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港媒深度报导大陆吃婴事件

2007-03-31 14:55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据香港、台湾均发行的平面媒体《壹周刊》近期的封面故事指出,大陆再现吃婴潮丧尽天良。该篇报导透露记者跟着一位东北妇女回乡,亲眼目睹料理婴儿尸体、吃婴儿餐的整个过程。过程叙述详尽,并拍下多张照片存证,令人不忍卒堵。该报导批评,在中国行之有年的吃婴罪行,并未因经济环境提升而消弭,反而有愈演愈烈趋势。

该报导说,为了控制人口,中共政府鼓励堕胎,但对婴尸的后续处理却不严格管理,等于纵容吃婴这项令人发指的罪行,继续扩大蔓延。中国许多不肖医院的妇产科为了牟利,透过员工将流产的婴胎卖给这些吃婴的人,婴胎甚至有供不应求的状况,要吃婴儿,还得排队等上几个月。

另一方面,为了迎接二○○八年的奥运,中共当局卯足劲向民众宣导各种文明精神,最近更是公开宣布不准民众在公开场所吐痰、挖耳朵等,但这些都只是中国为了粉饰内部种种不堪,所做的表面功夫。

有关中国大陆吃婴的传闻从未间断,意大利总理卢斯科尼就曾公开揶揄说:“毛泽东时代,人们没有吃婴,只是煮熟当肥料。”

婴儿肉当饺子馅习以为常?

东北村妇仗着经济条件好转,笃信吃婴能美容养颜、治百病,透过医院购得婴尸,人数多到得排队等待,形成一种潮流。事后再以凌迟手法,片下婴儿身上的肉,剁碎包水饺。

今年一月,在上海一场台商宴客中,在台商家帮佣的辽宁人刘某透露:“在我们家乡,最好的美容圣品就是胎衣(胎盘),比起城市里什么打针、吃药都强。”

历经中国文革时期困苦生活的她说:“那时物资缺乏,哪有肉可以吃,想吃肉的时候,就去找村里的助产婆要一副胎衣,煮汤或是剁碎包饺子。”

有个台商太太问,你们该不会也像电影一样,把人也包水饺吃吧?”没想到刘某回说:“我刚结婚的时候身子虚,有些妇女问题怀不上孩子,家里老人就会去找婴尸,然后包水饺或是把婴儿骨头晒乾冲热水给我喝。”

为了证实吃婴这个罪行至今仍然存在,该媒体记者央求与刘某一同回乡“见识”。刘某透露:“这年头,大家都出得起钱买货(指婴胎),但货由医院控制着,而且很多人在排队等着,还好我有亲戚在医院工作,所以货源没问题,她还会替我留好货。”

为了吃婴自我安慰是吃动物

原来,刘某口中的好货是周数较高的胎儿,也就是体积较大的胎儿,这样身上的肉才多。此外,农村重男轻女的价值观,也同样用在吃婴这件事上,男婴会被视为难得一见的圣品。

刘某回乡后,请料理“饺子”经验丰富的村妇烹煮。村妇首先从冰箱搬出一个小纸箱。纸箱打开后,村妇先拿出二袋看起来像是冰冻的肉块,说这是胎衣,再用手中拿着的长尖刀,拨开因为冷冻沾黏的白棉布。此时,一个身长约三十公分,眼睛紧闭着、身体蜷缩着的婴孩出现了。

在场人除了村妇跟刘某都倒抽了一口气。村妇说:“这只是高级动物,不怕不怕,没事的。”该篇报导强烈批评,为了说服自己吃婴儿没什么大不了,就把人比喻成动物看待,真是人性最丑陋的一面。

村妇徒手把婴孩抱起,拿到水槽前冲冷水,好退去婴孩身上的冰,口中还喃喃自语的说着:“这孩子身子大,不像五个多月,像六个月了…”一阵子寂静中,村妇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的说:“是个男婴,竟然是男婴,真是太少见了。”

村妇频频说着男婴比女婴还补身子,刘某面露得意地说:“我们有医院的关系,这别人花再多钱都弄不到的,这个孩子的妈妈是个大学生,是被学校发现怀孕后,强制弄到医院引产的。”

村妇却面无表情地拿起家中常用的利刃,从男婴屁股侧面的大腿上切下一片片的肉,还一边说:“婴儿的肉摸起来很柔软。”“婴儿身上大部分没长什么肉,就是腿部最有肉了,几片肉就够营养了。”

就像一般制作水饺馅的程序一样,村妇先把婴肉片放在砧板上拍打,然后用尖刀来回的把婴肉片剁成肉泥,边剁肉时还说:“这肉很嫩耶,以前的人都说能尝到男婴肉,一定会更补身的。”

剁肉时,村妇一边削下一片胎盘煮汤,接着在剁完的肉泥里加入早就准备好的韭菜和姜末调味料,她说:“婴胎肉尝起来会有腥味,所以要加点去腥的佐料。”村妇却可以把从婴儿身上取下的肉视为食物,令在场的人看得心惊胆跳。

当婴儿水饺和胎盘汤上桌后,刘某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水饺说:“好鲜!”外貌上,婴儿水饺跟一般水饺并没有明显差别,但里面的肉却明显偏红。

刘某不断说:“胎衣是经过中医证实可以补气的,胎儿肯定比胎衣更补身。”她不断推销吃婴儿水饺的好处,要现场一人吃一颗试试,但没有人愿意,甚至都脸色发白。

人超过了道德界线 枉为人

一旁的村妇一再夸奖刘某有办法弄到男婴,还凑着刘某的耳边哀求说:“我媳妇最近身子也不好,剩下的婴尸可以留给她泡水喝吗?”

刘某并没有答应村妇的要求,反倒是坚持要按照习俗送剩下的婴儿残骸上山火葬。依照东北人的习俗,刘某拿着红色百元人民币在没有任何图案的香纸上划押,然后拿着装着婴尸的箱子及木柴,沿着农村小径爬上山。

两人在一块休耕的玉米田里燃起火苗,焚烧婴尸,灰飞白烟中,刘某与村妇一边烧着香纸,口中喃喃地念着:“小男孩,你很幸福啰!好走,好走。”

刘某说:“老人家有一说,婴胎虽未足月生出,也算是个人了,所以要好好送走婴灵,烧纸钱助婴尸投胎转世,免得婴灵缠身、厄运连连。”

该篇报导指出,被削去腿肉的婴儿,死前无法争取自己的生命权,死后也不能留全尸,像这样命运悲惨的婴儿在中国不知有多少。吃的时候没有任何顾忌,但吃完却花上几倍力气为这具婴尸举行火葬,实在令人不解。

报 导的结语提到,事实上,即使没有法律制裁,人的内心也应自有一把道德分际的界线,人贵为人,就是因为守住了界线,越过了界线,就枉为人。中共当局只有严加 把关医院等可能流出婴胎的管道,才能杜绝这样的陋习,否则一昧的追求光鲜亮丽的外表,纵容自己的国民继续这种不堪恶劣的罪行,永远也称不上泱泱大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