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一个春天

2007-05-08 22:03 作者:mue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前天出去的时候,外面的雪已经开始溶化,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草坪。虽然主色调仍然是白色,但是这么点点变化,已经让我这个南方人欣喜不已。

记得第一天下雪的时候 ,我们几个去年9月才从国内过来的留学生激动了整整一天。上完课之后,在昏黄的路灯下,我们抓起雪就开始往其他人身上扔,雪团大战结束后回到家,连忙把自己MSN的签名档改成了:让暴风雪来的更猛烈些吧!那时刚入冬 ,纷纷扬扬的小雪与从小在言情小说中看到的浪漫场景一模一样,尤其是在异国他乡,更增添了雪的神秘感。对雪的希冀是我们每天早起的动力,清早被一片银白的雪色唤醒实在是一件神清气爽的事情。

于是在每日的企盼与欣喜中度过了一个月之后,终于开始变得像当地人一样对雪的来到毫不惊讶了。白色屋顶,白色路面,白色窗台……下楼拿的广告和信通通是冷冰冰的,触及到手便立马打了个寒颤 ,最后觉悟了:这就是蒙特利尔的雪啊……铺天盖地,冷面无情 。脑袋里面只剩下了牙齿打颤的回响,什么浪漫的场景,什么异国情调,都瞬间消失不见。从国内没有带靴子来 ,这里的靴子又舍不得买,于是整日一双旅游鞋走遍了校园的各个角落,常常冻得脚趾头都没有知觉。记得有天零下22度 ,我在室外走了20分钟,眼镜片上都结了一层薄冰,回到家把手对着水龙头冲,好半天才感觉到手的存在。心里暗叹,哎,天气预报零下22度,果然不是盖的,温度前面的那个负号 ,果然是不能轻易忽略的。自此 ,每次出门都要在家里把自己包成一团棉花,只半露出两只眼睛,窥伺着这个不怀好意的银白世界。

雪啊,一片一片一片……蒙特利尔的雪不是以片计的,而是以袋计。傍晚的天空时常被一袋一袋的张牙舞爪四散开来的面粉裹的昏天黑地不辨黑白。面粉粒虽小,威力可不小,几个小时的功夫路面的雪就加厚了一摞,好像奶油蛋糕一般,一层一层的往上垒 。铲雪车打着夸张的大闪灯叱咤各个主要干道。停靠在路旁的车很快就被强逼着改了颜色,于是想着以后有钱了买车一定要买一辆白色的,这样便省却了多少清扫的功夫。

一起来的朋友们纷纷完成了语言课程,各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也开始陆续寄过来 ,在蒙特利尔第一个肃杀的寒冬就快结束了,我们的学习生活也快要走上正轨,所有的不适应也开始变成了习惯。在小说中春天一直象征着美好 ,我也对我的第一个春天充满了希望,但我从来没有打算忽略掉那些隐藏在第一个冬天里的平凡的挣扎和感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mue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