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钱能送出去是你本事!

2007-05-15 01:44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春寒料峭,夜还是长些,也还冷的很。已是半夜,整个城市幸福的沉睡着,许多人沉睡着。然而,范筹和尚欣却怎么也睡不着。头晚,儿子小强的哭诉又在两个人眼前回放。

小强今年小学六年级,一直以来品学兼优。小强说老师今天问了,你们家长准备让你上哪所初中,要赶快行动了,该托人托人,该送礼送礼,争取上一个好的初中,不然,一旦输在起跑线上,今后后悔就晚了。小强回家跟爸妈说了,让他们赶快行动,打听好学校。尚欣说:“不是电脑派位吗?怎么还要找人?”小强一下子哭了,说他们老师说了,电脑派位是假的,只一小部分学生能派上,大多数还是通过关系进去的。

范诪想到这儿,长叹一口气,说:“唉,到哪里找门路?”尚欣没接腔儿,她在想自己的亲戚,同事,有谁能够的上好的初中的校长。

几乎一夜无眠,一家三口第二天起来后,小强临上学前还嘱咐说;妈妈你去给我打听啊。

在班上,尚欣像愚磨一样,逢人就打听小升初的事宜,结果,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要想进好学校,后门要硬,你拿着钱还进不去呢,至于多少钱,至少一万,还只是送礼,上学的钱另掏,虽然明码标价一个学生择校费是七千五,但是,远远不止,拿三万的都有。

尚欣差点晕过去,一万,三万,他们家不是拿不出来,但是那可是他们这几年来的积蓄呀,那是准备给小强上高中和大学准备的。以后还要看病,孩子长大结婚还得买房……

同事还说:“你还舍不得钱?要知道,你能把钱送出去就是本事。现在多少人拿着钱找门路还找不着呢。不说嘛:‘四月比信息,五月比孩子,六月比家长,七月比钱袋’。哪还能等到四月,春节前人家就都该送的送,该定的定了。”

尚欣回家对范诪说了,范诪也打听了许多,跟尚欣打听的完全一致。范诪倒是打听到一些门路了,他们领导的好朋友就是某初中学校的校长,姓张。当时领导就跟张校长通了话,领导跟张校长说了很多,范诪在旁边听得紧张的几乎停止了呼吸,因为他听领导说什么:你得给我点面子,这个孩子学习成绩很好,年年被评为三好生优秀学生标兵等。最后,张校长终于说了模棱两可的话,说再说吧,领导说,那我叫他到你们家去啦,然后挂了电话。
领导说:“有枣儿没枣儿杨一杆,晚上你就去。”然后把校长家具体住址给了范诪。

范诪把事情的经过说完了,尚欣说:“我明天取钱去。”

第二天,尚欣到银行取了一万块,下班回到家,和范诪商量着是他们两个人去还是一个人去,是范诪去还是尚欣去,然后到校长家怎么说,范诪说,还是你去吧,女同志好说话些。尚欣说,那我这就去吧。范诪说:“路上小心啊,别有啥事啊。”尚欣提着包要走,范诪又不放心了,说:“我陪你去吧,到他家楼下我等着你自己上楼就行。”两口子像老栓爹要给小栓买人血馒头去那样,又紧张又小心,好像一切希望都在这一万块钱身上,都在这一晚了。

几经周折,两个人来到了校长楼下。范诪又嘱咐尚欣几句。尚欣轻轻的上楼梯,好像小偷一样,来到校长家门口,轻轻的敲门,生怕敲门声大了会让人觉得她没教养。校长夫人开的门,校长不在家,尚欣说明来意,校长夫人倒也直爽,说:“不瞒你,我们现在收的礼实在太多了,我们现在手里就有几十个条子,我们已经处理不过来了。老张现在家都不敢回,唉,我们不见外,我才这么说,请你也提我们考虑考虑。”
尚欣一听,心一下子掉到井里,凉透了。她想哭,但是这样人家会更烦,无奈,尚欣只好告辞。这时她才体会到同事所说的“钱能送出去是你本事”的话。
到了楼下,范诪忙迎上来,没敢问,他想等尚欣说话,尚欣的眼泪乎的一下出来了,范诪知道,完了,儿子上好初中的事完了。

怎么对儿子说呢,两口子犯了愁。儿子是好儿子,但是没有摊上个好爹娘,假如范诪和尚欣都混个一官半职的,也许能多些门路,也许能把钱送出去。

两个人在街上走了会儿,又担心没法给儿子交代,又担心儿子一个人在家害怕。

他们不知该怎么办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