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赔偿受害右派,缔造和谐气氛

2007-07-29 07:43 作者:陈雪苇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司鹏程发表于看中国(论坛版)上的长文------「右派」你们为甚麽不忏悔?」分上中下三部分,洋洋潇潇九千言。看了之後令人不安。惊奇。愤怒。

司鹏程断言:中国知识分子在反右运动前是为虎作伥。反右後他们诚惶诚恐地匍匋在毛的脚下,努力为独裁者张目并论证其政权政策的合法性。并恶狠狠地说:「右派」,你们有何资格索赔?
我看不出司的真正目的,站在哪个立场,向谁发炮;漫无边际打乱枪,骂海骂,虚张声势。容或他引经据典,说中了某些事实,但决不是本质,更不是全部。

是人都得吃饭;吃饭就得工作。右派也不例外。他们之中,有中高级干部丶教授丶讲师丶职员丶翻译丶工程师丶技术员丶作家丶演员丶工人丶大学生,阿匐,有党员丶非党员。年龄段介乎20---65之间。平时早出晚归,兢兢业业,辛勤工作,逢年过节回乡省亲,乐叙天伦,作为社会的一份子,同样有着他们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恐惊。一般说,他们没有特权,特供,除了极少高层官员丶教授。有些大学生甚至出身贫寒,暑期寒假得暗地兼职苦工,筹措衣食费用。一言蔽之,成为右派之前,多是普通劳动者,而不是骑人头上的恶霸丶地痞。

司鹏程指这些准右派为虎作伥,是共产党的走卒,埋葬蒋家王朝的帮凶,拥立社会主义的走狗(大意)。且不论司是否有统计数据,分别五十五万右派中有多少是死心塌地的政工干部丶残酷打手;也不必论述国民党贪污腐败丶丧失民心丶兵败山倒的事实;就以投身政府团体丶工厂企业丶矿山学校等谋生职业而言,硬说是帮共产党倒行逆施的「伥」,已经是大错特错了。小老百姓,跟潮流做事,说话,生活,何错之有?尤其在以言入罪丶专制人治的地方,有时选择沉默也是不可能的,遑论自由寻找职业。档案袋内诬陷不实之词,你不知道内容,却必须兜受一辈子。土改镇反,三反五反,整风反右,三面红旗,文革,四五六四,反法轮功等等,都有可能增加你的无妄「罪业」。运动接运动,捕人复杀人,冤假错案层出不穷。但不到活不下去,普通老百姓是只会忍气吞声,不会造反拚命的。为求自保,有时做变色龙,口是心非一番,甚至膨胀卑劣人性,也干些笃背脊丶戕害亲朋戚友同事上司的勾当,但那和共产死硬派丶决策者本质上是两码事,总不能要求他们个个「义不食周粟」,个个去跳昆明湖吧。如果这样,岂不湖满为患丶跳无可跳?!
手上有些右派的资料,摘录几条示众:

1

姓名:谭 硕
职业:烟酒专卖局业务处十八级科员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管理处
死亡年龄:47
死亡时间:1960.12.15

2

姓名:蔡 恢
职业:邮电部会计科科员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管理处
死亡年龄:51
死亡时间:1960.12.21

3

姓名:郭季屏
职业:北京编译社十三级翻译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管理处
死亡年龄:57
死亡时间:1960.8.24

4

姓名:陈鸿生
职业:北京大学学生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于家岭
死亡年龄:28
死亡时间:1961.4.10

5

姓名:郭道宏
职业:清华大学电机系学生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于家岭
死亡年龄:25
死亡时间:1961.12.12

6

姓名:刘林顺
职业:电力设计院摄影组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管理处
死亡年龄:30
死亡时间:1961.7.14

7

姓名:王文虎
职业:建筑工程部综合勘院五级技术员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管理处
死亡年龄:45
死亡时间:1960.12.5

8

姓名:孙文铨
职业:司法部十五级检查员
教养场所:清河农场管理处
死亡年龄:50
死亡时间:1961.1.17

(来源 : 二闲堂 「死亡右派分子情况调查表」-----北京市公安局五处编写)

九十四人死於非命,上列八位同其馀86位雷同,无权无势,职级低下,如何为虎作伥?请看看「走向浑沌」(丛维熙着),「泣血年华」(李梧龄着)以及章诒和所着有关右派的文章,那是字字血丶声声泪的控诉,又是惊心动魄的历史事实!我为什麽相信?因为生逢其盛,若年纪大五岁,以追求自由丶响往民主的散漫个性而言,便非成右派不可。同学的父亲丶复旦新闻系系主任王中,上海体院田径教授刘先生,美术老师画虎名家张悲鹭等,都是耳熟能详的干练高才,结果都为共党所害。

叫他们背起枪带上刺刀和共产党肉搏?有些荒唐吧?他们十恶不赦残害朋友?也没有。我所认识的他们是大度豁达勤劳善良的教授而已,他们追求新闻自由,欣赏专家治校,鼓吹只须专不必红,甚至只是生活上自由散漫,少搭理不学无术靠政治吃饭的领导,就惨被圈在5%的右派指标之内,经受21年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劳教丶劳改丶劳役,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司鹏程引几篇中共对右派的善後文件,便以为「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反右运动已得妥善解决,殊不知大谬不然!一旦被贴上右派标签,本人基本上判了政治死刑,即使脱帽,也叫脱帽右派,不会再受重用/信用(朱熔基是个特例)。「右派就是反动派」,连家属,父亲母亲,岳父岳母,兄弟姐妹,叔伯姨表亲戚,皆受株连,影响他们的升学升职,婚姻政治,从军福利。在社会上称之为黑五类家属。及後之文革遭遇,足证「反右是中国历史上冤者最多丶株连最广丶历时最长丶手段最毒丶胜过秦始皇焚书坑儒千百倍的大冤案」。 司鹏程诘问由开国大典到反右运动,「准右派」们干些什麽,到哪儿去了,言下之意他们没有挺身而出和共产党刀对刀枪对枪笔对笔对着干,而是推波助澜,相濡以沬,粉饰太平,沉默赞美。非黑即白的粗简判别早已淘汰,求碗太平饭吃的百姓人家,没有神圣职责去为天地立心,为生人请命,为万世开太平吧。

老百姓个个目光如炬,疾恶如仇丶头硬如钢的话,当今朝代的历史当会改写;可惜关心开门七件事的芸芸俗子居多;他们的抱负丶喜好丶眼界丶情怀丶作风跟革命家是大异其趣的。温水煮蛙,虽属可悲,但不是他们的错。司鹏程或者有勇往直前大造反家的智慧和胆略。过去的不说了,今天,可有兴趣,走出冷气办公室,走出法治国家,带上几套九评共产党DVD,几份大纪元时报,跨过罗湖桥散发给中国关员,610办公室人员,试试「对罪恶的清算和彻底的历史反省。」

对右派分子我是认识的,同情的,支持的。能够平反,获得工作,顺利退休,这己经是斗争胜利第一步;但真的不够,要争取赔偿,二十年的灾难,几代人的伤害,不能就此罢休。不管什么人上台,什么人执政,还右派一个公道,合情合理,并不过分;反而,嚷叫「平反,平反,平个鸟反!」的司某,我看有点泠血,有点粗糙,有点武断,有点跛脚,有点虚伪,有点意图不明。
事过五十年,冷静地想想,那是噩梦一场。不依据事实分析,想当然胡吹,装坚强,摆正义,哪来中肯评述?加上出发点偏离公正,用文革ロ吻咬牙切齿地诅咒,谩骂,伤害蜗居陋室苟延残喘的过气右派本身和他们的至亲好友,何其深刻?同时也暴露了论者司对反右运动的浅薄无知。怨有头,债有主,一事归一事,才能理清头绪。把右派本身的表现和被迫害的事实混为一谈,从而否定右派二+一年所受苦难,剥夺他们的申诉权,索偿权,逻辑混乱人情凉薄,用心良苦,情绪激昂,实与共党作风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真正该反省忏悔的是谁?不正是司鹏程本人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陈雪苇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