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壶机油

2007-05-17 14:02 作者:周骏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我的工作单位附近,新开了一家摩托车维修店,主人是一对年逾六十的夫妇。丈夫姓王,虽然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但干起活儿来却有板有眼,且从不漫天要价,公道实在;妻子十分健谈,而且十分热情,见有人来修车,总是笑容可掬地又是递烟,又是让座。不难想象,在他们的经营下,维修店自是门庭若市,生意红火。  

我的摩托车是“双缸”款的,每次换的机油都是王师傅店里的美孚牌,但一壶嫌少,两壶嫌多,一壶半刚好。按惯例,我都是一次性付清两壶的钱,多余的半壶则标上自己的名字,留作下次再用。但今年四月份,我去换机油时,却发现上次存在那儿的半壶机油不翼而飞,老王夫妇找遍了店里的旮旮旯旯也一无所获。我这人记性本来就差劲,前面做的事,隔个几个小时能忘得干干净净,有时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再看到老王夫妇一脸的坦诚,想起他们平时的为人,事情遂被我一笑置之。  

下次存放半壶机油时,我存了个心眼,特地将换机油的日期记在了办公室的台历上。可是,到了换机油的时间,那半壶机油却又难觅踪迹,老王不住地拍打自己的后脑勺:“瞧我这记性!”老王的妻子也是满脸的歉意,不住地说着年龄大了,夜里常失眠,记忆力严重衰退了之类的话。最后,夫妇俩说,大兄弟,你别着急,我们再想想看,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我们给你补上。对此,我仍是笑笑,但笑容里明显多了份内容。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去老王的维修店,而且,每当想起这件事,我都有种被愚弄的愤怒和被欺罔的悲伤,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显得太过单纯和天真。  

那天傍晚,妻拎着一网袋水果,一走进家门就咋咋唬唬嚷起来。原来,她刚买的水果在邻居家重新过秤时,发现足足少了五两。妻的情绪很激动,她说,那位卖水果的安徽人平时装得多么老实,可她暗暗留心了几次,每次都短斤少两。看着愤愤难平的妻,我忍不住地将深藏在心里的那件事说了出来,末了,还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难怪都说画皮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对于老王夫妇,妻也是熟识的,因为她所任教的那所学校也离他们的维修店不远,她也会将自己的摩托车送去保养。看着妻在一旁听得瞪大了眼睛,我以为她觉得不可思议,谁料,她却一拍大腿:“嗨,你那两次的半壶机油,都给我的车加上了,我还以为他们都告诉你了,所以也没跟你说。”我一下子愣住了,半晌无语。  

好几次,我鼓足勇气,想跟老王夫妇说明情况,顺便道个歉,但他们的维修店每次都是铁将军把门,始终没有开门的迹象。大约一个多月前,单位门卫给我送来了一壶机油,说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送过来的。门卫还告诉我,那位老人说,她的老头子中风了,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别说开摩托车维修店,估计站起来的希望都没有了,可欠人家的东西一定要还,否则他们的良心会不安的。  

接过机油,我感觉到手中沉甸甸的,眼里不知何时已蒙上了一层水雾……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周骏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