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胡平:关于十七大和差额选举

2007-10-20 04:54 作者:胡平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中共十七大即将举行,和五年前的十六大相比,外界对十七大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这也很好理解。十六大关系到最高权力的交接,江泽民两届总书记任满,在十六大上应该把大权移交给胡锦涛。这次十七大,胡锦涛的总书记刚做满一届,还没有交斑的问题。十七大不涉及最高权力的交接。所以,十气大没有十六大重要。所以,外界对十七大的关注不如对十六大。

但是从另一种角度看,我们又可以说十七大也很重要,甚至比十六大更重要。十六大虽然上演的是最高权力交接的大戏,但这出戏是有剧本的。邓小平早就指定了胡锦涛作江泽民的接班人。可是,胡锦涛的接班人却没有确定。固然,胡锦涛移交权力的大戏要等到五年后的十八大才上演,但剧本现在就要准备。十七大就是为十八大准备剧本。所以十七大也很重要。

过去,共产党的接班人都是由政治强人一手指定的,如今党内已经没有了政治强人,谁也不能一言九鼎,一锤定音。于是,如何确定第五代核心,对共产党来说,就成了"老革命遇到新问题",既无先例,又无成规。十八大的剧本谁来写?怎么写?这是十七大必须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事情是很清楚的:谁主导了十七大,谁就主导了十七届政治局;在很大程度上,谁就主导了未来的十八大,到头来,谁也就确定了第五代核心。可以说,十七大是共产党掌权以来第一次不靠一个政治强人,而靠几个寡头们确定最高权力的较量与交易。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完全可以说,十七大甚至比十六大更重要。

随着十七大会期日近,有关高层权力的人事安排的传言也越来越多,各种版本差别很大,有的消息来源自己发出的消息就前后不一致。政治局常委几个人退几个人进,至今仍没个确定的说法。不消说,在有关十七大人事安排的种种传言中,有的只是主观臆测,有的则是党内某派势力故意对外吹风,以图制造出对自己有利的舆论效果。不过这至少表明上层权力的争夺很激烈,以至于长期内定不下案,或者是虽然有了定案,但仍然有很多人不满。以后各方会不会照剧本演出更是仍在未定之天。

毛泽东自己也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如今的共产党上层集团很像黑社会。一方面他们有着由于共同犯罪而形成的危机感和抱团意识,所以都不肯把矛盾公开化表面化,唯恐船沉了大家都掉进水里。这一点促使各方不得不学会妥协,不敢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但另一方面,由于各方的利益冲突以及缺乏规则与程序的约束,这一点又促使他们在权力斗争中挖空心思出毒招出狠招,特别是打出反腐败的旗号,最能将对手置于死地。陈良宇的垮台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因为党内没有公开的派别竞争,也因为大部分官员实际上都是没有坚定原则的机会主义者,几乎个个面目不清,民众看不出他们彼此之间有什么明显的路线分歧,因此大多数民众无所谓支持谁反对谁。这就意味着在宫廷斗争中,谁赢了谁算运气,谁输了谁算倒霉。又由于在党内权力斗争中,无规则,不透明和没底线,这同时也意味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一党专制从来就没有、也不可能有一套平稳有效的权力交接制度。明眼人不难从十七大前夕政治气氛的暧昧与诡异中看到其权力斗争的阴影。尽管说到目前爲止,中共上层的明争暗斗还只涉及权力,不涉及路线,因此我们不应对之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然而在另一方面,专制统治集团内部的斗争又常常能引出超出当事者主观意图的后果,如今的中共上层,并不存在什么民主派,但是在权力斗争的阴差阳错中,却未尝没有人可能会打出民主牌,所以我们也不该对之掉以轻心。中国民主事业的成功有赖于民间民主力量的自觉努力,而民间民主力量则必须善于利用矛盾,因势利导。在21世界的今天,中国仍然处于一党专制之下,在关系到我们每个人切身利益的问题上,十三亿中国人民不但没有投票选择的权利,甚至连起码的知情权都被剥夺殆尽。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归根到底,只有进一步唤起亿万民众共同投入正义的抗争,中国的自由民主才有希望。(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人与人权》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