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所认识的高智晟

2007-04-11 22:27 作者:易帆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4月6日早7点多,我收到了久违的高智晟律师与胡佳的对话录音时,心中悲喜交加。当听到高律师描述当局对他及家人几个月来的非人迫害及他对一些攻击他及其家人的谣言的无奈,我的眼泪禁不住落了下来。

三年前,因为采访广州艺术村拆迁户的维权活动与高律师认识。高律师的爽朗,幽默及对暴政直接了当的揭露与毫无保留批判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那以后,我与高律师保持着频繁的联系,无数次作为希望之声电台节目主持人及大纪元特约记者采访高律师,也渐渐与高律师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记得刚刚开始采访高律师没有多久,高律师告诉我,他刚刚与一高级法院的负责人聊天,其负责人告诉高律师大纪元是法轮功的网站。高律师则笑着对这位负责人说:“法轮功的网站,那一定是个好网站!”

高律师在2004年中开始大量关注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他形容众多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案例让他极度震惊、怵目惊心、心惊肉跳及沉重的悲哀、绝望。

高律师对法轮功学员的同情也导致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国安特务每天找他谈话,有时一谈就是几个小时。

高律师曾在2004年年底被国安绑架过三天三夜,当时高律师不让我说出去,因此迄今外界知道的甚少。

导致高律师被绑架的直接导火索很可能是因为他对江泽民下台的评论。

高律师曾在2004年9月江泽民下台后接受我采访时指出:“中国人民对江泽民咬牙切齿是因为他朝恶的方向发挥到了极至。……江的时代实质上是整个司法制度、司法信仰和司法存在正当性的崩溃。哪天中共真要垮了,江泽民功不可灭,是他催化、加速了这个进程。江的下台对广大民众来讲无疑是大快人心。虽然民意在中国并不重要,但主流的、强大的民意最终还是能让当权者有所收敛。江的下台是当局对民意畏惧,而不是敬畏的结果,因为那部机器内部不具备这种主动的自觉的因素。”

高律师一针见血的分析被许多媒体纷纷转载,并引起了中共高层的关注。在采访刊登大约两个星期后,高律师便突然失踪了几天。

高律师出来后告诉我说,国安在他外出时绑架了他并对他进行三天三夜的连续审问与折磨就是让他不再帮法轮功学员辩护。具体在里面国安对他做了什么,高律师没有描述,但他很是平静的告诉我,他这三天就像过了一个死关一样。我问高律师他的夫人耿和女士是否知道此事,高律师表示,他没有告诉家人,不想让他们担心。提起妻子与孩子可能因为他而受连累,电话另一头的高律师的声音一度哽咽。我深深感到高律师的侠骨柔肠,对家人那深深的爱,他的心被苦苦的煎熬。

我至今不知道高律师在那三天三夜里具体遭受了什么,但高律师一定让中共充分领教了一个汉子的铮铮铁骨,以至于中共后来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讳,把迫害公然延伸到他的家人、亲属。

高律师是一位好丈夫,也是一位好父亲。但残酷的中共就是要迫使他在道义与对家人的责任中作选择。我当时心里想,经历了如此的魔难,高律师可能不会再帮助法轮功学员伸冤了。

但是,高律师获得自由后不久便对被劳教处罚的石家庄市居民,法轮功修炼者黄伟以法律援助代理形式予帮助,在石家庄数个法院多次奔走交涉后无果后,便公开发表了他的第一封公开为法轮功学员黄伟伸冤给人大的上书。

在我认识高律师的三年来,我从未看到高律师权衡自己的得失,他总是把别人的痛苦摆在自身之上。高律师夫人耿和对我说,不管多忙,不管吃了饭没有,高律师都会接见每一个求助于他的人,“高律师对我说‘不管我是否能帮助他们,但我不能让他们没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我非常清楚,在自己的生命与道义之间,高律师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但,卑鄙无耻的中共却是让他在家人的生命与道义之间选择,这对珍爱家人的高律师的打击之大是我们难以想像的。

中共用尽一切手段毁坏高律师的声誉,因为它们非常清楚,高律师是国内维权界的领头人物,并且想藉此打击国内维权浪潮,和摧毁高律师的意志,妄图让他内疚,从而萎靡不振。

远在北京被围困在家中的高律师,您的所作所为无愧于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好律师。您为家庭的担当,您在人类最邪恶政权面前无数次危难中所展现的真知灼见和道德勇气,闪闪发光,将永远被记入人类良知的史册。


2007年4月9日凌晨

(注:作者为海外最早持续报导高智晟律师的记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易帆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