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投书:我看萧山事件[阴谋]

2007-03-28 16:32 作者:梁启超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杭州市萧山区委贪官为什么秘密毒刑拷打裘金友,萧山区委为什么有持无恐,草菅人名、篡改病历、徇私枉法,除了你,不少人也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许多贪官表面上经常说“热爱祖国”,实际上他们整天想着如何不择手段谋取大量的人民币,再将钱兑换成美金,然后想方设法转移到国外,一旦有机会就逃到外国定居...。萧山老百姓流传甚广的顺口溜说:萧山区委打开小车看,一车贪污犯,先枪毙,后审判,没有一桩冤假错案。也有人说,浙江人民把党的官员排成一队,全部枪毙有冤屈的,如果隔一个拉出来枪毙一个,却有漏掉的。这是浙江人民群衆说的,不是说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吗?

我场职工裘金友说,不知道现在的中国老百姓还有多少人还关心反腐,老百姓不关心反腐倒不是因为腐败份子少了,或者相信真的能反腐,而是对反腐已完全丧失了信心。

以恶致富以富养黑 浙江黑社会横行

丁有根、宣卓伦的腐败丑闻,已经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了。一致认为腐败分子丁有根、宣卓伦,就是一个不择手段、厚顔无耻挥霍企业资産的腐败蛀虫!丁有根、宣卓伦心术不正却又想当官、升官或保官的人,除了会造假文凭、假政绩、假民意,还会造假年龄,这即所谓买官帽“档案年龄”。“买官卖官”这种“对合关系”爆发惊人内幕,萧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宣卓伦的背景,浙江省人大副主任李志雄同志顶力提拔宣卓伦、爆破杭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吴键,萧山市委书记吴键,杭州市人大副主任吴键顶力,裘金友因为得罪了某些权贵势力,而宣卓伦是李志雄同志的顶力提拔。

“高压电网”。对裘金友事件一次又一次进行了瞒天过海,弄虚作假调动方方面面的力量频繁活动,四处封杀,裘金友爱告哪告哪、告哪都有丁有根、宣卓伦人。萧山区红山农场黑社会头目之一丁有根,一九九三年起长期以黑恶行径大肆敛财,几年时间个人资産达到人民币上亿万元,并藉由金钱等建立杭州市人大副主任吴键、萧山区委组织部长人大主任施松青、萧山区纪委书记沈奔新的关系及保护网。为何这群贪官能够如此胆大妄为?能以联盟的形式清除异己,不惜动用国家机器,使用了一切最卑鄙手段,使国家法律成为他们“为贪所用的杀人利器和颠倒黑白的武器。杭州市全党贪官借助发展经济的所谓“硬道理,权力与金钱的结合既漠视法律,又漠视中国社会健康有序的未来。在他们横行天下的时候,“平等”、“公正”、“公民”这些概念的含义,事实已被完全抽空了。

杭州市全党贪官谎言赤裸裸,党说是,那就是,不是也是;今天的谎言油光光,精心打点,刻意包装,生怕露了馅。过去搜刮人民自称为人“爹娘”,今天榨取百姓是“代表人民”。过去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其实是全心全意为独裁服务;今天叫嚷的是“三个代表”,其实就是代表人民吃喝、享乐、贪占。过去是政治挂帅,用高压整治人心,高压下人心变异,全民为奴;今天是经济第一,以利欲引诱百姓,利欲中道德沦丧,民心魔变。但贪官它那邪教本质,流氓本性,嗜血独裁的黑心没有变!且更腐败更堕落更狡诈更残忍了!

浙江省高级法院法官说:“集体受贿不叫受贿”,那么引伸出去,就成了“集体犯罪不叫犯罪”了。当然,我决不相信这位法官的法律知识会差到如此地步。作为一名省高级法院的刑事法官,他不可能不具备最起码的法律常识,之所以会作出如此荒唐的判决,相信是其内心的某种潜意识在作怪。那就是“这种现象我见多了,我们这里不也是人人都在这样做吗?这种事情要判20年,你还让不让我们这些法官活了啊?”所以,当他自己也亲身尝到了受贿的滋味后,便大笔一挥,将20年改成了3年,并将被告人当庭释放。媒体称这种心理暗示为“腐败心理陷阱”,我看是有道理的,要知道,他们这样做,是“理直气壮的”,决无丝毫负罪感。

然而,目前最令我担心的是,不知具有这种腐败心理暗示的法官,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究竟还有多少?

又是一起人为造成的冤假错案。这个案子最令人不能理解的是:为何在真正的犯罪分子落网并被定罪之后,蒙冤者依然被“定罪判刑”?上级法院的两次发回重审,实际上已经给足了那个下级法院的面子,因为依照我国的现行法律,上级法院实际上是有权直接宣布改判并宣告无罪的。但在司法实践中,一些上级法院就是“舍不得”运用自己的正确权力,无形中让下级法院有了更大的违法空间。本案即是如此,只不过这家下级法院对上级法院给的这一“面子”竟然毫不领情,大有“誓将错案进行到底”的决心和勇气,上级法院这才亲自出面直接纠错。但就是因为这两次“发回重审”,使蒙冤者白白错坐了五年的冤狱。我国有位首席大法官曾经说过,“迟到的公正不是公正”,也就是说,这位蒙冤者尽管在五年后被宣布无罪,但他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公正”。在本案中,这两家法院的某些做法,恐怕都是不合格的。法院屡办错案,这个问题应由谁来负责?恐怕应当引起大家的认真反思!却在2007年荣获“全国优秀法院”的称号,这真让人大跌眼镜。中国的“优秀法院”

这个问题比较敏感。我想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也并不困难:既然红山农场工会是工人自己的组织,那么你这里的工会组织究竟能不能有效地维护工人们的合法权益?——去问问那里的工人们就明白了。这就是我的答案。

政府投资失误该由谁来承担责任?这个问题应引起我们全体纳税人的关注。政府不比企业,若企业投资失误,则应由全体股东来承担责任,而企业的投资决策,股东们还是可以说了算的。万一企业的执行者不按股东的意志投资,股东则马上就可以炒他的鱿鱼。那么凡政府投资,股东就应当是全体纳税人。如何让纳税人来决策政府的投资?在目前的国情体制下,似应由同级人大及其常委会来审查及批准,才是相对合法合理的举措之一,重大投资还可以通过召开听证会的方式来广泛征询民意。那种少数人关起门来随意决策政府投资的做法,是一种典型的败家侵权行为,理应受到纳税人的问责和追究。对此,当地的人大完全可以代表那里人民的意志,对这些“败家子”的行为依法予以监督和查处,以切实维护全体纳税人的利益。

附:萧山区委书记:(王金财黑选一家)
萧山区委副书记:郑荣胜 朱华 谭勤奋

萧山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朱华,副书记洪晓明、胡志明
区纪委常务委员会委员:陆敏、高家萍、项永祥、许关海、李金水、赵桔水

杭州市萧山区第十三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名单 王金财 郑荣胜 朱华 谭勤奋 许岳荣 蒋金梁 乐华 张如勇 裘超(女) 洪松法 沃岳兴 俞永民

杭州市萧山区第十三届委员会委员名单(按姓氏笔划为序)
王金财 王珠锳(女) 方毅 方新建 乐华 吕国勇 朱华 朱云夫 朱先良 许岳荣 (许建达警黑老大) 李强煜 何兴良 沃岳兴 (沈奔新残忍一家) 张如勇 张振丰 周利明 郑荣胜 赵立明  俞永民 俞柏祥 施天贵 姜国法 姜继呈 洪关良 洪松法 洪晓明 徐晓福 屠锦铭  蒋金梁 裘超(女) 裘国兴 谭勤奋 (潘季林法匪一家)

中国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旁观者,如立於东岸,观西岸之火灾,而望其红火以为乐,如立於此船,观彼船之沉溺,而睹其鸠浴以为欢,若是者,谓之以阴险也不可,谓之以狠毒也不可,此种人无以名之,名之曰;
无血性——清

邮箱 [email protected]

梁启超 273797748
2007年 3 月28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