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彭德怀化名王川火化 费用从“工资”中扣

2007-03-06 00:4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彭德怀在“文革”中

1959年庐山会议后,彭德怀在中国政坛上消失了。

从肉体到精神都备受摧残的彭德怀躺在牢房的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

据北京卫戍区监护日志记载:

1971年8月8日

(彭德怀)在桌子上哭了起来,睡了没有两分钟,睁大眼睛思考着,一会儿眼泪又涌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又哭起来。

1971年8月18日

上午听说提审(彭德怀)就流泪。

1972年11月22日

(彭德怀)躺床上哭了一小时。

当林彪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之后,专案组于1972年1月8日向他宣布林彪反党事件,让其揭发交代林彪的问题时,彭德怀并没有因为林彪曾经对自己进行过迫害,就随便地进行“揭发”,而是冷静地说:“不要着急。四五十年前的事,一下子想不起来,慢慢地回忆回忆。”

当专案组说他不老实,在包庇林彪时,他坦率地说:“脑子受了刺激,思想总感到不痛快。”

1972年6月9日,专案组再次逼彭德怀写林彪与高岗在东北时的材料,彭德怀说:“我当年没有在东北与他们共事,我不清楚。”

1972年6月11日,彭德怀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就说:“给我钢笔,我想起一点就写一点。高岗、林彪都是反革命。还有彭德怀。”

当然,自从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这许多年,彭德怀大都被囚禁,身陷逆境,已是百罪莫赎死有余辜,对于曾经迫害过自己的人,却在此时敢于秉公直言,提出自己的看法,这也显示了他不计个人恩仇,直言极谏的性格。

这期间,彭德怀被关押在北京卫戍区里,每天接受批判和批斗。1973年春,八年的铁窗生活和无情折磨,彭德怀患了直肠癌。

彭德怀终于整垮了。他每天很少进食,大便出血,身体完全虚脱,由于癌细胞不断地扩散,他的身上疼痛难忍。躺在牢房的木床上,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叫声。

监护点联系送阜外医院,医院方一听这个名字,就不肯接受。

接着又联系卫戍区第一师医院,又同样遭到了拒绝。

到了这里,彭德怀的境遇并未得到改变,在一间阴冷潮湿的病房里,门窗紧闭着,玻璃上还糊了一层纸,照不进一缕阳光。他被限制了活动,不准写字,不准听广播。除了书籍外,空旷和死一般的寂静终日伴随着他。

彭德怀让医生将窗子上的纸撕下来,以便病室里亮一点,可是却遭到了拒绝。

彭德怀大怒,拍着桌子吼道:“我不是什么145,我是庐山上的那个彭德怀!生病了,住院了,不能动了,你们还不放心?”

原来,为了对外保密,对于彭德怀所住的十四病室第五床,改称145,不准医生和任何人喊他的名字。同时,还将他屋子的窗户全部用报纸糊上,以免外面能看到里面,也防止彭德怀看到外面。

他感到心在疼,痛苦地说:“住在这里比月婆子还难受,还不如将我押回去住监狱。”

1974年夏天,他不幸又患左侧偏瘫,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不久,医生发现癌细胞转移,已扩散到了肺部、脑部,引起身体剧烈的疼痛。医生经过检查之后,向专案组提出必须迅速动手术。

可是,就在病重的1973年6月10日,他从报上看到了一篇署名叶进的文章,顿时大怒,指着报纸大声斥道:“不调查就乱写。说我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攻击总路线,攻击社会主义,破坏工业战线。把我(在庐山会议上)写的那封信拿出来看一看,就知道是不是攻击。我要永远记住他的名字,叫叶进,投机分子,阴谋家,不讲真理,不调查就乱写。”

1973年12月30日,专案组对彭德怀进行审问。

问:“彭德怀,你生病了,我们想给你看病,但你必须交待清楚你的问题。”

答:“还有什么问题,都问了十多年了,翻来覆去都是那些事情,文化大革命又加了几条,一条也不是事实。”

专案组人员生气地说:“彭德怀,我们看你是不想说清楚自己的问题了。”

答:“怎么说清楚,我说是事实,你们偏说不是,偏要给我戴上各种各样的‘帽子’,这公平不公平,讲不讲道理?”

专案组人员无话可答,就问:“彭德怀,我们问你,毛主席说人人都要加强思想改造,你要不要改造?”

彭德怀理直气壮地说:“我改造什么?想让我屈服?我这人就只服真理,不管什么人,多大权力,多大官,我都不怕。”

1974年3月24日,专案组在彭德怀重病中对其进行审问。

问:“你和林彪有什么关系?”

答:“什么关系?他惨无人道地迫害过我,整过我!”

问:“你们都是反党集团。”

答:“他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我彭德怀没有反党集团,杀头也没有。”

问:“我们看你是死不改悔了,现在还在翻案。”

答:“我死不悔改,将来还要翻。”

身患癌症的彭德怀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和治疗,受尽病痛的折磨。1974年7月21日,由于癌细胞扩散,痛得在地上打滚,也没有人来关心他。他朝着门外的卫兵大声地喊:“警卫战士,疼得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你帮我打一枪吧!”

当动员他动手术时,他却坚决不肯。专案组的人问他:“你为什么不肯动手术?”

彭德怀忍着痛,大声地说:“我不相信你们这些人,我得活着,我还有冤屈没有搞清楚!”

专案组的人员生气地说:“你是什么,一个反党分子,还能翻得了无产阶级的天下。”
手术做完后,彭德怀苏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凄惨地叫了一声:“我成了一个废人!”

1974年11月29日14时52分,彭德怀元帅悲惨地死在301医院14号病室的五号病床上,时年76岁。

死时,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一个同志。彭德怀遗体上的白布单上写着“王川”。

1974年12月17日,彭德怀的遗体从301医院被秘密送往火葬场火化。

为了掩盖事实,这份火化的申请单上写的是:“申请人:王奎,住址:301,与死亡人关系:父子,死亡人姓名:王川,男,76岁,印号○○一二六九○”。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