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最美深山女教师”收获甜蜜爱情(组图)

2007-04-11 20:0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梅香院子里的梨花刚刚绽出花蕾,山外却已经是花团锦簇了。而这一切,不过是几座山的距离。

 

梅香安静地坐在芬芳的杏花下,信手拈来的黄花在这淡然的画面里显得格外醒目。

 

梅香的身影在我们的身后渐渐变小。走出很远,回首时,她依然保持着这样一个古典的姿势。不知道这条孑然独行的长路还有多远才是尽头。

爱情女主角

王梅香23岁河南省林州市临淇镇百泉村

爱情男主角

张云强22岁河南省林州市临淇镇百泉村

二月的时候

美深山女教师”王梅香曾做客本报。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梅香过得怎样?她又有着怎样的美丽情事?4月6日,本报记者驱车前往林州,去探访这位深山女教师的情感世界。

车窗外掠过满眼的花。粉的桃花,白的杏花、梨花,还有漫山金灿灿的连翘花,一树树,一丛丛,泼辣辣地,在路边,在岩畔,开得热闹又寂寞。

·吸毒父母捂死女婴 男子结婚4月未过性生活

车子在寂静的山道上转了一个又一个弯,终于停在了路的尽头。我们对着右边岩上的人家喊了声“梅香”,一个蓝衣女子就应声走了出来。她清澈的笑容映着身后皎洁的梨花,恍若一幅淡淡的画。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梅香。

四个学生正在梨花树下安静地写字。梅香搬来几把小凳让我们坐。她说弟媳刚在镇上生了孩子,爸妈都去镇上了,这几天晚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可梅香并不觉得孤单,因为每晚云强都会打电话来。说起自己的爱人,梅香羞涩地笑了:“云强虽然去了外地打工,离我远了,可因为有了每晚的电话,我们都觉得心更近了,比刚结婚的时候还要亲。”

18岁错过的那个人

18岁的时候,梅香已经在百泉村石门小学教书两年了,那时候她有11个学生。秋天的时候,临淇镇组织学区统考,监考的老师坐在一辆车上去各个学校。在车上,梅香认识了陈。

陈是百泉中心小学的老师,长得很英俊,那天正好跟梅香坐在一起。他说,你就是梅香吧?梅香很惊讶,你怎么认识我?陈笑了,我一直听人说咱学区最偏远的石门小学有个王梅香老师,人可好看。现在一见面,才知道他们都错了。梅香说,怎么错了?他认真地说,原来你比传说中的更好看。梅香的脸刷地红了。

考试完的当天,梅香就回到了石门小学。她没想到,过了几天,陈走了十几里山路来看她了。他给她带了几本书,还有梅香爱吃的水果。那天俩人坐在学校门口的柿子树下聊天,黄澄澄的柿子挂在快要落光了叶子的树上,像一个个小灯笼,看起来那么喜气。

以后的几个月,陈又来了几次。俩人就像无话不谈的朋友,梅香觉得很开心。梅香的爸妈不愿意了,他们说,你还小,不跟人家谈婚论嫁,别让人家一直来找你。梅香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下次陈来找她的时候,她就说,你别来了,我爸妈不愿意。

陈说,那你呢?你想不想跟我去我们那里教书?梅香说,那怎么行?这里还有好几个学生呢!陈没说话走了,后来就不再来了。梅香的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下雪的时候,她看着学校门口的那棵柿子树,上面几个没落净的柿子红彤彤的,但梅香却再也看不出秋天时的那股喜气了。

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

又是两年过去了,梅香出落得愈发修长美丽。一家有女百家求,更何况是梅香这样的好姑娘。那几年给梅香做媒的人很多,除了街坊邻居,还有学区的校长。

学区校长介绍的小伙儿家在临淇镇,现在在太原的一家公司上班。校长带男孩和他的姐姐到梅香学校来,那男孩对梅香也许是一见钟情,聊了一会儿就问梅香,咱俩要是谈了朋友,以后你会不会跟我一块儿去太原?梅香不假思索地说不会。男孩顿时很尴尬,他觉得自己这样的条件,梅香不应该回绝得这么直接。

第二天他打电话来,问梅香为什么不同意。梅香说不是你不好,是因为你条件太好了,你要求女朋友跟你一块儿去太原上班,可我是走不开的,我不回绝你,等你喜欢上我了我再跟你说,那不是害你吗?男孩不甘心地说,你就离不开那几个学生?他们对你就那么重要?如果你过段时间能来,我会等你的。

梅香说如果真有老师来了,我也想到外面去,但现在没人愿意来,我总不能看着几个孩子没学上吧?如果你接受不了我留在这里,我只能跟你说对不起了。

半个月亮爬上山

2005年夏天的时候,百泉村的老支书张福根来到梅香家,跟梅香父母说起了张云强。老支书说云强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模样俊,人懂事,脾气也好,跟梅香很合适呢。正直的老支书在村里很有威信,他的话对梅香的父母起了很大作用。这样说了几次,梅香的父母说,那云强回来了就见见吧。

梅香跟云强是小学同学。在她的印象里,云强还是那个在路边放火把人家柏树烧死,最后被告到学校的调皮小子。梅香心里有一种逆反心理,经过那几次相亲后,她更不喜欢别人安排的感情了。爱看书的她很向往书上那种浪漫的感情,她觉得那才是真的恋爱。

秋天,云强从山西回来了。当年的调皮小子已经长成英俊壮实的小伙儿。坐在大家面前,腼腆的他就跟小学生一样,偶尔眼光跟梅香的一碰,就慌慌地躲到一边,脸就成了块红布。

梅香的父母对云强很满意,觉得他安静、踏实,像个过日子的人。那天吃了晚饭,父母让梅香送老支书和云强出门。对面山上的月亮升起来了,弯弯的,就像屋檐下的镰刀。梅香看着那弯月亮,忽然对自己疑惑了,她想这也是媒妁之言吧,可她对这个腼腆的男孩儿,怎么就一点也不反感呢?

订婚的那夜,梅香哭了

见面后的第三天,云强回山西了。他给梅香打来了电话,梅香听着话筒里遥远的声音,忽然感觉很陌生。她说,以后你别往我家里打电话了。云强顿时哑了,他愣了一会儿,没说话就挂了电话。

以后的日子,云强还是忍不住会打电话来。梅香慢慢也习惯了他的“骚扰”,偶尔云强因为忙了没打电话,梅香竟有些不安,她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牵挂云强了。

后来云强对梅香说,你不知道,有好几次,我从工地跑到市里打电话,号码都拨完了,害怕你说我,又按断了电话,那段日子,我真是既想你,又怕你。

2005年冬天,云强家提出要订婚。梅香忽然很不安,她觉得俩人才刚刚开始,自己还没有好好谈一场恋爱呢,怎么就突然要成为人家的媳妇了?老支书和云强的家人上门说日子,选在了腊月初八。初六那天山里下起好大的雪,梅香想,他们该不会来了吧?没想到初八云强家的人还是挑着礼物进门了。那天晚上,梅香偷偷哭了一场,她自己也说不清为啥要哭。她只是觉得,书上说的跟这现实的日子太不一样了。

梅香给云强打电话,她说咱俩断了吧。云强一下子就蒙了,他说怎么了?你咋忽然说出这种话?梅香没吭声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院外有人敲门。梅香打开门就看见了云强。胡子拉碴的他看上去憔悴极了,就因为梅香的那句话,他坐着火车连夜赶回来了。他说,我路上一夜都睡不着,净在想你说过的话。我就是想跟你说,不管咋地,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结了婚我也不会限制你,你想教书,想住在娘家,我都会同意的。

云强把带给梅香的水果放下,就和梅香父亲一起去地里干活了。梅香站在院里,看着云强和爸爸的背影,心忽然软了。她想云强在离家那么远的城市里打工,在高高的架子上一站就是一天,多危险多辛苦,自己不仅不心疼他,还整天让他担心,真是不懂事啊!

 第一次到大城市,梅香和爱人都感觉很新奇

 

四个孩子,一个小院,这就是梅香的世界。她说等四个孩子有了着落,也想去看看山外的世界。

强扭的瓜也很甜

梅香想为云强做几双鞋垫。她打好褙子,照云强的鞋样剪好大小。买来五色的丝线,一针一线地在白色的褙子上绣牡丹花、梅花,绣鸳鸯、喜鹊,绣上相亲相爱、白头到老的字样。白天梅香要给孩子们上课,只能在晚上绣。昏黄的灯光下,一不小心针扎到指头上,血珠就冒了出来。那几天,因为经常被针扎着,梅香的手疼得连东西都不敢拿。

这样忙了几个月,梅香终于绣成了16双鞋垫。她托人给云强捎了过去,她觉得,这样的鞋垫垫在云强脚下,一定能保佑他平安,也能让他们俩人的心贴得更紧。

2006年12月14日,云强终于把梅香娶到了家。他们只照了一套400元的婚纱照。云强要给梅香买金戒指,梅香执意不让。她说,我知道咱家的情况,等以后条件好了再买吧。

梅香和云强在一起了。她这时才觉得,云强真疼人,真细心。冬天他从不让梅香洗衣服,因为水太冷,衣服都是云强洗。梅香从不化妆,但山里的风大,梅香的脸都皴了,云强不吭声跑到镇上,给梅香买了一瓶28元的润肤露,那是梅香长这么大用过的最好的化妆品了。

春节的时候,梅香感冒了。云强天天守着梅香,监督她按时吃药。云强还买回一个吹风机,他说洗完赶紧把头发吹干,就不会再感冒了。梅香听婆婆说,往年这时候,云强都跟朋友在镇上玩。她突然明白云强心里有多在乎自己了。

过完正月十五,云强要去河北打工。临走的晚上,俩人在村口散步。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把远近的山路都照得清清楚楚。不知道是不是月亮的缘故,平时很内向的云强忽然对梅香说,你相信不相信,跟你,我是第一次谈恋爱。梅香说,我才不信。云强说,以前也有女孩子追我,可她们涂脂抹粉的,我一点也不喜欢。第一次见你,你自自然然的,就像咱这山上的野花,又朴素,又干净,我觉得真好看,那时候我就认定了你是我要找的。梅香说,可现在,我住在娘家,你住在你家,十天半月才见次面,这对你太不公平了。云强说,有啥不公平的?结婚时我就答应过你,让你待在山里教书。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多挣点钱,盖幢新房子,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不管在哪儿,只要我一想到你,想起你是我媳妇,我就觉得心里可舒坦。

记者手记

到梅香家的时候,正是中午。她出现在梨花院落的那一刻,两句古诗突然涌出来: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

梅香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女子,她的美沉静柔和,有着一种不为物欲沾染的清澈。梅香的故事很平淡,也很简单。那些琐碎的细节,就像风来时落下的花瓣,轻盈而安静。

梅香说,我从来也没说过宁愿一辈子不结婚也要留在深山里的话。我只是舍不得这几个孩子,不想让他们没学上。如果有了新来的老师,我也想跟云强到山外去。

梅香说订婚那么久,一直快到结婚的时候,我跟云强还没有拉过手。云强说我俩就跟古代人一样,都快男女授受不亲了。说这话的时候,梅香笑了,她干净的笑容,像极了《边城》里的翠翠。

清水一样的山村女子,却也有着浪漫美好的心思。梅香是喜欢看书的,在她单纯的心里,不喜欢别人安排的感情,她喜欢的是浪漫的两情相悦,所以在定亲的那天晚上,梅香哭了。

可梅香又是善良的,当她看到云强为了她一夜奔波、憔悴不堪的时候,当她知道云强为了给自己打个电话要走三四里路去找公用电话的时候,她敏感的心忽然醒了。她买来丝线,把自己少女的情思一针一线密密麻麻地绣到了那16双鞋垫里。

山村女子的爱情,原来就是这样,简单、疏落,却又繁密丰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