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二战救出2500犹太儿童 申德勒获迟来褒扬

2007-05-16 06:4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因景仰而来的访客络绎不绝,在狭小的养老院房间内寻找高龄九十七岁、身形佝偻的波兰老妇人申德勒,房内摆满了照片与鲜花,然而这样受到关注,申德勒女士有时候觉得很厌倦。

当年她从华沙贫民窟中偷偷救出两千五百名犹太儿童,绝非为了沽名钓誉。就算后来她为了救其他人的孩子,面临遭到处死的危机,也曾遭到纳粹份子刑求逼供,接下来数十年在共产党政权统治下更受到非人待遇,她都不认为自己有多伟大。

她对自己在二战时期的义行轻描淡写,表示这只是“我生存在世界上的理由,不是一个浮夸的荣衔”。

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引发各界对于犹太大屠杀中英雄人物浓厚的兴趣,因此申德勒女士近年来也获得些许知名度。波兰国会三月十四日表彰她的义举,全国更推动由她来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这对于她卓越非凡的一生,是迟来的褒扬。

申德勒女士是一位社会工作者,一九三九年纳粹入侵波兰,大战爆发后,她便开始为犹太人提供财物与物质协助。当时她冒充护士,带着象征团结与融入犹太社群的 “大卫之星”臂章,进入华沙贫民窟,那是一个如同地狱一般、饥饿与疾病交迫的囚犯集中地,纳粹将波兰犹太人暂时安置在此,准备随后运往集中营屠杀。

波兰一名医生为她伪造护士证件。担心伤寒在贫民窟内扩散的纳粹份子,乐于让波兰的医疗人员处理病患与死者。

她说服犹太父母,如果让他们的小孩由她偷偷带离,安置在天主教家庭,存活机会更大。

为了以后这群孩子能与亲生父母团聚,她将孩子的真实姓名与地址以密码形式写在纸条上,并且放入罐中,埋在勒卡斯卡九街一名助理家里的庭院中。

罐中藏的是这群孩子的真正犹太姓名。

费考丝卡当时是个五个月大的女婴,申德勒一名助理将她麻醉,装进凿有透气孔的木箱中,连同箱子与婴儿放上马车,一九四二年七月逃出贫民窟。

费考丝卡的生母在她的衣服内放入一根银汤匙,上头刻有她的小名与出生日期一九四二年一月五日。申德勒的助手、一名丧夫的天主教助产士布索多娃,带走了费考丝卡。

时至今日,费考丝卡仍称已故的布索多娃为“我的波兰妈妈”,以便与生母“我的犹太妈妈”区分。

有几个月时间,费考丝卡的母亲还可以打电话,听听女儿的笑声,但没多久后,她的亲生父母均命丧贫民窟。

一九四三年十月二十日,纳粹秘密警察盖世太保夜袭申德勒的公寓,逮捕了她。纳粹将她带往令人毛骨悚然的帕威克监狱,很少有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她遭到刑求,迄今身上仍留有疤痕,但她拒绝出卖合作的伙伴。

一本关于申德勒女士的传记中引述她的话说:“我什么都不愿说,我宁可死,也不透露我们的行动。”

波兰的反德游击队贿赂一名盖世太保的警官,将申德勒的名字列入已处决囚犯名单中,放她离开监狱。她隐姓埋名,但仍继续从事救人活动。

现在的她经常身着黑衫,以悼念她的儿子亚当一九九九年心脏病去世。她已不良于行,很多时间都坐在椅子上,然而她仍保有勇气与幽默感,最近波兰的犹太教长舒瑞契与美国大使艾谢来探视她,她还曾开玩笑说,晚年她获得各项褒扬,让她以为她已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当年被申德勒救出的孩子之一、现年七十二岁的文评家格洛文斯基说:“我记得贫民窟的街道。我记得饿莩载道的画面,他们身上都覆盖着淡灰色的报纸。我从未再见过那种报纸。我记得那种恐惧。”

他说:“我的生命是申德勒太太给我的。”

他说:“她绝对是一位优秀的英雄人物。”他并强调,当时只要救一个犹太人可能就代表会被处死,要拯救两千五百个孩子,需要多大的“精力与想像力”。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