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清华汽车专业毕业生回老家卖炒粉(图)

2007-03-31 03:33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在徐闻县下洋镇一个农贸市场的档口里,他挥舞锅铲一做好几年——



  在广东省徐闻县下洋镇农贸市场的一个小档口里,每天都有一个青年人在炉旁挥舞着锅铲炒粉,要不是有人介绍,谁也不会相信这炒粉者居然毕业于著名学府——清华大学。

  羊城晚报报道,他叫黄剑林,1972年出生于徐闻县下洋镇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他从小读书就很用功,考上了广东省一级中学——徐闻中学,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录取就读汽车制造工程专业。

   带着好奇和不解,记者昨天专程来到了黄剑林的炒粉档——

当年曾是父母的骄傲

  记者:据说你的家乡下洋镇到目前为止你是唯一一个考上清华大学的?

  黄剑林:是的。1992年,我第一个在下洋镇考上了清华大学,父母和乡亲们为我感到自豪和骄傲。当年9月,父母和乡亲们一边放鞭炮,一边敲锣打鼓地送我上北京求学。

  记者:你在清华大学学的是什么专业?

  黄剑林:我本来很喜欢物理,但父母认为还是学一门技术好,于是我就选择了汽车制造工程这个专业。

  卖炒粉我也感到难受

  记者:是什么原因使你返回老家开档卖起炒粉来呢?

  黄剑林:我毕业后先是进入湛江三星汽车公司工作,但从第二年开始公司效益越来越差,三年后我就离开了公司。离开三星后在湛江先后找了几份工作,但不仅与我的专业牛头不对马嘴,而且待遇也差,别说照顾贫困的父母连养活自己也成问题。2000年底,我干脆返回家乡租一个小档口卖炒粉。

  记者:你父母当时是怎么看的呢?

  黄剑林:当初,我的父母以为我清华大学毕业后一定会很出色,而且能挣大钱,所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回家开档口卖炒粉。我回来后父母非常失望,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不愿再在别人面前提起我,更不敢对别人说我是从清华大学毕业的。

  记者:据说当时你回乡卖炒粉曾引起很大反响,现在6年多时间过去了,情况怎样?

  黄剑林:是的,当时影响非常大,可以说影响很坏。当时家乡很多人都认为,从清华大学毕业的都回来卖炒粉,那从其他大学毕业的如果没有钱、没有关系不也一样回来种田吗?现在还有很多乡亲因为我回乡卖炒粉而产生了“读书无用论”的错误思想,这种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他们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记者:那你怎么看待自己的这一选择呢?

  黄剑林:说真的,我毕业于清华大学而回家卖炒粉,当时确实也感到脸上无光,但是我并没有感到自卑。开档口卖炒粉也是一种谋生手段,只不过对我来说是学非所用罢了。当然,学汽车制造专业回家卖炒粉,我也感到很难受。

  一直无丢荒所学专业

  记者:那你以前所学的专业知识会因此而荒废吗?

  黄剑林:不会。虽然我现在在卖炒粉,但我一有空就拿起专业书看,因此以前所学的专业知识并没有遗忘,只不过没有实践的机会而已。

  记者:既然卖炒粉了,为什么还在学习专业知识呢?

  黄剑林:现在卖炒粉,一个月少的时候赚千多元,多的时候能赚两三千元。但如果有一天没钱赚了,我还想出去找份对口的工作,因此我没有停止过专业知识的学习。

  前途档口妻儿难抉择

  记者:如果每个月都能有两三千赚,你会一辈子卖粉吗?

  黄剑林:说真的,我并不想在家乡卖一辈子炒粉,我的父母更不希望我就这样一辈子待在家乡围着锅头转。他们为了培养我付出了很多,更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记者:那你为什么不出去闯一闯呢?

  黄剑林: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在广州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当经理,他叫我到他的公司去做事。但我现在还拿不定主意。

  我已经结婚了,还有了孩子。去吧,必须把辛辛苦苦经营了好几年的小档口转让掉,因为我的妻子一个人经营不了,如果我去广州的话妻子和儿子不知道是留在老家好还是带到广州好,不去吧,难道一辈子卖粉?难。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