩有残缺的共军双桅帆船一百多艘,当面立即用无线电向师长报告:「当面那幺多船,我看匪军该有上万人吧!」,师长回说:「你看有多少就多少,看到就打,消灭了再说!」这时第一排杨希排长报告:「前面垄口方向发现有密集队形,正向我方前进,问连长是敌是友、」,胡克华从潜望镜转向一看,一群密集队形,臂上别着红臂章,二话不说先行开炮,当时炮弹、机枪子弹如迅雷急雨,打得该共军尸首横飞,血染黄沙。

胡克华的战一连十辆战车一面打,一面将共军压迫至垄口与观音亭山之间的凹地里,战车居高临下,凹地里有共军上千人,胡克华本想赶尽杀绝,继而一想,彼此都是中国人,或许他们可能被迫参军,遂下令停止射击,实施阵前喊话,共军因在海上已死伤许多,而且登陆时棉大衣都沾海水,一天一夜未进食,每个人动得直打哆嗦,又登陆时招拦截建制已混乱,有火箭筒找不到火箭弹,根本没有抵抗战车的武器,当时弃械投降就有八百多人,事后从俘来的步枪发现枪机与枪管都塞满海沙,连步枪都无法使用!

当战一连在攻击观音亭山时,战三连驰援安岐,共军253团皆藏匿于矮林草丛之中,经战车威力搜索,共军纷纷跑出草丛,奔向海滩,由二、三十人增加至三、四百人,不死即俘。全连以连横队向北方海滩挺进,展开乘胜追击运动,利用火力与数度交互跃进,共军再次伤亡惨重。周明琴连长看到数名共军倒卧地上,有的跪地求饶,于心不忍,冒险打开车门大呼:「把武器放下,人到掩体前集合,大家都是炎黄子孙,我们马上停止射击!」,顷刻间投降的有四、五百人,待118师步兵接着赶到,将俘虏带走。

26日凌晨由于共军四个连于古宁头增援成功,三时后大嶝匪炮火又猛打古宁头,此时我18军的54团奉命配属118师步兵师,26日拂晓54团再右,354 团居中,352团在左,三团并列,在战车分两组交互前导下,统一由高魁元将军指挥,同时胡连将军也取代汤恩伯将军担任金门防卫司令官,是日蒋经国秘书长亦曾搭机至湖南高地,慰问参战官兵。

七时卅分十四师四十一团一营及601团第一营、第三营步八连,由湖下乘着低潮奔过双鲤湖、原为海湾于民国59年由长城部队封口成功,现改名慈湖蓄水库用、,老衲当时暂配601团第一营兵器连担任连指导员,清晨大伙儿扛着笨重的枪炮,踏入寒冷测骨的海水,水深达膝盖以上,先前海水未退时一位营长率先下海即被海流冲走,后文团长洽询湖下居民适当下海地点,至七时半全团兵力方全数在东鳍尾登陆,共军没想到以为是海湾的双鲤湖不可能会有国军杀过来,使其成腹背受敌,双方在南山展开奇袭的遭遇战,本连负责迫炮支持,81炮较轻先运抵,接着42炮也努力以赴就射击位置,共军根本没炮兵支持,仅由厦门的岸炮胡乱炮轰,本连观测官张本生排长就近观测,修正落弹误差,很快的双方局势改观,八时空军又前来支持轰炸,因双方衣服颜色相近,国军也被误击,亦颇有伤亡。

共军经过增援调整态势,士气复振,古宁头一带约有共军六千人,利用黑夜流窜至安岐,九时352团得战车之助功入林厝,双方展开殊死巷战,不时有拼刺刀的肉搏战发生,死伤惨烈。十二时352团和354团合围林厝,展开逐屋争夺,攻下林厝。

老衲跟随的41师步兵亦不落人后,十五时经过三次冲锋,兵器连几乎打光携行迫击炮弹,连长纪国华下令全连上刺刀,舍迫击炮和步兵一起作战,总算拿下古宁头南山阵地,老衲卡宾枪子弹打光了,顺手那起阵亡观测官张本生排长的四五手枪,继续再干,清点战场本连因为后备部队死亡殉国七员,包括观测官张本生排长、一位四二炮班长及五位士兵阵亡,南山老共遗留尸首三百余具,惨不忍睹!

十八时354团也攻下北山,此时海岸全为我军收复,高军长下令严加戒备,严防共军利用夜晚再次增援,而位于北山古洋楼的共军指挥部与剩下残兵一千余人,入夜后受困于古宁头与北山断崖凹处,作最后的困兽之斗,此时双方胜负业已很清楚。

27日凌晨一时,共军一部份突围至海岸,全数为354团歼俘。清晨118师和41师展开海岸扫荡,在古宁头与北山断崖下,发现残兵一千三百多名,双方再战打死四百多人,我方损失少数,活捉九百多人,战斗至此结束。

十时,国军作最后扫荡战场,只见尸横遍野、血染山河,目睹那些满目疮痍都是弹孔的房屋,还在燃烧的木船,漂浮海岸的死尸,老衲何语问苍天、

★ 战果

此次战役国军共计殉国牺牲一千二百六十七人,受伤一千九百八十二人,十二兵团占九成,201师占一成,牺牲者以干部为多,最高官阶为李光前团长。而此次参与攻金战役的兵员、船工、民夫共计两梯次九千零八十六人,共军被俘达五千一百七十五人,其余悉数作战阵亡,并虏获共军数量庞大轻兵器数千件及七五山炮七门。老衲也参加询问俘虏工作,发现好多都是原中央军甚至青年军被俘,不得不参战,希望能回归中华民国政府怀抱的约有两千余人,余三千余人,誓死要回大陆,经后送台湾宜兰设营再教育后,1952年间以渔船分批送回。而这群因上级指挥失误并尽全力抵抗力竭的战俘,归返后被整训一顿,共产党一律开除党籍、军籍并遣送回老家种地,在十年文革时期在当地又被红卫兵指责为「叛徒」、「投降」等罪名,受尽无情的批斗,到近期改革开放才获得平反,补偿一点金额,流失的青春与名誉那要跟谁说、倒是留在台湾的两千余人重回国军怀抱的弟兄,至民国四十八年金厦再次炮战时,有人已升任班长,近期年老退伍均能由中华民国政府辅恤大笔退伍金,安享天年!

再说共军四位团长除总指挥官孙玉秀于古宁头北山断崖下举枪自尽,251团政委田志春被俘另一位244团团长邢永生重伤被俘后往生,共军253团长徐徐博甚至藏躲一个月后于太武山,深夜出来偷挖地瓜,为卫兵发觉方被俘。

★ 检讨战果

透过叶飞自己向毛泽东自请处分的检讨如下:

一、船只不够,渡海登陆作战没有船只,意味着什幺,就是意味着上丧失战斗力。

二、登陆作战的过程中,无论军力多大,首先要夺取和巩固登陆的滩头阵地,然后方可以向纵深发展。

三、第一梯队三个团作战,竟会无一个随团总指挥官,这也是其始料未及也。

对叶飞的自请处分,毛泽东对这位爱将一直没有处理,只是讲了几句话「你的三个团遇上敌方三个军,尤其渡海作战当可预期胜负」。

老衲倒认为国军会战胜的理由如下:

一、 叶飞自渡江后一路骄兵轻敌,再未能了解敌方军情之前,冒然出兵,事后觉查自己是劣势的兵力已为时已晚。

二、 国军自前期开战的指挥官汤恩伯、李良荣到后期清剿战场的指挥官胡连、高魁元都能统一事权,交高魁元少将全权指挥,而反观共军第一梯队三个团作战,竟会无一个随团总指挥官,敌我输赢即可分明。

三、 渡海作战不若共军以前在中原大平原作战,没有制海、制空权,又无绝对多数、至少三倍于守军、的运输工具,必然战败。

四、 国军自蒋介石开始以致各级指挥将领,早就判断出共军登陆的可能时间与地点,甚至再半年前就运输工具预作准备,共军仓促求战未能料敌先知,即使当天开战国军正巧前日举行演习,架轻就熟,共军要胜利机会渺茫。

五、 天意使然让国军竟刚好坏了战车在登陆现场,作即使反击作用,又退潮海水退得太快,所有共军船只搁浅沙滩,而国军误触地雷事件提早提高警觉及41师又能涉水渡过双鲤湖攻击共军背腹,此等总总天助国军打胜仗也!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