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黄伟国:追星悲剧震撼港人

2007-04-16 23:2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内地兰州女子杨丽娟自十六岁起迷恋港星刘德华,不读书不工作,至今三十岁尚不能独立生活。父母亲为满足女儿愿望,卖掉房子倾家荡产资助女儿追星,包括购买有关刘德华产品、筹措旅费追逐行踪、买演唱会高价门票等。今年三月份,穷愁潦倒的一家三口到香港参加歌迷会活动,希望杨女获得单独见刘德华的机会,但只能如其他歌迷般集体会见。三月二十六日,父亲杨勤冀留下遗书在香港跳海自杀,以一死控诉刘德华“冷漠无情”!

这宗狂迷悲剧成为香港人多日来热论焦点,极具震撼性,内地一些人的偏执异常言行,也实在让港人叹为观止。
首先,是杨氏一家三口的歇斯底里,将自己置于受害人地位,不由分说将刘德华判定为“冷漠无情”。杨父遗书指,杨丽娟希望“见一面而已,不图钱,不图名,不图利”,埋怨刘德华不愿特别接待其女儿。杨母指刘是杀死其丈夫的凶手。杨丽娟更在记者前诅咒刘德华:“喝水让他呛死,吃饭让他噎着。”当刘德华出于同情心,提出资助路费让她们回乡,母女则一口索要钜款五十万元“赔偿”。刘眼见得不到善意回应,只得撤回资助。

事件揭示,中国大陆不少人隐伏着各种程度的心理问题,有关部门和团体实在有需要进行“大面积心理干预”。兰州安然心理谘询中心谘询师兰国强指出,他曾诊定杨丽娟患“钟情妄想症”,病征包括无自制力、思想狭隘、感情淡漠,相信是由于社会因素、教育不得法和家庭过份溺爱造成,一度建议她到医院治疗,可惜对方没有照办。他提醒公众说,中国不像外国有完善的心理健康保障体系,大多数地区都缺少“心理危机干预”。

如果说杨丽娟悲剧只是一宗特殊事件,未免缺乏社会敏感度了。悲剧发生前,内地传媒一直把杨家追星当成趣闻报道,没有任何人文关注或心理剖析。传媒一味追求收视率、点击率,闹哄哄报道如同替杨家打气。杨父生前就曾对人说,央视等大型媒体介入,相信一定能见到刘德华了。自杀惨剧发生后,内地一些网民指责刘德华冷漠。一名二十四岁青年声称受感动,向杨丽娟求婚。北京大学法律系男生张博更在网上贴出自己以剪刀指肚照片,以死迫刘德华婜杨丽娟,还说这是法律学训练让他有“担道义,助天下”的精神。

谁说有心理问题的只是杨丽娟一家?难怪兰国强劝说,社会不要再“同情”杨丽娟了,不能“集体无意识”下去。

相较下,香港社会对事件反应却成熟得多。传媒报道及大多数人是以批评或怜悯眼光看事件,绝少支持杨丽娟。刘德华反应低调得体,仅温和地批评杨丽娟“做了这么多伤害爸爸的事”,令人遗憾。刘不屈从杨女单独会面的无理要求,不单维护了私生活不受干扰的个人权利,也避免了无数狂迷仿效,值得一赞。

与大陆相比,香港毕竟还算是相对理性和正常的社会,是时候坚持立场,力拒劣质滥情文化入侵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