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急难忍!我在洛杉矶的厕所惊魂

2007-07-31 23:25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以前读金斯伯格的诗歌《加州超市》时,中国还没有超市,后来有了,我也很少去,迫不得已要进去买东西,也是直奔主题买了就走,因此我对超市一直很隔膜,对金斯伯格的诗句“太太在鳄梨里,孩子在番茄中”觉得滑稽好笑。

  平生第一次在超市里转那么长时间,还是在洛杉矶。

  那天下午看过比弗利山庄,大家觉得还有时间,就提议去逛逛超市。美国本来就不缺地,西部更是土地广袤,洛杉矶在地震带上,喜欢盖宽大的平房,那家超市占地更是尤其宽大,门口可以容下几百辆私家车。我本来在超市外转悠,约好时间跟同伴们在门口汇合,可是转悠一阵后,忽然想上厕所。

  周围是巨大的停车场,停车场外的高速公路上车辆快速穿行,只有超市里面才有厕所。我只好就近从一个侧门进了超市。

  因为担心会迷失在超市里,我走几十米就会回头看看,希望能记住出去的门。在小镇巴斯托,为了买两双袜子,我就差点迷失在一座商场里。我穿行在摆满服装、鞋子和帽子的货架中,走了几百米也没看见厕所的标志。这时前面出现了一个咨询台,一位金发女子坐在里面。我上去问她toilet(厕所)在哪?

  “toilet?”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你不是美国人吧,我们不用这个词的。你是问男厕所吗?”

  我说当然啦,难道你看我像女的?

  她笑笑,说性别有时是看不出来的,尤其是在洛杉矶。两边方向都有。她用铅笔点了点。

  我谢过她,按她指引的方向穿过许多罐头货架。我不知道那些罐头里是什么食品,也许里面有鳄梨,也有番茄。我看见许多妈妈带着孩子行走在货架间,每人都推着购货车,车上装满了货物,有大罐的饮料,也有大筒的手纸。

我走了一两百米,还是没有看见任何厕所的标志。我甚至走进了一座庞大的库房,里面有吊车、货车和集装箱,但没有厕所。等到从库房出来,我已经认不出方向了,所有的人都快活地奔向自己的目标,只有我陷入茫然,不知道厕所在哪,也不知道出口在哪。

  我又走过许多时装店、眼镜店和咖啡店,眼前全是晃动的商品。“在闪亮的货架间走进走出,想象被店家雇佣的侦探尾随。” 我想起金斯伯格这样说。

  旁边果然有两个黑人保安,一高一矮,正在说着什么有趣的事,咧着嘴在笑。

  我只好上去询问。没想到这次麻烦更大了。

  我问toilet在哪,他俩面面相觑,听不懂。

  我改而问washroom,不懂,问water closet,也不懂。

  我最后只好说WC。如果连这个也不懂,我就没办法了。

  这个词在中国,连小孩子都知道,可是洛杉矶人真的不知道。

  高个的保安不断问我what?what?又不断摇头。

  眼见语言沟通已经无望,我就做了个洗手的姿势,这一招还很管用,矮个保安明白了,朝我指了指更前面的方向,说先朝左,再朝右,等等。 

  我刚走了几步,就听他喊sir,sir,原来他还不放心,要带我去,真够热心的。

  在他的带领下,我果然闻到了劣质香水的味道,并且看见了门上的标记。

  原来人家把商店里的厕所叫作rest room,相比之下toilet要更私人化一些,是自家用的,怎么可能给别人用呢。我很快在rest room解决掉问题,又开始找超市的出口。

  等到我走出超市时,天已经暗下来了,同伴们都在灯光下翘首以待,我尴尬死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