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见到了高莺莺的母亲陈学荣

2006-09-06 00:37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昨天,我跟着王才亮律师去见高莺莺的母亲陈学荣,我是以王律师助手的身份去的,我并没有肩负采访任务,我也不可能报道当天的情况。王学亮律师是我很敬佩的人。

我们开着车走了3个多小时,去了离保定不远的县级市。来到了陈学荣居住的村庄,看到一个个子高高的中年妇女站在那里等我们。王律师喊了一声陈学荣,她答应了。王律师也是第一次和她见面,此前王律师去襄樊接受了高家的委托,准备为她提供法律服务。

我们在村头的饭店吃饭,这个饭店是陈学荣选的,是村里上档次的饭店。在等候点菜、上菜的时间,陈学荣跟王律师讲了她在看守所被羁押的经过。她大约四十多岁,皮肤粗黑,眼角有不少皱纹,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后来我看到襄樊市看守所的拘留所的释放证明,上面写着她45岁),说话有浓重的鄂北口音,不过我还能听懂七八成。

她谈到看守所的警察提审她,给她戴上手铐,从下午两三点钟到深夜,不停地问她几个问题。第一:高莺莺是不是高天虎的亲生女儿?她说这是我自己的娃子,你们也 有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要不是你们自己生的?第二:高天虎跟高莺莺做了什么事?意思是让她承认是高天虎强奸了高莺莺。陈学荣大骂:那是他亲生女儿,你们不要 乱说!我跟他做了这么多年夫妻,我了解他。

警察还说:你知不知道你们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中国政府在国际上的形象大受影响。

后来警察还把他们两夫妻关在一起。两人都铐在老板椅上,中间放了一个黑包(王律师猜测是录音机)。陈说,我不想活了。高说,就是我死了,你也要坚强地活下去。为了我们的女子,我死了也感到光荣。

8月27日,陈学荣终于被放出来。我在她的释放证明上看到,释放的原因是检察院不批准逮捕。

据王律师讲,他到襄樊了解情况的时候,发现公安和检察院内部一直有两种意见,有一些人是很同情高家的,不支持抓他们两口子。据陈学荣讲,在号子里没有人敢打她,大家都觉得他冤。高天虎也没有人敢打他。

陈学荣一边讲眼泪一边流到脸颊上。她反复企求王律师无论如何也要把高天虎救出来,否则她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她现在被折磨得身体不好,而且“神经”了。

吃完饭后,我们一起去陈学荣居住的木材厂取材料。说是一个木材厂,其实就是一个大院子里堆满了木材,因为没有来得及卖,木材都发霉了。院子里搭了一个小房 子,里面潮湿阴暗。陈学荣给我看了高天虎年轻时的照片,很清秀。还有高莺莺一张大头照,面貌有父亲的清秀,也有母亲的倔强。小房子外的石头上,晒着几本 书,是中学的教材,想必是二女子的书本。木材厂的大门后,插着一把菜刀,已经生锈了,是陈学荣防身用的。

下午三点多,我们上车告别了陈学荣。我打开窗户,对陈学荣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保重身体,好好养一养。”说完了,我鼻子很酸。车子在前往北京的高速路上奔驰着,那个女子粗黑的、愁苦的脸还在我眼前晃动。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接到消息,司法部副部长陈训秋被双规了,他刚刚从湖北调上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